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东西,取悦自己,娱乐大家

阴差阳错(七)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由兰陵御剑回姑苏的路上蓝涣被一阵没来由的风吹得迷了眼,本以为是件小事,却没想到人都进了云深不知处左眼还是跳个不停,正当他准备回寒室安抚自己左眼的时候被人叫住。

 

“曦臣,你回来了”记得晓星尘曾说过蓝曦臣有个为人严厉的叔父,而眼下在整个姑苏蓝氏能如此称呼自家宗主的怕是只有这位叔父了。

 

蓝涣忙回礼道“侄儿见过叔父”。

 

对方点头示意,甚好,晓星尘没有诓自己。

 

“回来了便好,叔父有话要对你说”

 

想也知道叔父要对自己说些什么了,之前在金麟台上闹了那么一大出,这位以严厉著称的叔父必然是要教育自己几句的。可当蓝涣进了叔父的书房后,叔父提到的却不是他想的那么回事。

 

“最近世道不太平,就在你不在的时候,我接到一个消息说是栎阳常氏全族被灭”蓝启仁皱着眉头说道。

 

栎阳常氏!听到这个名字蓝涣内心不觉一紧,原本一直在跳的左眼此时更是跳得愈发厉害了,这不是自己小说中的角色么…

 

“凶手是金氏的一名客卿,现在各家族都在观望,想看金氏准备怎么处理这个客卿”

 

是薛洋,自己的小说就是这么设定的,幼时因被常慈安恶意撵断小指而对其怀恨在心,成年后屠其全家,蓝涣还记得自己还在小说里安排晓星尘与这位终身宿敌有一场猫鼠追逐戏,即常家幸存者央求抱山弟子晓星尘行侠仗义替自己伸冤,晓星尘横跨三省捉拿薛洋,后面情节就进入了大家喜闻乐见的你虐我,我虐你的循环追逐模式,当初写的时候蓝涣还曾为自己能写出那么多种不带重样的虐人和反虐人的手法而洋洋得意过。

 

但,当这种事当真发生在自己身边的时候,蓝涣还是心有不忍的,且自己刚从兰陵归来,怎么没听到这个消息?那几日大家都在讨论金光瑶被莫名折断了的姻缘,没听到这个灭门惨案,等等,难道这也是一个阴谋?

 

其实阻断阿瑶姻缘并不是那些人的目的,真正目的是掩盖常氏灭门的消息?蓝涣越想心越慌“那叔父的意思是?”

 

“常氏有一子名为常萍,薛洋屠杀常氏满门之时人尚在外躲过了这一劫,现下来姑苏求我们庇护”

 

……乱了,这事不是该去求晓星尘的么?哦,对晓星尘被自己打发去白雪观找宋岚畅谈景观艺术人生理想去了。

 

 

“叔父可知道抱山弟子晓星尘的下落?”蓝涣小心翼翼的问。

 

“不甚清楚,只听人说前段似乎在白雪观与宋岚道长对弈参道,这事里还有这位晓道长的事么?”

 

“没什么,就是想到了,问一问罢了”

 

“嗯,毕竟你是我蓝氏的宗主,且在外人看来你与金氏关系非同一般,保不保常萍这事还是要跟你商量的”

 

这话意思再明白不过了,薛洋是金光瑶手底下的客卿,自己与金光瑶教好,如若接了这差事,就是与三弟闹不痛快,况且自己在金麟台上为了安慰金光瑶信誓旦旦的说自己愿做他最忠实的支持者,这才一回头就立刻去捉拿他的客卿未免也太不近情理了。可不接这差事,自己身为蓝氏宗主,眼见他人有难竟不肯施以援助实在有违道义,真是左右为难啊。

 

一想到因为晓星尘就给自己引发了这么多麻烦,蓝涣就开始头疼,左眼跳得愈发剧烈。

 

白雪观内。

 

“诶?你是哪位?是找宋兄的吗?挺厉害啊居然自己一个人就找到了这里,佩服佩服,哎,你来就来了嘛,干嘛还这么客气带什么礼物,宋兄不是在意这些虚礼的人,等等,你肩上这些是藤丝吗?哇塞,你的剑看着不错挺锋利的,能砍很粗的树杆吧,我知道了,你就是宋兄说的樵夫,是来帮忙的吧,早说啊!快来快来!”

 

正当薛洋面带邪佞的进了白雪观盘算着如何虐死这位‘装清高’的抱山弟子时,却被对方打了个措手不及,被推推搡搡到了墙角帮了一整天的忙…

 

傍晚莫名其妙一起搅和泥沙的虎牙杀手问一旁正往墙面扎藤丝的晓星尘说“你听说薛洋这个名字吗?”

 

“没?很有名吗?”抱山弟子颇为沉着。

 

“确实有名,有名到人见人怕,听到名字就浑身发抖的也大有人在”

 

“这么多人怕他啊,那他一定欠了很多人的钱,大家怕他不还,这种情况在我们那多了去,项目都开始了拖欠工程进度款,还有拖欠设计费的,每次遇到这种人大家都吓得哆嗦,啊,这块夯土不够厚实,你再往这多抹点”

 

虽然没听懂晓星尘在说什么,但薛洋很惊讶,这辈子没见过这么不怕死的,有意思,老子现在有时间还能再陪你玩会儿,且看你还能装到几时,薛洋如此想着又往墙上补了一道泥沙。

 

 

评论 ( 12 )
热度 ( 75 )

© 良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