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东西,取悦自己,娱乐大家

筑 心【三十(中)】

【三十(上)】

 

---------分割线--------

 

 

“你怎么来了?”

 

“你还真来了?”

 

在湖州罗氏外厅的院子内,两位发小见了面。

 

蓝景仪并不知道郑楠在闽州已经即位宗主的事,于他眼里郑楠还是早先那个没心没肺胡闹妄为的筑物世家长女,本以为她由蓝氏返回闽州老家想要再见一面怕是不知年月日的事了,没曾想这才几个月就又见面了,当真惊喜,至于先前在姑苏时打昏他还抢了校服抹额的事也就都抛到脑后去了。

 

而时隔几月后郑楠再见到蓝景仪,除了想起蓝思追在送她回闽州的路上说过的蓝氏抹额的含义后莫名的小尴尬,也有能再见到自己这一路来最不需要提防最令她安心的发小老友而高兴的意思,自己寻父的五年来,所遇之人无一不需要她提心吊胆小心谨慎,唯有与蓝景仪相处时她可以恣意自在,没心没肺,世间这样简单纯粹之人真是少而珍贵啊。

 

目下郑楠就这么站着盯着眼前这个珍贵的人,笑道“我当然要来,人家给发了请帖嘛”言毕郑楠还举手摇了摇帖子。

 

“那你也是被罗宗主指明邀请来了喽?”蓝景仪表情微惊道。

 

这话问得郑楠在心内憋笑不已,景仪似乎还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被罗宗主指明邀请与泽芜君同来湖州参与清谈会的事,看来蓝思追回了蓝氏也没有多嘴说出去,师弟到底是向着师姐的,郑楠满意的点了点头。

 

“你想什么呢?”蓝景仪拿手在郑楠脸前挥了挥。

 

“哦,没什么,就是在想蓝师弟这回怎么没跟你们一起来湖州啊?”郑楠道。

 

“你说思追啊?他一回来魏前辈就说他要好好休息,让含光君强行给他放了好长时间的假,其他师兄弟都羡慕得不得了,我正想问你呢,他去闽州受了什么苦吗?非要休这么长的假?”

 

“嘿!这话说的,就跟我们家为难了他似的,你自己问问他在闽州受的是什么待遇!就差给他筑像奉香了!!谁敢让他受苦啊!”说到蓝思追在闽州接受的待遇正想发飙时,郑楠突然想到自己带这位蓝氏师弟出海连累他不慎落海的事,想要发作的声音又小了下去,再想到后来因此得遇抱山散人,并同时拜他为师的奇遇不禁又收了声,她想着既然师弟如此义气没把她假扮景仪与罗二小姐在姑苏城里结缘的事给捅出去,自己自然也得顾着师弟的面子,罢了罢了,就不在背后闲话他的事了。

 

忙又正色补充道“嗨,蓝师弟为人忠厚诚恳,我们家人都很喜欢他,我娘还特意取了当季的大红袍相赠,识货的都知道那可是贡品,他在闽州可算是贵客,我们确实不曾委屈过他,当然毕竟闽州路远,旅途劳顿,魏前辈那是心疼蓝师弟,放个假而已,你们师兄弟这么多年就不要吃这个醋啦”

 

郑楠这话说得也不完全无懈可击,可偏偏蓝景仪听了却深信不疑毫无半点犹豫“哦,原来是这样啊,问他也不说我还担心他是不是真的受了什么伤吃了什么苦呢,哎想想也是,若是真有什么伤痛他哪还有什么精神去兰陵陪人夜猎嘛”

 

“哦,蓝师弟去兰陵了呀?是跟金宗主他们夜猎去了?”

 

“是啊,欧阳公子他们也一起,还有好些个世家子弟”

 

“罗宗主难道没发邀请函给兰陵金氏吗?若是发了那金宗主这时候还能有空外出夜猎?”郑楠这话问得微妙,世人都知道金光瑶倒台后金凌靠着云梦江氏踉跄即位,现在的金氏不比当年,湖州罗氏的大门现下可还冲着兰陵开着呢,这里头究竟是请了还是没请,或是请了而金宗主刻意不来?不来就罢了还大张旗鼓的找了些世家子弟夜猎,这不是分明在说,我就是闲着也不来参加你们的清谈会吗?这是不是也太…

 

郑楠想不出个结论。

“这种事有什么好想的,还不是他们这些人不愿清谈论道,觉得无聊嘛”似乎这世上原本诡谲烦闷的阴谋阳谋到了蓝景仪这就都变得简单轻松了起来,这也是一种能力,郑楠心头划过这样一丝感慨。

 

“也是,那不提他们了,下回等你也得了长假来闽州玩,咱们也夜猎,还要出海夜猎,比他们刺激好玩得多了,我叫人把三坊七巷的街灯都点着,一路亮到海边,我再叫二十四条大船一同出海,你就坐在大头第一艘船板上,看见海妖你只管出个声,我让门生打开法器嗖嗖祭出,再嗖嗖飞回,猎物就都到手啦~”

 

蓝景仪听得一脸向往,但又刻意收敛表情道“你说的如此铺张,就跟你当上宗主了似的,你们家人才不会让呢”

 

“嗨…其实…”郑楠本欲说自己已经是郑氏的家主了,但又顾虑诸多生生将话又咽了回去。

 

“其实什么啊,你不会真当上了宗主了吧”

 

“你说笑了,没有的事,罗氏的邀请函上写的也是闽州郑氏长女郑楠”郑楠这辈子为求自保撒谎无数却能毫无愧疚,金光瑶曾经告诉过她这是一门技术,得练,得练得铁石心肠才能做到将来不肝肠寸断,郑楠深以为意,但唯一对蓝景仪他做不到,这人太容易信任别人了,如果可以她当真不想对这个单纯良善的发小撒什么慌。

 

正当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相聊甚欢之际,有罗氏门生来报,说清谈会要开始,大家赶紧入场了。两人这才将话题撂下随罗氏门生进了堂。

 

罗氏将会场设置在新盖好的讲武堂,那里郑楠熟悉,二叔设计的,图纸自己画的,该怎么进她比罗氏的门生还熟,进了堂便看见这按座次排好的席踏,蓝氏是罗宗主请来的贵宾,自然要上座,其余世家只有宗主亲自到场的才可以与蓝氏同处贵宾席,二叔都没这个资格进到里面,自己的公开身份则是首次参与的世家长女就更不必说了。

 

按礼制女子进堂与男子对坐而论道需佩戴面纱,这本是一道繁琐的流程,但因想到一会免不了要与罗二小姐见面,郑楠利索的给自己戴好,想寻着二叔边上的空位坐下,就在落座的前一刻,一个熟悉无比又慢条斯理的声音回荡全场,将原本还在悉悉索索拉杂声不断的会场弄得安静无比。

 

“郑宗主,您的位置在这”

 

这噩梦一般的声音让楠心头一寒,抬头一看果然是他,泽芜君正微笑冲她示意自己应与列为宗主一样落座于贵宾区…

 

郑楠还没来及找到二叔问清楚为什么自己继任郑氏宗主这么机密的事会被泽芜知道,久不开口的金光瑶突然从筑心里冒出,负手对郑楠道“我说的不错吧,不必担心你们的座次问题,若有消息他会主动来找你的”。

 

……

 

评论 ( 11 )
热度 ( 59 )

© 良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