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东西,取悦自己,娱乐大家

筑 心【三十二(下)】

 没写过导言,但还是学习着写一下吧~

这是一个讲诉金光瑶倒台后,某个偏安东南一隅的小门小氏受连累而被迫在仙门百家的夹缝中求生存的故事,主角戏份偏多。

 

曦瑶、忘羡是本文指定CP,但剧情需要不是每篇都有他们出现...

作者确实有认真的写他们的故事。

 

32(中)

 

-------------分割线-----------

 

那被擒之人也不否认,只瞪了眼魏无羡与蓝忘机,口中似有动作,魏无羡快速伸手掐住他下颚又往他口里塞了块臭布道“只有江湖的玄门杀手在事情败露后想着要咬舌自尽,你一个公门中人也学这些手段是做什么?”言罢将这人扶正坐于地面。

 

“你不愿意说也不打紧,但别急着去死啊再说你以为死对我们有用吗?你瞧见没有这位蓝仙人手上的琴,你死后只要他一弹琴你的魂魄就得老老实实的跟我们说实话,说得比你活的时候还多,还有你瞧见我这把笛子了没?我一吹你的尸体就得按我的想法办事,办得你活的时候还利索,所以啊,我劝你为了你幕后的那些人也别急着寻死”魏无羡一手擒住这小吏,另一手摸出鬼笛陈情还可以转了几圈。

 

那小吏似是听了进去不再挣扎,闭了眼也不去看他们,魏无羡心想这说辞用来对付这些寻常人倒是真的管用,便继续道“你看不想死就对了嘛,说说你为什么要假扮苏宗主?”

 

小吏不语仍旧闭目低头,魏无羡又道“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秣陵的百姓心心念念他们的苏宗主,于是为安民心你们官府就自导自演了一出苏宗主亡灵归家,再由你们官府出面安抚超度,民心民意就都从苏涉那到了你们官府里了,我说的是吧?”

 

话到此处小吏似是按耐不住了,但口里被塞着臭布又说不出什么,只能干瞪眼,魏无羡见他上钩忙笑嘻嘻的摘了那臭布口中称道“得罪得罪”。

 

“当然不是,此事都系我一人所为,我后面没有什么人,跟知州府衙也无任何关联,我假扮苏宗主也是想测试你们究竟是不是真的仙门修士,即便是修士又究竟会不会帮苏宗主超度,整个秣陵城都知道苏府的这些家人都是被所谓的仙门修士折磨死的,谁知道你们会不会假借超度之名对他们的亡魂再做些什么啊?”咬了一阵子的臭布,这小吏口中也弥漫着一股子臭味,但说出来的话却令魏无羡与蓝忘机心中感到一暖。

 

“你说的可是真话?”魏无羡放开那小吏,语气也比先前温和了些。

 

“自然,我们公门中人哪能随意说话”小吏似是涨红了脸。

 

“那你刚才干嘛要咬舌自尽?”

 

“我哪里咬舌自尽了?!我那是想吐你一脸浓痰!”小吏义正言辞道,随即噗的一口真就吐出一团粘稠。

 

魏无羡抬手擦了擦脸道“确实够浓的,天气渐热你该多喝点凉茶败败火的”随后将这口浓痰又蹭回小吏身上,道“我刚才听你说杀苏涉全家的是清河聂,你知道你说的是谁吗?”

 

小吏接话“知道的,远在清河的聂家,当地的修仙世家,五年前就是他们来秣陵折磨死了苏宗主的家人”。

 

魏无羡与蓝忘机相视一望,这样的事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观音庙后金光瑶、苏涉身死,金光瑶与聂明决被封于墓室内,苏涉的尸身亦被仙门百家处置怕是早已尸骨无存了,过往与金光瑶过从甚密的家族不是被罢黜便是遭排挤,在那个当口聂怀桑若是有心要报复处置苏涉,灭其全族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可这种事现在翻出来算账实在是不妥,即便是魏无羡也不好多说些什么,只是看着这小吏道“你安心,我与这位蓝仙人也算是苏宗主的故交,不会害他”

 

小吏不再说些什么,只看着两人悄然点头,但又一直盯着一旁正忙着准备超度事宜的蓝忘机看。

 

魏无羡见了打趣他道“你老看他做什么?再看也没用,他早已名草有主了”

 

小吏不懂他的玩笑,只小声解释说“我就觉得他像苏宗主”

 

魏无羡哑然,再看自家道侣,心道过往仙门百家都云苏涉善妒且事事效仿蓝忘机,不想今日在秣陵竟被一无知小吏本末倒置,但逝者为大,他也不愿意去破坏秣陵众人心中那幻想出的苏宗主的美好形象,遂他又对这小吏道“像就像,像我们蓝二哥哥这样的正人君子也没什么不好的”

 

说话间蓝忘机就准备好了超度的准备,魏无羡与小吏在一旁帮忙配合,只见蓝忘机挥剑画符,在天空中闪过几道光影,不一会光阴消末,写有逝者生辰八字的咒语符被摆上高处,一曲安魂曲响起,应景似的,这大黑天的竟下起了雨,像是被度者向世间最后的道别一般,如泣如诉,令人感伤,礼毕后三人忙躲进了苏府中央的那个闽州式样的小屋内避雨。

 

“清河的那个聂家在你们仙门里很厉害吗?”屋内小吏突然发问。

 

“算个有名望的家族”魏无羡答。

 

“哦”小吏闷闷回应后就不再作声,默默等雨停。

 

魏无羡知道他的心思,但又一时无法解释清楚,看了一眼蓝忘机,对小吏道“世间很多事你只看他一面是很难得知真相全貌的,我不知道你与苏涉苏宗主接触过多久,他的事你又知道多少,仙门之中的恩怨旁人很难参,你也不必绕想太多”

 

小吏平静道“我只知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不论修者或是常人”

 

这样的话对自小在修仙世家长大的两人来说多少有些新鲜惊异。

 

那小吏又继续说“犯法者惩治,杀人者偿命,国之法度也,岂有人能跳出?”

 

这话是听过也没说错,但从未真有修仙之人放进心内,如今在这落败的苏府中的一座老旧小屋内听一个府衙小吏说起,两位修仙界的名士竟无言以对。

 

屋外的雨一直下到第二日天明才转小,三人这才勉强出了屋,微雨之中小吏向两人行礼告辞,两人也回礼示意,看那小吏快步离去的背影,魏无羡抬手接了雨水道“真是要变天了啊”。

 

蓝忘机闻言伸手去握魏无羡抬起的手道“不必担忧”

 

“那是自然”魏无羡也顺势握紧了道侣的手。

 

“走吧,去湖州,大家都在等我们”

 

“嗯好,就是,有什么好担忧的,无论变得什么样,我们总是能一起面对的嘛,不是吗?”

 

“是”

 

 

 

评论 ( 16 )
热度 ( 48 )

© 良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