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东西,取悦自己,娱乐大家

筑 心【七】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分割线-----------------

 

只见一个回身,郑楠稳住身形,调息灵力,剑举平肩,目光沉着,口中默念“道冲而用之,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

 

大家都是世家女修出生,于灵力上并无太大差距,谅你罗旖旎请的名师再厉害也不过是在剑招上胜过我,于灵力上你占不着我半点便宜!这样想着手中的剑用得更快更稳了。

 

“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湛兮似或存”。

 

郑楠的剑竟可挡住罗旖旎来势汹涌的杀招,再一借力还转,居然能将对方弹回去,气得罗旖旎一脸菜色。

 

“干爹!”郑楠看向金光瑶,眼神里尽是求表扬求夸奖的得意。

 

“哼,小心,对方被打急了,出招可就凶喽”金光瑶心内也不禁想赞叹这小姑娘悟性极高,竟在短短时间内就领悟了口诀里奥义,可贵的是在实战中还能运用自如,但又怕她得意忘形惹出麻烦,刻意收了赞扬想待到合适的时候再拿出来吧。

 

“诶,瞧好吧干爹”手中的筑心剑被郑楠稳稳握住,专心致志全力应对,她心道你有讲武堂算什么,那是我二叔建的,你有名师教导又能如何,再有名还能有名得过仙督,虽然是前任的,但足够用了,算上这些总总我胜算已在你之上!

 

果真如金光瑶所言,罗旖旎被逼急了,不管不顾使了浑身的蛮力向郑楠扑来,郑楠巧身错开,但罗旖旎的左手却先于剑抓向她,郑楠忙举剑去挡,但又怕真的伤了这位世家小姐,只好退缩往后,罗旖旎见得了空就又一剑刺来,如此蛮横不顾的招式,看来是真的气急了。

 

郑楠为自保只得伸手拨开她持剑的手,但力道没掌握好,加之罗旖旎气恼之下扑来的势头又过猛,身上的衣襟竟被郑楠一把扯下露出滚圆的肩头,大街上打斗本就引人瞩目,加之又是修仙世家之间的过招,围观人群不住的爆出喝彩声,见这一幕人群更是兴奋不已,还有喊“全扒下来才好!”

 

“小…哎,公子”刚才那伙演戏的人们见状赶紧围了上来拉住正欲发飙的罗旖旎,并用力驱赶围观的路人“散了散了,都散了”,言罢有一个仆从由兜里抓了把金银豆往远处撒去,瞬间围观人群就作鸟兽散。

 

哇,湖州罗氏仗着当地产丝绸就富得如此浪费,啧啧,令人羡慕,郑楠还在没骨气的感叹之际罗氏的另一群人已经围了她的去路,怕她乘机逃跑。

 

郑楠有些尴尬,“罗小…呃,罗公子,在下不是故意的,若是扯坏了衣服,我照价赔偿”

 

“你赔得了吗?!”有仆从应声喝到。

 

“啊,这身衣裳这么金贵啊…罗公子若是在意在下一定想办法赔偿”郑楠知道那仆从的意思是指自己小姐在姑苏大街上被一个蓝氏男子扯烂了衣裳坏了姑娘的名声,但现下除了自己和干爹再无外人知道这罗公子竟是女儿身的事,故而郑楠故意把罗公子这三个字喊得颇为大声。

 

想来罗旖旎似是也听出了郑楠的意思,伸手拦住了手下仆从,道“蓝氏的功夫确实了得,今日见识了,在下也不多做打搅了,告辞!”简单的拱手扭头要走。

 

“公子,这就放了这小子么?”身旁的一名女子似是替自家小姐不平。

 

罗旖旎不应,只是默默的收了剑。

 

“那我们现在去清河找宗主,让他跟泽芜君评评理!”那姑娘似是不肯罢休。

 

“莫要多事,你忘了我们出来的时候说过什么吗?”罗旖旎瞪了那女子一眼,那女子果然不敢再说些什么了。

 

但,郑楠却来了兴致,等等,别介啊,别不往下说啊,泽芜君现下和湖州罗氏的宗主在清河?做什么?好大的信息量啊。

 

她忙上前关心道,“呃,刚才是在下失礼,罗公子功夫本就了得是照顾在下的颜面才让不才侥幸险胜,既到了姑苏,自然该我们蓝氏做东照顾公子行程”

 

罗旖旎奇怪的看着眼前这个蓝氏弟子,似是思虑了很久,才开口道“这位公子,也不知道如何称呼?”

 

郑楠毫不犹豫,面无半点愧色的朗声答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区区在下名叫蓝景仪!”

 

听得一旁的金光瑶眉眼一弯,哼笑了两声。

 

 

评论 ( 32 )
热度 ( 81 )

© 良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