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东西,取悦自己,娱乐大家

灌篮高手同人——办公室笑谈(八)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分割线------

 

 

 

东京,清晨:


诸星大:啊,日本你好!我还活着!活着真好!(站在阳台对着太阳大声喊道)
牧绅一:一大早的你发什么神经。
诸星大:我在向上天表达我的感激之情,感激他让活在这个美好的世界里。
牧绅一:你应该感谢的是我,是我收拾了你的猪圈让你得以重返人间的好么。
诸星大:我也帮你分类过垃圾的好么!
牧绅一:行了,早餐都堵不上你的嘴么?
诸星大:那我能嫌弃一下你做的早餐么?
牧绅一:不能。
诸星大:连蛋包饭都没有早餐难道不能嫌弃么?
牧绅一:冰箱里只有啤酒和过期罐头的人有什么资格嫌弃早餐。
诸星大:能够利用一般人无法使用的食材制作出早餐的人才是人生赢家,这样的名言你就没有听说过么?
牧绅一:完全没有。
诸星大:你的人生写满了无趣啊。
牧绅一:你的人生写满了无聊!
诸星大:啊,心情不好,今天不去上班了。
牧绅一:喂喂,昨天是谁信誓旦旦的说“只要还有力气就应该都使出来”的?
诸星大:我反悔了。
牧绅一:我就不该管你。
诸星大:我也没求着你管。
牧绅一:嗯,一会我就买回神奈川的车票。
诸星大:你不回总部再看看了?
牧绅一:述职早就结束了。
诸星大:述职结束就走,你还能再实在一点么?
牧绅一:那我还应该做什么?
诸星大:探听一点情报啊!
诸星大:别露出这么不屑的表情,忽略情报等于自砍右臂的名言听过么?
牧绅一:说这句话的人是左撇子吧?
诸星大:正经事别跟我闹。
牧绅一:首先我只是神奈川分部的业务课长,现阶段我对总部的情报兴趣不大,其次,你不要小看藤真,他收集情报的手段也不弱。
诸星大:这个我信,但我不信你们本部长会把他探听来的所有情报与你共享,在他眼里你仍旧只是总部派来与他对峙的业务课长,与他们不是一条心。
诸星大:诶?你去哪?
牧绅一:收拾一下,回总部再看看。
诸星大:年轻人,有长进。(大拇指)

 

东京,RED公司总部大楼外:


牧绅一:所以我说我不喜欢打探什么情报。
牧绅一:逛了半天听到的都是些八卦的信息。
诸星大:耐心点年轻人,至少我们知道了人事部的部长想买房子,媒体部新来一个漂亮的新人,行政部的老姑娘似乎在与财务部的主办会计搞办公室恋情,还有...
牧绅一:(叹气摇头离开)
诸星大:职场守则,千万不要小看这些八卦,从中你可以分析出公司的大势走向。
牧绅一:你与那些喜欢聚在茶水间里嚼舌根的女人们快一致了。
诸星大:不要看不起茶水间里的姐妹会,那可是重要的情报交换点!
牧绅一:那种地方我一分钟都不想多呆。
诸星大:我终于知道你为何还在单身了。
牧绅一:刚刚被女友甩掉都快烂在家里的人没资格对我说教吧。
诸星大:让我来教你如何正确的利用茶水间姐妹会吧。
诸星大:人事部的部长想购置不动产,说明他没有被外派的可能了,他的位置会如同磐石一般的稳定,这说明他有成为靠山的资本,为了将来的前途我应该多请他吃几次神户牛排。
诸星大:媒体部是负责公司对界外发言的,这回特意招了这么漂亮的女孩,除了撞彩我想就是想换掉原本的发言人,但原来的发言人并没有什么明显的过失,也没有离职的迹象,这有可能是要升职的迹象哇。
诸星大:行政部的老姑娘与财务部的主办会计的办公室恋情万一被确认,有一方是要主动离开公司的,虽然这种情况通常是女方离开,但也不排除男人主动放弃,那么这样财务部又会空出一个主办的位置。
牧绅一:我该称赞你真是热爱工作么?
诸星大:谢谢,请称呼我为情报分析之王~
牧绅一:那么就请让我了解一些真正的情报吧。
诸星大:?
牧绅一:我想了解一下你谈下的那个大客户,还想去看看他们的运动卖场。
诸星大:兜了半天圈子,原来你在这等着我呢。
牧绅一:其实我一直都想问的,但担心你不方便透露。
诸星大:客户详细资料和签约内容确实不方便,但既然已经签约了我还是可以带你去现场看看的。
牧绅一:谢了。

 

东京,某大型运动卖场的工地前:


牧绅一:真是个大家伙啊。
诸星大:嗯,算上这里的,全国已经有5家这样规模的大型卖场了。
牧绅一:另几处在哪?
诸星大:2家在东京,其余都在名古屋。
牧绅一:(挑眉)难怪你能签下。
诸星大:老乡归老乡,我也是冒了很大的风险。
牧绅一:感觉到了,你是牺牲了过去一直维护的小型加盟客户吧?
诸星大:是的,不过以快销大卖场取代零散的小客户绝对是未来的主流,为了将来更大的利益,稍微牺牲一下过去也是必要的。
牧绅一:也是,没有断腕的决心就没有业绩表上漂亮的数字。
诸星大:签约后我到附近的加盟小型商家那挨个道了歉。
诸星大:引来这个大家伙的我在那些小型加盟商家心中的形象一定很糟糕。
牧绅一:你就是因为这个昨天才消沉的吧?
诸星大:毕竟那些小型商家也是我一手培养起来的,看着他们慢慢败落我也是心疼的呀,不过公司那边倒是高兴得不行,还让我鼓励大客户再去别的老商业街圈地再开几家大型的运动卖场。
牧绅一:所以那天总部给你表彰的时候你没去,而是躺在家里的垃圾堆里难过?
诸星大:忍心都是肉长的,我再怎么想往高处跑也会有不开心的事嘛。
牧绅一:这才是我想知道的情报。
诸星大:唔,我说了什么了不起的事了么?
牧绅一:因为你放弃原先加盟的小客户而开发签约大客户的成功,让总部尝到了甜头,或许会让总部动了废弃加盟商的念头。
诸星大: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牧绅一:总部甚至会希望类似这样的大客户能把手伸到全国去吧?
诸星大:是这样的,比起有些难缠且进货量也不稳定的小型加盟商,这样的有实力的大客户自然更受关注。
牧绅一:但这样的庞然大物一旦进了地方区域,对各地分部的业绩就是严重的打击,不单是牺牲了各地的小小加盟商家,也无法从新的大卖场中得到利益。因为这这样全国连锁的商家,进货是属于全国配送制吧,也就是说需要由东京总部进货,这样就割离了地方分部的业绩。
牧绅一:如果我没猜错,你和这个大客户签约的条款里一定有“进货由总部渠道供应”的字样吧?
诸星大:(目光闪避)
牧绅一:这才是你不方便透露给我的情报吧?
诸星大:(缓慢张口)你的洞察力到底是比茶水间的姐妹会强啊。
牧绅一:(没有接话)
诸星大:胳膊拧不过大腿,你和你们分部的本部长不要以为一点小小的胜利就可以逆袭改变,有很多事情是不能只靠一时的勇气和热情来解决,必要的时候忍耐也是一门学问。
诸星大:回总部吧,攒够了时间就回来吧,这里才是上山的登高的要道啊。

 

 

神奈川的老商业街:


水户洋平:看起来不错。
大楠雄二:和宣传手册上画的很像嘛。
高宫望:就是面积小了点。
野间忠一郎:大店面的租金很贵啊!
野间忠一郎:大楠,那你的二手汽车修理店怎么办?

大楠雄二:啊,已经找到人接手了,这样我也就有时间来经营这里了。
水户洋平:大家对这个门店还有什么意见么?
野间忠一郎:我没意见。
高宫望:除了小一点,在商业街的位置稍微靠后了一点,其他的倒也没什么太多意见了。

大楠雄二:高宫!你这叫没意见了么!
高宫望:说说而已嘛,不行啊!
大楠雄二:我来代表高宫和我自己,没意见。
水户洋平:那我们还等什么?
水户洋平:去签字吧~这里是我们的了!
大楠雄二:说得我有些激动啊。
高宫望:那,来吧!
野间忠一郎:上!
(三人把洋平像大人物一样的抬起)
水户洋平:喂喂,你们这些家伙,干什么啊!
大楠雄二:出发!签字的时候可要拿出一点气势来啊!
野间忠一郎:嗯,头一次当大公司的加盟商,可不能给我们兄弟丢面子啊!
高宫望:开道开道,大人物驾到了。
水户洋平:你们这些家伙啊,哈哈哈。(感动得笑)
水户洋平:嗯,不管怎么样这里就是我们的起点。

 

 

RED公司神奈川分部走廊:


清田信长:干什么啦,红毛猴子!这么神神秘秘的!
樱木花道:野猴子我问你,成为公司的加盟客户都有什么条件?
清田信长:你问这个干嘛?
樱木花道:我就是想知道而已。
清田信长:首先得有一个60平方以上的门店。
樱木花道:哦。(认真听)
清田信长:然后得有起码200万的后备资金。
樱木花道:嗯。(认真听)
清田信长:然后嘛,就是经营者的审核了,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成为加盟商的嘛,为了双方的业绩着想,经营者最好是有过相关经营的。
樱木花道:一定要有经验的么?没有怎么办?就不可以加盟了么?(略显紧张)
清田信长:原则上是的,不过也得看具体的人了,有些情况会放宽要求吧。
樱木花道:哦,那就好。(松了口气)
清田信长:你这么紧张干嘛?有朋友想加盟?
樱木花道:不是不是,当然不是!本天才这是关心你的工作,来检查你对业务的熟悉程度的,啊哈哈哈。
清田信长:戚,要你操心啊!真是的!我问你,你写的预算花形课长通过了么?
樱木花道:这事不要你管了啦!(被戳到痛处)
樱木花道:可恶!那个眼镜课长一定是看本天才不顺眼才刻意为难我的!一定是!
清田信长:其实有时候我也这么觉得。
福田吉兆:在背后说别人坏话也不能帮助到你们通过审核。(突然出现)
樱木花道:啊啊!福库酱你走路没声音的啊!想吓死本天才么!
福田吉兆:没有礼貌的新丁啊,你该称呼我福田前辈的。
樱木花道:凭什么啊!!
福田吉兆:凭我比你早进公司,凭我写的预算通过了财务课的审核。(面无表情的抖出一张盖了财务章的文件)
樱木花道:可恶!我会干得比你好的!
福田吉兆:哦?是么,先称呼我前辈再说吧。
樱木花道:可恶!

神奈川的老商业街:


清田信长:啊,这个店不错呢,虽然面积不是很大,但是采光很好呢。
樱木花道:嗯,野猴子你也算是有眼光。
清田信长:不过这个街区也太老了吧。
樱木花道:老街区有什么不好,路过的人多,买的人就多了啊!
清田信长:可是周围都是些卖廉价货的店铺啊,在这里开加盟店总感觉很掉档次嘛。
樱木花道:可是周围的邻居们都很喜欢运动啊!我们挨家挨户的发传单让他们来买运动服!
清田信长:我说红毛猴子,现在是在工作啊工作!你老抢我的话是怎么回事啊!
清田信长:还有你现在是推广部的吧!非要跟我来是怎么回事啊!
水户洋平:哈哈哈。花道你还是让开一下吧,我自己能应付得来的。
清田信长:就是就是。
樱木花道:(看了看洋平)喂,野猴子你可得好好问啊!不准为难他们!
清田信长:知道啦!知道啦!
水户洋平:哈哈哈,请继续吧。
清田信长:嗯,之前有过类似的经营经营么?
水户洋平:专门销售运动产品倒是真的没有做过,不过其他产品的销售是经常干,还给物流公司做过搬运和快递,简单的账目也有一些经验。
清田信长:嗯嗯,那为什么想代理我们公司的产品呢?
水户洋平:啊,这个嘛说起来有写难为情。小时候自己运动细胞不强但却很羡慕运动能力很好的家伙(看了看樱木),觉得很够积极的跑起来跳起来的人生实在是太好了。
水户洋平:我呢一直很喜欢贵公司的名字RED,红色是能够表达我美好心情的颜色,我希望这种美好积极的心情一直都在,所以选择了贵公司的品牌。
清田信长:明白了呢,我没什么问题了,回去就向公司申请,请耐心等待我的消息吧。
水户洋平:那么拜托了。
樱木花道:洋平不要太担心啦,本天才也会来帮忙的啦~
水户洋平:哈哈,那也感谢天才啦~

 

RED公司神奈川分部业务课:


牧绅一:申请被驳回。
清田信长:课长,我觉得他们挺有潜力的啊...
牧绅一:“有潜力”的潜台词就是目前实力不够。
清田信长:但经营者人挺不错的,很有诚意呢。
牧绅一:经营不是只靠诚意就能做好的。
清田信长:可是...
牧绅一:不必可是了,这份申请被我驳回了。
清田信长:...
清田信长:红毛猴子该难过了...(小声)
牧绅一:现在难过总好过日后难受。
清田信长:是,课长。
(失望的离开,走廊上樱木和洋平焦急的等待)
樱木花道:怎么样了!!
清田信长:诶,(看了一眼洋平)被驳回了呢...
水户洋平:啊...
樱木花道:驳回的理由是什么?
清田信长:大概是觉得综合实力不够吧。
樱木花道:什么叫做综合实力不够啊!这么敷衍的回答是怎么回事啊!
水户洋平:冷静点花道!
清田信长:虽然连我也觉得有些可惜,但还是被驳回了啊。

水户洋平:哈哈哈,没事啦。(突然大笑起来)
樱木花道:洋平...
水户洋平:是我们自己的问题,不能责怪任何人。
樱木花道:洋平你不会这样就放弃了吧?
水户洋平:倒也不是放弃,只是需要重新思考一下如何改进,看看我们还能做什么弥补一下不足。
清田信长:唔,需要的话,我也是可以帮忙的。
樱木花道:你当然要帮忙啦!这可是你的工作啊!
清田信长:红毛猴子!你真是啰嗦死了!
水户洋平:嗯,不管怎样,谢谢大家。

 

RED公司神奈川分部业务课:


神宗一郎:呃,课长...
牧绅一:怎么了?
神宗一郎:您签了老商业区水户君的加盟申请了?
牧绅一:没有,信长递交的时候就被我驳回了。
神宗一郎:可是财务课一大早就把“同意客户建档的通知书”已经发到我这了。
神宗一郎:按流程来说您没有签批申请,财务课也无法审核,就更不可能下发“同意客户建档的通知书”了。
神宗一郎:所以才想和您确认是否签约了这位客户。
牧绅一:这不可能,我已经和信长说得很清楚了,那份申请被驳回了。
神宗一郎:呃,可是信长他也没权利让财务课发“同意客户建档的通知书”啊...
神宗一郎:顺便感叹一下,这回财务课审核的速度真是惊人的快...
牧绅一:(从座位弹起)真是些嫌事情不够乱的家伙啊。
神宗一郎:诶?课长?

 

RED公司神奈川分部部长办公室:


藤真健司:对,那份申请是我签的。(转笔)
牧绅一:啊,你承认了,很好。
藤真健司:这有什么不能承认的?你需要的话,我可以拿着喇叭站在公司的顶楼对全神奈川喊话“老商业街区水户洋平君的加盟申请是我亲自签批的”。(拿笔当话筒)
牧绅一:你这样横插一杆的有意思么?
藤真健司:你这是什么话?作为神奈川分部的本部长,我连签批一个加盟客户的权利都没有了么?你这么问是不是也太失礼?
牧绅一:(忍住)我以为正常形态常规流程来说,审核这样小规模加盟申请的是业务课课长的事吧。
藤真健司:哦,作为一名体恤下属的部长,我这是想照顾你的情绪,分担你工作,关心你健康嘛。行了,不用谢。(十分敷衍的口气)
牧绅一:(快忍不住了)感谢部长的关心。但您了解过这位客户的情况么?
藤真健司:了解啊,我还亲自去了现场,还在附近的蛋糕店里买了手工蛋卷,味道不错。啊啊,现代人只知道去高档西餐厅吃什么蜗牛,依我看还由是满脸幸福皱纹的老婆婆手上接过冒着热气的蛋卷最适合了,那完全就是另一个幸福的世界啊。
牧绅一:(实在忍不住)我说你不转移话题好好沟通会感到很辛苦么?!你完全就是故意的吧!故意的吧!
藤真健司:我确实是故意的。
牧绅一:哦很好,你又承认了。
藤真健司:我一向坦诚。
牧绅一:那不如坦诚的说说为什么不事先和我沟通一下就签批了那份申请?
藤真健司:因为他们写了申请,我也去看了现场,还在附近的蛋糕店里买了手工蛋卷,味道不错。啊啊,现代人只知道去高档西餐厅吃什么蜗牛,依我看还由是满脸幸福皱纹的老...
牧绅一:我们还能不能好好的沟通啊!
牧绅一:你的重点完全不对啊!他们写的申请是递给我的,为何签字的人会是你?
藤真健司:重点?说到重点,不如我来问问你好了。
藤真健司:你为何不肯签批那份申请?
牧绅一:因为不符合公司制度要求的条件。
藤真健司:制度是人定的,没有弹性的制度是不人性化的制度,我拒绝执行。
牧绅一:你是个任性的部长啊。
藤真健司:你是个顽固且僵硬无趣的课长。
牧绅一:你这样让人很为难。
藤真健司:你也一样令人不好受!
藤真健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不肯签批的原因。
牧绅一:?
藤真健司:并不是只有你在总部有朋友。
牧绅一:你想表达什么?
藤真健司:我早就猜到了,只是你拒签申请更加证实了这个消息而已。
藤真健司:东京离神奈川不过40分钟的新干线,大型专业卖场的进驻是迟早的事。你是因为这个消息才拒签了水户君的申请吧?
藤真健司:这才是事情的重点。

 

 

神奈川的老商业街:


大楠雄二:开业酬宾,前10位客人可以有礼品拿哦,先到先得~
野间忠一郎:高宫!你这个家伙,那是给客人准备的食物!你别再吃了!
高宫望:那好吧,这位客人,你也尝尝手工蛋卷,可是和我们店里的产品一样优秀的蛋卷哦。
水户洋平:哦~阿姨您今天的气色真不错,不然就配这个颜色的运动衫吧。
水户洋平:来个人帮忙给隔壁花店的老板再换一个号码的鞋。
大楠雄二:花道跑去哪了啊?
高宫望:似乎是和被叫做野猴子的同事上社区发传单去了。(嘴里还嚼着蛋卷)
野间忠一郎:啊,真是头一次这么忙啊。
大楠雄二:有一种要发财的感觉~
野间忠一郎:这种话不能说出来!会不灵的!
高宫望:要发财!
野间忠一郎:笨蛋!都说了不能说啊!
水户洋平:啊哈哈哈。
藤真健司:(盯着店里招待客人用的蛋卷)啊,就是那种蛋卷,嗯,热气腾腾飘着香味,浓郁的味道真不可思议,和极有嚼劲的面搭配起来,让人不禁想要一口接一口,哦,那种手工的触感。面在嘴里慢慢的融化,这种口感是多么细致而高雅,这个红白粉是砂糖,他竟然把普通蛋卷做成甜点的形式,香味也极为高雅...啊!仿佛有无数的颗粒在嘴里鲜活的跳跃,这应该就是第三种蛋吧.....太好吃了,当三种蛋在嘴里融合在一起的时候,仿佛有一种和谐的力量,在口中的大海里鼓舞了新的生命,展现出独一无二的新气息,这无疑是三蛋合一的蛋卷!

牧绅一:(满脸黑线,觉得很丢人)
牧绅一:恭喜水户君开业。
水户洋平:嗯,还是要感谢您的支持呢。
牧绅一:太客气了,这是我们工作,说感谢支持应该是我们才对。
藤真健司:嗯,今后有什么需求也请不要见外的向我们反应。
水户洋平:好的,能够得到这样的关照,我们真的是没有想到,今后也一定会好好努力的。
藤真健司:每个大而成型的组织都有小而简陋的当初,只要拿出信心和必要的手段终有一日能成功。希望你们能坚定自己的信念,坚强的经营下去。
水户洋平:是,一定。
藤真健司:啊,今天开业这么忙碌,我们就不多打搅了。
水户洋平:客气了呀,虽然我们能力不大,但您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我们一定尽力做到。
藤真健司:啊,还真的有。
水户洋平:请说。(认真听)
藤真健司:可以让我打包这些蛋卷么?
牧绅一:(觉得实在是太丢人了,装作不认识的悄悄走开)
水户洋平:呃...可以,当然可以...


神奈川老商业街附近的中华料理店:


藤真健司:真是很久都没见到这么热烈的场面了。(嚼蛋卷)
牧绅一:真是很久都没见过这么丢人的事了。(小声)
藤真健司:你刚才有说什么吗?
牧绅一:没有。
藤真健司:你的表情出卖了你。(嚼蛋卷)
牧绅一:向客户索要蛋卷的人还是不要说了比较好啊。
藤真健司:这是与客户拉近距离的一种做法。
牧绅一:过去不了解,原来你无聊起来是这么的无聊。
藤真健司:身为业务课的课长,你居然觉得与客户拉近距离是无聊的做法?
牧绅一:不,我是指你明知道大型专业卖场会进驻也强行要通过审核的做法。
牧绅一:你简直就是不顾他们的将来。

藤真健司:我就为了他们的将来才签批的。
牧绅一:喉?
藤真健司:你这是什么表情?
牧绅一:我这是在等你解释的表情。
藤真健司:你摆在这样难看的表情我就不想解释。
牧绅一:我们能不玩这么幼稚的文字游戏么?
藤真健司:作为部长我有权拒绝回答下属的提问。
牧绅一:但现在不在办公室,也不是上班的时间。
藤真健司:哦,那我就更不想回答了。
牧绅一:(深呼吸人往后靠)我觉得我真的没什么耐心再和你这样耗下去。
牧绅一:我一直以为你这个人除了性格乖戾一点外还算是识大体的人,现在看来你不过是个无聊的人啊。
藤真健司:你有什么梦想么?
牧绅一:什么?
藤真健司:或者是干过什么为理想疯狂的事么?
牧绅一:你这是想转移话题么?
藤真健司:你没有,我所眼见的你就像一台空洞的机械,最多是发动机好些的机械罢了。
牧绅一:你到底想说些什么?
藤真健司:你没有梦想,不相信奇迹,人生枯燥到令人厌烦。
牧绅一:请不要轻易的否定我的人生,从过去到现在我都没有愧对过自己。
牧绅一:我是个对胜利有执着心的人,胜利就是我的目标,也就是你所说的梦想。

藤真健司:胜利和梦想虽然相关联,但终究不是一个意思。
藤真健司:你从过去就是这样,总是把这两件事混淆在一起。
牧绅一:我过去也一直认真的完成着我的目标,而且我赢了。
藤真健司:现如今我可以说了,或许我当初羡慕过你,但绝对没有仰慕及敬意,是真的半点都没有。
牧绅一:那么现在你提这个又是什么意思?
藤真健司:僵硬的机械又怎么能体会那些心怀梦想的人们是怎样的心情。
牧绅一:不要总拿梦想,奇迹这样虚幻的字眼来掩饰啊,而且在我看来你现在的做法也不见得就是在守护他们的梦想,你想看着专业大卖场进驻时,他们消沉的表情么?
藤真健司:当然不想,因为我根本就不打算让那样僵硬的庞然大物来打破这里的平衡。
牧绅一:哈哈哈。
牧绅一:对不起我真的忍不住了。你是理想主义者么?你一人之力如何抵挡大势所趋?
藤真健司:不,我从来就不是一个人。(盯着对方的脸)
牧绅一:(突然明白了什么)你是在开玩笑?
藤真健司:我很认真。
牧绅一: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会帮助一分钟前一直在揶揄我的人?
藤真健司:因为之前在订货会上的时候我帮助过你。
牧绅一:你帮的是公司,那件事对你也是有好处的。
藤真健司:现在这件事同样也是在帮公司,而且对你也同样有好处,不是么?
藤真健司:那个大家伙进驻神奈川任何一个地方都会挤掉原本附近的商业门店,(无论直营还是加盟)最糟糕的是他们进货的渠道全部来着总部,这就等于在挖走分部的业绩,身为分部业务课长的你难道不觉得生气么?
牧绅一:说实话我不怎么生气。
藤真健司:喉?
牧绅一:若是不以分部,总部为单位,仅仅以RED公司整体业绩来看,选择进驻大型专业卖场比保留小型加盟客户的利润高出许多。
牧绅一:而且我认为你也不该生气。
藤真健司:(挑眉)
牧绅一:你的格言不就是“任何斗争都不应该以牺牲公司利益为前提”么?
藤真健司:抱歉,关于什么才是公司真正的利益,你我看法不同。
藤真健司:你眼里的公司利益只有业绩数字,而我认为那不是全部。一个只看业绩的公司就和你的曾经一样可能会令人羡慕,但绝对不会仰慕或尊敬。
牧绅一:我说你真是一点都没变,求人帮忙也这么不客气。
藤真健司:不,我确实变了,变得求人帮忙时更不客气了。
牧绅一:......
牧绅一:在这件事情上我可能帮不上你,专业大卖场的进驻是迟早的事,即便我真的是机械也阻止不了趋势。
藤真健司:我还没有傻到认为有人能阻止大趋势的程度。
牧绅一:你想怎么做?
藤真健司:简单说就是他们出地盘,我们入驻。
牧绅一:像百货那样的模式?
藤真健司:嗯,想办法说服大卖场在进驻神奈川时只出地盘,让像水户君这样的小型加盟商把专柜租住他的卖场内,这样总部既无法分割走我们的业绩,水户君他们的梦想也得以延续下去。
牧绅一:想法不错,大型专业卖场体积大货品资源丰富更容易吸引人群,水户君他们若能进驻倒也是不错。
牧绅一:只是这样的话,就是在和总部竞争业绩资源了。他们如何会放弃到嘴边的肥肉?
藤真健司:那就看你的了。
牧绅一:我做不了主,他们甚至连客户的资料都不会给我看。
藤真健司:但我知道你想做到的事总会做到。
牧绅一:你这是逼我和总部决裂的意思啊。
藤真健司:我最后问你一次,你这辈子有做过什么非常想做到但超越常识且需要豁出去的事么?哪怕一次?

 

东京,RED公司总部的茶水间:


诸星大:我说你最近往东京跑的频率有点高嘛。
牧绅一:嗯,应该说是总部对我的召唤变多了。
诸星大:看样子你快刑满释放啦。
诸星大:我早就说你在神奈川忍个3-5个月就能回来了。
牧绅一:但按规定我不是起码应该呆满1年么?现在还不到时间。
诸星大: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有被调往分部还这么恋念不舍的。
牧绅一:我没有不舍,只是想知道原因。
诸星大:因为你优秀嘛。
牧绅一:还有呢?
诸星大:没有了。
牧绅一:喉?
诸星大:干嘛这幅表情?我夸你你都不信?
牧绅一:因为你夸得太假了!
诸星大:那你非要我说是因为你和地方分部的人走得太近引起总部一些人的不满,所以想提早调你回来避免总部损失一个人才这样的话么?
牧绅一:这个消息也是从茶水间里听来的?
诸星大:不,是用新宿的两顿神户牛排和人事部部长那换来的。
牧绅一:那么你一定能再用银座的两顿法国鹅肝回去吧?
诸星大:你简直有病!
牧绅一:账单你可以寄给我。
诸星大:你病得还不轻!
牧绅一:我不喜欢被这样的安排。
诸星大:我们谁又不是被安排着生活的?你已经承认了规则又想跳出规则,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
牧绅一:行了不想和你讨论这个,你教育人的水平并不高。
诸星大:能教育你就够了!
诸星大:你现在不能忍耐被别人安排,将来又如何安排别人呢?
牧绅一:我就说了你水平不够,你要是不能请回人事部长,那我就自己去请。
牧绅一:嗯,这样也好,亲自沟通更有说服力。
诸星大:你别乱来!!你以为人事部长有那么好请的么!这些人都是行为学专家,你一句话不对或者弄错一个表情就会被他看穿的好么!
牧绅一:你这话是在间接的向我炫耀你的沟通能力么?
诸星大:是的~我很厉害吧~
牧绅一:......
诸星大:赶紧表扬我啊!
牧绅一:好吧,诸星君厉害。
诸星大:唔,居然这么听话,你一定有事求我。
牧绅一:是的,我很坦白吧~

诸星大:太好了,你终于想通了?想求我帮忙预定六本木的夜店包厢么!!
牧绅一:想你头啊!
诸星大:或者歌舞伎町?
诸星大:我说这种事你也不必兴师动众的跑来东京找我嘛,你们分部的那个设计师仙道也是个中好手~
牧绅一:你就继续装傻吧!
诸星大:你才傻呢!这种重要的事怎么能在这种地方谈!万一传出去了以后我还混不混了!
牧绅一:你还算是有点义气,咱们出去谈。
诸星大:嗯,一定要选个慎重的地方,方便我们严肃正经的谈话。
牧绅一:你比我熟,地方你选吧。
诸星大:我看六本木的夜店包厢就很不错。
牧绅一:......
诸星大:歌舞伎町的夜总会也很值得考虑。
诸星大:此外浅草的民俗歌舞剧场也是不错的选择呀,艺妓的表演也很有助我们思考严肃认真的话题嘛。(陷入幻想)
诸星大:诶?人呢?我话还没说完呢!

 

 

神奈川老商业街水户门店:


水户洋平:我说花道,你真的不必每天都呆在这里帮忙的,这样其他人会说的吧。
樱木花道:这个没有关系,你们才刚开业很需要帮忙的,大猩猩也同意了。
水户洋平:但是你们也有其他的工作要做吧?不去做的话不要紧么?
樱木花道:没有关系,有良田小三他们盯着呢。
高宫望:就是就是,店里也缺人手,花道留下帮忙多好。
高宫望:不过事先说明在成本没捞回来前可没你的薪水哦~
樱木花道:戚,谁说要薪水了!
樱木花道:之前你们要开店我完全没帮上忙一直就有些过意不去...(声音越来越小)
水户洋平:花道你想太多啦,我们之间哪有什么过意不去的。
野间忠一郎:想多了。
大楠雄二:就是,想多了。
高宫望:想得比你们部长打包走的蛋卷还多啊。
樱木花道:总之,有了我这个天才的帮助你们一定会所向无敌红得发紫大吉大利辟邪消灾福禄满堂恭喜发财的!
野间忠一郎:说你想多了,你还真是没跟我们客气啊,这词用的...
高宫望:身为在高楼大厦里的上班族竟然连话都说不好,真是的啊。
樱木花道:你们敢嫌弃本天才的祝福?!
水户洋平:哈哈哈,不敢不敢。
水户洋平:因为你是天才嘛。
水户洋平:嗯,为了天才的祝福我们一定会努力的坚持下去的,不要被困难打败。

 

神奈川赤木宅:


赤木晴子:哥哥你今晚回来得好晚呢。
赤木刚宪:嗯,因为要教某个什么都不懂的家伙一点门店推广的常识。
赤木晴子:是在说樱木君么?
赤木刚宪:除了他还能有谁。(叹气)
赤木晴子:啊,看来哥哥还是很满意樱木君的嘛,不然怎么会愿意花时间加班教他呢?
赤木刚宪:再怎么说他也是我们推广部的一员嘛,总不能什么都不会的就放出去丢人吧。
赤木晴子:(做鬼脸)
赤木刚宪:啊,要是大家都能像你喜欢的那个流川枫一样我就轻松得多了。
赤木晴子:哥哥!(脸红)
赤木刚宪:但是谁叫我运气这么不好被分配到推广部的都是些古怪的家伙。
赤木晴子:可是我真的觉得樱木君最近很努力呢,每天都能看到他干劲满满的在办公室里忙碌着,作为他的同期职员看着看着就像是自己身上也充满了力量一样。
赤木刚宪:哼,那家伙也就这一点值得称赞了吧。
赤木晴子:其实同期中除了樱木君和流川君(脸红)也有很多不错的同事呢。
赤木晴子:比如研发分部的相田君,总是很认真的样子,研发分部的人很看重他呢。
赤木刚宪:那个吵死人的家伙么?
赤木晴子:可是仙道桑是真的很看重他呀,还常带着他出去找灵感呢。
赤木刚宪:仙道自己就够不靠谱的了,他带出来的人也很令人担忧啊。
赤木晴子:别这么说嘛...虽然最近看到相田君时感觉他总是有心事的样子,而且他也总是想说又不说出来的样子...有时有点令人担心呢。
赤木刚宪:看来不靠谱是会传染的啊。
赤木晴子:业务课的清田君也很棒啊,越来越有商务人士的味道了。
赤木刚宪:啊,那个和樱木不相上下的家伙啊...也真是亏了牧能受得了他。(扶额)
赤木晴子:哥哥不要这么说嘛,牧课长可没说过清田君有什么不好呢。
赤木刚宪:他都快走了自然不会想说什么了。
赤木晴子:哈?你说牧课长快走了是什么意思啊?
赤木刚宪:你这个人事行政助理怎么会不知道?
赤木晴子:不知道呢。(惊讶)
赤木晴子:可我听彩子小姐说过牧课长至少要在分部呆满一年的呀?
赤木刚宪:听说是总部要提早调他回去的。
赤木刚宪:哼,这种人又怎么会真的一直呆在分部。

 

东京:

诸星大:你是真的不打算回总部了?
牧绅一:回,但不是现在。
诸星大:WHY?
牧绅一:我还有事没办完。
诸星大:什么事比回来升职加薪还重要?
牧绅一:在这里和你说不清楚啊。
诸星大:听你这么说我很难过啊,所以...
诸星大:天使小姐,请再开一瓶冬佩利。
六本木夜店天使小姐:是的客人,这就为您去准备。(笑)
牧绅一:完全看不出你是哪里难过了啊。(扶额)
诸星大:诶?
牧绅一:你又怎么了?
诸星大:遇到熟人了。
牧绅一:这种地方你都有熟人?!
诸星大:你自己看嘛!
牧绅一:啊...
诸星大:(大声)仙道君,这里这里!
仙道彰:唔,两位前辈,这么巧~(笑)
诸星大:哈哈哈,如此有缘那就一起一起。
诸星大:反正有人付钱~
牧绅一:......
仙道彰:那我就不客气了。(笑)
诸星大:那么天使小姐,请在开一瓶97年的拉菲~~
六本木夜店天使小姐:(发出甜到发腻的声音)好~这就准备~~
仙道彰:那么我就多谢牧桑了。(笑)
牧绅一:......不客气...

 

 

东京街头,微醉的三人:


牧绅一:算你还有点良心,替我们把账结了。
诸星大:废话!现在就让你请客那等于答应你一定会把事办成,我这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么!
牧绅一:这样说来还不如我付账。
诸星大:你先欠着吧,等我想清楚后再让你请回来,下回我们的目标是歌舞伎町!
牧绅一:这样看来我就一点也不奇怪你为何会被甩了。
诸星大:你又提这事!
仙道彰:唔,你们需要我帮忙么?
牧绅一:谢谢仙道君,暂时不需要。
仙道彰:啊,真遗憾呢,这样就不能跟去歌舞伎町了啊。
牧绅一:你的目的也未免太明显了啊!还有谁说一定是去歌舞伎町啊?!
仙道彰:诶,那难道还是在六本木?
诸星大:其实浅草的艺伎馆也不错。
仙道彰:哦,也是呢。
牧绅一:喂 !你们重点完全不对啊!
诸星大:不对的是你好么!现在是你在拜托我做事啊。
牧绅一:(黑脸鬼火)算了,我想我自己去试试也许也可以办到吧。
诸星大:稍等,回来。那个客户没有我的引荐你根本见不到他!自从我签约成功以来你知道有多少地方分部的人跑来找那位客户么?
诸星大:他们的工作能力也不错,有的不比你们差,但就是见不到客户本人!
诸星大:没有我的引荐这事你们根本成不了!
诸星大:你知道认识他的价值比整个东京的夜店账单合起来还高么!(像个醉汉一样的大喊大叫)
牧绅一:(停住回头)你能签约了这么“了不起”的客户,还与人事部长有交情,为何不直接向高层提出升职?
诸星大:我当然会。
诸星大:你再不回来,我就会不客气跑到你的前面去的!
诸星大:白痴!(关西式发音)
牧绅一:我也没让你跟我客气。(头也不回的走掉)

 

 

由东京回神奈川的新干线上:


牧绅一:...
仙道彰:啊咧,好巧。没想到邻座是您啊,前辈。
牧绅一:啊,仙道君请坐。
(两人因为昨晚的事无语了5分钟,但又都觉得需要说点什么打破尴尬的气氛)
仙道彰:前辈这是接到回总部的调令了么?
牧绅一:(被仙道哪壶不开的沟通能力囧到)嗯,确实。
仙道彰:哈哈哈,前辈不必这个表情嘛,这也不算是什么秘密了,我在去东京之前就听到消息了,办公室里人人都在谈论这个。
牧绅一:哦,感谢大家的关心。
仙道彰:您回去就能升职吧?
牧绅一:(不是很想回答)...
仙道彰:这不是很好嘛,为什么不想回去呢?
牧绅一:(特别不想回答)...
仙道彰:不会是因为同期的业务只能晋升一人的老传统吧?
牧绅一:这也是大家讨论的话题?
仙道彰:那倒不是,完全是我个人的猜测,因为这是总部历来不成文的规矩嘛。
仙道彰:您不想现在调回去的原因是因为不想和诸星前辈竞争升职的机会吧?
牧绅一:不是。
仙道彰:不要回答得这么快嘛,伤脑筋呢。(笑)
牧绅一:那么仙道君呢?
牧绅一:为何不回总部?
牧绅一:我是神奈川人,想留在那情有可原,仙道君可是熟悉东京所有夜店资源的正宗东京人啊。
仙道彰:啊,不愧是牧桑,让我没法顺利的回答了呢。(笑)
牧绅一:彼此彼此。

 

 

 



 

评论
热度 ( 2 )

© 良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