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东西,取悦自己,娱乐大家

打小就是郑伊健的小粉丝~
他演血魔石生,我就好希望自己可以是剧中的蜀山女侠~
他演东京攻略毕大勇,我也希望自己可以是高挑有气质的陈慧琳~

总之就是好喜欢他~

今次在构思一篇现代故事的时候,不断循环这首歌,整篇文章都甜蜜了起来~我也追过星~甜蜜~

筑 心【二十七(上)】

天热,容易意识流...


--------------分割线-------------


“道长此话当真?”


“哎哎,真是真,但你也听到了嘛,我是来躲避人的,这个收徒的时机不太对”


“戚,借口,你这么厉害都能一竹排渡海了,这世上哪还有人有本事让你回避啊”


“嗨,的确不是人,是个凶尸”


“你都徒孙满天下了还怕个凶尸?太假啦”


“我不是怕他,是怕他找我做的事”


“感觉是个故事,能有幸听听吗?”


“行,你帮着那个头上绑着白条的男...

今年的台风与去年的没有什么不同,与前年也差别不大,再前年看也不过如此。

唯一的区别在于今年我们居然放假了,在家里专注的观察台风,看得我心生敬畏,风停后走在满地树木枝叶果实残骸的路面上竟有一种大战过后满目疮痍的沧桑感……

筑 心【二十六(上)】

闹哄哄的宴会后的第二日,郑夫人便让郑楠拿出筑心剑,带着族老叔侄进了妈祖庙,郑楠正想跟上却被郑夫人拦住,严肃道“阿娘要与几位族长叔叔谈话,楠儿先在外面等着”。


郑夫人平日里一向温和无争,这难得的肃穆让郑楠不敢随意胡闹,乖乖在外候着,她也不是没有想过把金光瑶成为筑心剑灵的事告诉母亲,但这事太过离奇,多事之秋她又担心万一走漏了风声会更加连累家里,且金光瑶本灵也不答应,逼着郑楠发誓若将自己藏身于筑心剑的事说与其他人知道,便一辈子都寻不回父亲的尸骨。


能寻回阿爹的尸骨现下是天大的事,其他的事都能耽误,唯独这事不能差池分毫,如此之多的厉害关系相连之下郑楠不想也不敢把金光...

筑 心【二十五】

终于写到吃饭的事了,我很开心...

-----------分割线---------

 

还不等郑楠销想出什么结果,就被一声呼喊拉回了现实,“楠儿呐”。

 

就见一头插塔型挂坠金簪,身着素色锦缎的美妇人一跃进了堂屋,朝着郑楠就扑了过来,还差点让门槛磕着崴了脚,看着有些莽莽撞撞,实在不似她该有的身份。

 

可这种时候任你身份何许,在外时有多委屈,遇见的风浪能有多大,这一刻全都能毫无防备的放下,郑楠亦是如此,纵然她天性机敏,愿忍常人不愿忍,但在此她也不过是个需要人疼惜的孩子,抱着阿娘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直道“阿娘,我回来了”

 

郑夫人亦是满脸...

跟我一起把歌名念起来。
我爱上班,上班使我快乐;
我爱上班,上班使我进步;
我爱上班,上班使我致富;
我就爱上班,
同事喊我吃饭,我充耳不闻;
老板让我喝水,我无动于衷;
啊,我爱上班。

筑 心【二十四】

金光瑶听了这话也只是摇头笑笑,道“小丫头片子不足与谋”。


郑楠本也不是想真要讨论这事,也就做憨傻之态跟着笑笑“干爹说不谋就不谋,干爹说什么时候再谋便什么时候再谋,女儿听干爹的,嘿嘿”


说罢便沿着巷子走向一片苍天古榕林,那片古榕林籍南方春日的滋润生长茂密,枝叶繁茂连接慎密,盘虬卧龙蓊绿疏朗,仔细一看更令人惊叹,这根本不是一片榕树林,而是由一棵古榕的垂直至地面的根须构成,这独木成林的稀奇景致怕是只有闽州可以见着。


只见郑楠熟练的穿过这些接地的榕树根须,在一片粗壮的树干前停下,轻挠边上的细须,那些树干竟如搔痒一般的躲向两旁让出了一条小道,这道曲径...

妙不可言2【二】

难得的周末,蓝涣提议一同去郊外走走,孟瑶起先并不是很愿意,交图deadline快要靠近,而图纸的进度却远远赶不上日期线的跳动,甲方的追魂夺命CALL此起彼伏,连一向淡定的晓星尘都快沉不住气了,这种情况下自己却跑去约会,这实在是…

 

“但人总是要吃饭的吧,图纸画完一套还有N套,工地完工一个还有N个,可我只有一个,怎么想都觉得我比图纸来得重要些吧”蓝涣如是说。

 

再一想自交往以来两人还未好好的单独吃过一顿完整的饭,心一软就答应了。

 

在一家郊外的田园主体餐厅,两人点了些特色菜式便寻了个靠窗的座位坐下。

 

蓝涣正想说最近新上映的电影挺不...

1 / 16

© 魉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