写点东西,取悦自己,娱乐大家

筑心(番外——筑了个心)

教师节快乐,本文献给人海中默默努力默默付出蓄势待发的你,你真的很优秀!

 

------------正文-----------

 

我叫郑楠,是个上班族,‘努力工作诚恳赚钱用心搬砖’是我的事业信条,‘甲方虐我千百遍我待甲方如初恋’是我的服务宗旨,当然只是表面的宗旨。

 

啊,又是一个被甲方爸爸虐的加班夜,我辛苦了一晚上的图纸被一个运行BUG打败,更糟的是我意识到了此前这些辛苦得来的图纸并未保存,在与电脑对视了很久之后,最终我还是捂着心口用颤抖的右手点下了“停止运行该软件”的按键…

 

那一刻我浑身无力,瘫倒在桌面上,任身边同事如何大呼小叫“重来”“再画一遍!”“不要认输”,我都起不来,就这么睡死过去吧,明天爱谁谁谁。

 

我居然真就这么睡死过去了…..

 

梦中我到了一个仙侠的世界,这里流光溢彩刀光剑影神妙诡谲,忽略掉那些花架势的武功法宝,最让我觉得奇妙的是这的人都个顶个的好看,好看得我差点因此患上了脸盲,但在各式各样好看的仙者中,见到了一个与我同名同姓的小姑娘,她看起来年龄不大但却显出超越她年龄的精明干练,再观其面貌竟与我有那么点相似,都那么的好看,呵呵。

 

虽然她现下的装扮寒碜了些,但眼神里透出的光彩与我不同,一看就是还未被生活压垮内心还有梦想的‘阳光小美女’,她手上还拿着一柄剑,看得出现下她还挥不动那柄剑,应该只是替大人临时拿着的,仔细一看剑身上刻着‘筑心’二字,这二个字居然还挺眼熟,对了,打开百度铺天盖地的建筑公司都爱用的名字,哎会用这烂大街的名字做配剑名,莫非是同行?这个世界估计没有劳工局也没有未成年人保护法,连这么小的小丫头都被逼着要做同行,真是没人性。

 

我正要上前关心关心,被一个头绑卷云白布条的年轻男子给抢了先,只听他道“阿楠,你给金宗主画的这个是什么呀?”

 

“那个是瞭望台”

 

“瞭望台是个什么东西呀?”

 

“瞭望台不是个东西,啊呸,瞭望台它就是个东西,哎,这么说也不对,它是存东西的”

 

“哦,那存什么呀?”那个跟家里死了大人似的小男孩一天天真的看着这个与我同名同姓的小姑娘问。

 

“存想存的东西呗”听小姑娘的口气,她与这披麻戴孝的小男孩颇为熟稔。

 

“啊,那金宗主想存什么东西啊?”喂喂,这可是甲方机密需求,你这么问是不对的。我忍不住在心里腹诽。

 

“嗨,想存啥存啥,咱不说他们了,说说你,你若是有一座瞭望台,你想存点啥?”这小姑娘很好的坚守住了一个建筑人的职业操守,还轻巧的转了个话题,孺子可教,我欣慰的想。

 

“存,存点书吧,我们家书多,我就往瞭望台里存点书,以后要看的时候就取出来,这样就不必再跟师兄弟们抢了”那男孩一摸脑门将藏在心底的话统统倒出,看得出过往没少因为看书的事跟同门起过摩擦。

 

“你们蓝家人的想法果真是与众不同,书这么多字又这么烦闷的东西都有人抢,佩服佩服”听至此处我不禁感叹:诶,小姑娘你还是太年轻,不知道在另一个世界里不止书有人抢连看书的自习教室都有抢。

 

正当我还在感叹之际,那小男孩又问“那你呢?你想存点啥?”

 

“我?我…”刚才还伶牙俐齿的小姑娘这会我了半天也我不出几句完整的话。最后小声的嘟囔了一句“我想存我爹…”

 

“啊?”不止这个姓蓝的小男孩,连我都不禁惊讶。

 

“我爹一年到头也不在家几次,我若不跟着他我怕我连他长什么样都会忘掉”小姑娘紧紧捏着那柄刻着‘筑心’的剑喃喃道。

 

 

“呃这”现在轮到这小男孩犹豫了,抓耳挠腮的想安慰她的话,但也只憋出了句“郑宗主是忙了点,一年到头没见他落过地”

 

小姑娘似乎也没被这句话安慰到,但又在片刻中换了表情郑重道“其实我执意要跟着爹外出除了能经常见到爹也是希望能跟他一样做个了不起的筑物师,苦是苦了点,烦也是真的烦,但谁让我们是干这个的呢?我爹也老说干一行就要爱一行嘛”

 

“嗯嗯,将来等你成了了不起的大筑物师也给我盖个房子,就放书”

 

“你们家都有那么大的藏书阁了,你还要再盖一座做什么?小心读书读傻了”

 

“我要一座只有我自己才能进的读书间,里面只放我想看的书,什么话本啊,戏本啊,还有江湖八卦,捭阖野史之类的。”小男孩摇头晃脑的比划着,仿若面前就是那间他形象中的读书间。

 

“啧啧,看你这点出息,小心你们蓝宗主出来训你吧”小姑娘似是被这个小男孩的话逗笑了,也笑着打趣他。

 

“嗨,蓝宗主才不会因为看书的事责怪我呢,看在我们关系好的份上,我也允许你把你要看的书存进去,这个读书间除了我你也可以进”小男孩的语气颇还为大度。

 

“够义气”小姑娘给了大拇指。

 

“景仪,走吧”我正看得京京有味之时,就见一名身着白衣的好看修者由远处行来,这人确实好看,面如冠玉风光霁月的仙人一般,若是这个世界也有选美榜,此人若得第二怕是无人敢称第一了,身侧还有一位头戴乌纱软帽神色恭敬之人,那人也算得上姿颜上层但一张笑脸却叫人看着亲切,看起来他们之间熟稔的很,一个管另一个叫二哥,另一个直呼对方小名阿瑶,这称呼,让我忍不住多瞟了他俩几眼。

 

只见那白衣仙人叫走了那个叫景仪的小男孩,而头戴乌纱软帽之人也跟随左右,默契异常,望着他们的离开背影竟叫人生出一丝说不出的舒适感,这种感觉莫非就是网上常说的CP感?我狠抽了自己一个耳光,责怪自己如此无聊八卦的去揣测他人的莫须有。

 

“楠儿,咱们也走吧”一个温和的声音引我回神去看,可我却被一阵没来由的烟雾困扰,看不清眼前的人。

 

“爹辛苦了,咱们的图纸通过了吗?”

 

“快定下了,还有几处改改就通过了”

 

“哦,还要改啊...“

“楠儿不要不耐烦,要知道我们手中的方寸纸张可是影响将来万千人的生存习惯的,这样关系厉害的事情怎能不仔细研习,认真讨论呢?筑物者先筑心,心若正所筑之物必正,牢记啊”

 

“是,楠儿记住了”

 

我终究斗不过那阵迷雾,由梦中醒来,可在梦中听到的对话却如刀刻一般深烙我心久久不敢遗忘。再抬眼看周围,同事们也都各自努力的敲着键盘,这声音再熟悉不过了,过往只觉枯燥而今却觉清醒。

 

“重来”

“我要再画一遍!”

“我郑楠怎么会认输?”

“我是发自真心的喜欢这份工作的!”

 

评论 ( 21 )
热度 ( 31 )

© 良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