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东西,取悦自己,娱乐大家

灌篮高手同人——办公室笑谈(五)

(一) (二) (三) (四)

 

-----------分割线---------

 

RED公司神奈川分部新品发布会现场的贵宾休息室:


总部采购组组长:牧君在神奈川辛苦了。
牧绅一:应该的。
总部采购组组长:外面订货的场面还是很不错的,看来是个丰收季,你的功劳不小。
牧绅一:您客气了,都是公司和各部门的通力支持。
总部采购组组长:我听到了一些消息,说是你想拿神奈川分部的新款来换总部的库存?
牧绅一:是这样的,我想这无论对总部与分部都有利。
总部采购组组长:你为地方分部考虑的心情我们都理解,这并不是不可以考虑的事。
牧绅一:这么说您答应了?
总部采购组组长:但我要说服其他人也需要理由。
牧绅一:那么您说条件吧。
总部采购组组长:到底是总部出来的,一点就透。
总部采购组组长:我们今次的采购目标是五亿的货品,希望你协助完成。
牧绅一:但总部的采购合同其实并不由我来签署,按规定这样单笔大宗的采购要有本部长亲自来签署。
总部采购组组长:对,所以需要你来协助。
牧绅一:是要我去说服他么?
总部采购组组长:你果然聪明。
牧绅一:本部长知道您的采购目标么?
总部采购组组长:虽然我没有直接说明过但我想他应该是知道一些的。
牧绅一:那么他表现过不支持的态度么?
总部采购组组长:如果这么早就表现出来,那他也不配坐在这个位置上了。(笑)
总部采购组组长:他在算计如何减少我们的订货量,我们也不是第一天打交道了,这只外表温和的狐狸。(看得出怨念很深)
牧绅一:我会尽力去办的。
总部采购组组长:嗯,那就好。
总部采购组组长:对了,有传闻说你和诸星都是地方分部的支持者,你可要头脑清醒站对立场啊。
牧绅一:是,我的立场一直都没改变过。
总部采购组组长:嗯,那就好,诸星也表态过,为了证明我派他去大阪分部出差订货了,这回就不能来神奈川和你碰面了。
牧绅一:感谢您对我们的信任。(退出)

 

夜晚RED公司神奈川分部部长办公室,公司里除了部长办公室的灯还亮着,其他人都已经离开办公室。


藤真健司:哦,这个时间点牧课长,你不是应该陪着客户洽谈的么?
牧绅一:洽谈得差不多了,额外的几个需要补充的客户也已经安排好了,高砂君他们在招待,不会有问题的。
藤真健司:哦,那你是想来找我要表扬的么?
藤真健司:我看到财务课的数据了,直营店的进货量三亿,加盟客户的进货量两亿,加起来就五亿了,真是很能干啊。
牧绅一:谢谢部长。
藤真健司:你怎么还站着?我已经表扬过了。
牧绅一:但那也没有完成目标。(进房间顺手带上门)
牧绅一:我想和您谈谈总部的采购。
藤真健司:你很直接嘛。
牧绅一:没办法,与您共事委婉曲折那一套是行不通的,反正您也会看出真相。
藤真健司:正合我意,我也不喜欢拐弯抹角。
牧绅一:我可以坐下谈么?
藤真健司:请随意。
牧绅一:(坐下)那么我们可以开始谈了么?
藤真健司:可以。
牧绅一:好的。
藤真健司:总部采购组长的任务完不成,因为我不会在那份合同上签字。
牧绅一:您比我直接啊。
藤真健司:谢谢,这是我一直以来的优点。
牧绅一:我们能否考虑换一个角度来谈这份合同。
藤真健司:你有什么可以置换的条件?
牧绅一:我查了神奈川区域缺货的情况,有几款畅销产品是比较缺的,但总部还有库存,我们可以用来置换,这样也可以抵消一些损失。(递资料
藤真健司:想法不错,但我算过了,以总部的能力大约可以将这回的新品售出三亿,但是他们的订货量是五亿,也就是说到时候会产生两亿的库存,他们又会丢回给我们。而你说的这些缺货的总值也不过是几千万而已,想比之下是小数字。
藤真健司:那么牧课长,请告诉我,我为何要为这些小数字来牺牲分部两个亿的库存?
牧绅一:这只是一个试探性的战术,试试看总部愿意退让的程度。
藤真健司:哦,那你是希望我拿分部的业绩压力来试探总部的承受力喽?
牧绅一:我想我不是这个意思,如果我们愿意先退一小步,将来我们可以获取一大步。
藤真健司:我知道你的意思了。
牧绅一:什么?
藤真健司:你是想我签了总部的五亿采购合同,这样好完成你当初许诺的十亿目标么?
藤真健司:这样你就是第一个打破分部销售记录的课长喽?那么到了时间,你便可以挥一挥手离开神奈川回到东京总部,升职加薪迈向人生巅峰?至于当初那些因为随意定下合同而产生的库存也是下一任业务课长需要负责的事嘛~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对么?
牧绅一:我想您误会我了,我并不是这样想的。(很想解释,但对方没有给机会)
藤真健司:那你又让我如何能相信你呢?或者是相信你们呢?
藤真健司:你们只是每年来这走一次过场,但地方分部的人们却是在一线认真完成工作的人,你可以甩手走掉,但他们不可以,即便看不见上升的空间也仍旧努力的人们的心情你大约不大能体会吧。
牧绅一:我确实不大能体会,但我愿意共同进退。
藤真健司:说实话我无法相信你。
牧绅一:但是为了分部的利益,请一起合作一次。
藤真健司:我也可以负责任的回答你,神奈川分部不是你们升职加薪走向人生巅峰的跳板!!(说话的声音很淡定,但眼睛里就像是着了火一般)
牧绅一:(很想解释一点什么,但又觉得今天的情况解释什么都不合适)
牧绅一:那么我先告辞了。
藤真健司:不送。

 

夜晚,靠近公司的路上:


赤木晴子:啊~今天的樱木君真是太厉害了呀~全场就你最瞩目了,把那些T台上模特们的风头都盖过去了呢~
樱木花道:哈哈哈哈哈哈,是这样的么~我也觉得自己很重要哇,啊哈哈。(得意)
赤木晴子:是呢是呢,业务课的前辈们也这么说的呢~
神宗一郎:嗯,今天真是多亏了樱木君啊。
彩子:看吧,我招人的眼光还是挺准的嘛~(笑)
宫城良田:是是,彩子小姐任何事情都是很准的~(跟着笑)
三井寿:宫城你也太明显了啊。
清田信长:戚,真不知道是走了什么运啊,这个红毛猴子。(不爽)
樱木花道:诶嘿嘿,野猴子你嫉妒本天才的人气了么~今天若不是本天才不计前嫌的帮助你,怕是你根本就那不下那些客户吧~
清田信长:谁说的啊!你吹牛的能力真是渐长啊!
宫益义范:不过我谈的客户是真的要感谢樱木君和仙道君,不是他们的演示和讲解,我恐怕没那么顺利。
武藤正:是啊,好久没有这么顺利的谈判过了,这一战打得真过瘾啊,确实感谢樱木君和仙道君。
高砂一马:樱木君不愧是我们业务课出来的,干得不错嘛,可惜仙道君先回去了,不然我们可以现在也请他们喝一顿。
清田信长:前辈们...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涨他的气势嘛。(不服)
樱木花道:野猴子,我说你在妒忌我你还不承认!
清田信长:可恶啊!谁要妒忌你这个混淡了啊!
神宗一郎:行啦信长,你也干得不错,业绩里也有你的一份功劳嘛。
清田信长:谢谢神桑~~(又高兴了)
高砂一马:总之,今天收获不错,咱们去酒吧喝个痛快吧,业务课请客。
三井寿:哥等了一整晚就等你这话了。
宫城良田:三井桑,你这才是很明显好么。
三井寿:你有意见?
宫城良田:不敢...
宫益义范:诶?街对面的那个不是课长么?这么晚了他才从公司里出来?
武藤正:喂!课长!(对方没有应答)
武藤正:诶?听不见么?
清田信长:那我过去叫他好了。
神宗一郎:等等,信长,还是我过去找他吧,你们先去找酒吧吧,我们一会就到。
高砂一马:阿神不着急,我们到了发短信给你。
神宗一郎:嗯。

 

 

夜晚,靠近公司的路上:


神宗一郎:课长?
牧绅一:诶,是神君。
神宗一郎:哈哈,课长果然是在想事情,我连叫了您好几声都没反应。
牧绅一:抱歉啊。
神宗一郎:没关系的,您是遇到什么困扰了么?
牧绅一:实际上也谈不上什么太大的困扰,但确实有点麻烦。
神宗一郎:是关于总部的采购合同么?
牧绅一:啊,你也是这个很直接的人啊。
神宗一郎:这样不好么,有助于快速了解事情的关键点嘛。
牧绅一:嗯,挺好的。(呼了一口气)
神宗一郎:是部长不同意签合同么?
牧绅一:你连这个都能知道?
神宗一郎:习惯了,每年都要上演的戏码,大家多多少少都能猜到一点。
牧绅一:哦。
神宗一郎:只是今年我们都觉得有些不同了呢。
牧绅一:是么?
神宗一郎:只有今年我们不是在应付上面下派的任务,不必夹在部长与课长之间做选择,而是真心实意的为公司做贡献,得到的业绩我们很满足。
(哔哔哔,神宗一郎接到一条短信:我们自己喝了,你尽量陪课长吧,不用管我们了。——高砂一马)
神宗一郎:(收起手机)大家是真的感到有干劲啊。
牧绅一:谢谢大家了,我会坚守我的立场继续努力的。
神宗一郎:有时候我觉得公开不能解决的事,私下或许会更好处理。
神宗一郎: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一面,部长也是普通人,也不能免俗啊。
牧绅一:但这件事公开和私下都不好解决啊。(叹气)
神宗一郎:嗯?
牧绅一:我的记忆力快和我视力一样糟糕了。
神宗一郎:哎?
牧绅一:很多事情我见过经历过,但就是没法马上想起来啊。
牧绅一:视力可以用隐形眼镜弥补,记忆力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啊。
神宗一郎:课长?

 

 

RED公司神奈川分部研发分部:


植草智之:你们听说了么?
越野宏明:什么?
植草智之:就是大阪的研发分部啊,他们也和我们差不多时间开的新品发布会。你们知道总部在那采购了多少么?
越野宏明:多少呢?
植草智之:四亿呢!
相田彦一:昂比利巴布鲁!!昂比利巴布鲁!!昂比利巴布鲁!!
越野宏明:彦一你吵死了!
相田彦一:呃,抱歉啊前辈,我就是有点惊讶而已。
植草智之:彦一会这么惊讶也不奇怪,关东那边的风格按理来说总部不一定喜欢,但还是采购了四亿之多...
池上亮二:嗯,是听说他们用总部旧有的库存换取大阪分部的新款。
相田彦一:啊?用旧款换新款,那大阪分部能答应么?
越野宏明:这有什么不答应的,换回的旧款其实也是大阪当地缺货的畅销品,我要是总部我也换。
植草智之:但不管怎么说都是四亿的大订单啊!
池上亮二:你们还不知道是谁谈下的这么大的订单吧?
越野宏明:求课长指点。
植草智之:求课长指点。
仙道彰:就是上次来我们这想找新品资料的那位诸星前辈啊。(笑)
相田彦一:天啊!昂比利巴布鲁!!
越野宏明:是那个不比彦一安静的家伙么!
植草智之:昂比利巴布鲁...
池上亮二:我说仙道啊,下次能不抢我的话么!(郁闷)

 

 

大阪:


诸星大:啊,难得你主动打我的电话。
牧绅一:听说你打了胜战,特来恭喜。
诸星大:你是说大阪的发布会上,代表总部采购了四亿的合同么?你可以理解为喜也可以理解为麻烦。
牧绅一:你这个人很矛盾啊。
诸星大:你以为我成功的签约就一定是喜事么?
牧绅一:不然呢?
诸星大:总部打算向你们分部采购多少?
牧绅一:大约五亿吧。
诸星大:那你们本部长打算就这样签约么?
牧绅一:唔,很难。
诸星大:那就对了嘛,你们本部长根本不会同意!他可是财务课出身,善于成本计算。
牧绅一:他不同意和你有什么关系?
诸星大:你这人一点都不敏感啊!关系大了去了!
诸星大:你想啊,总部大队人马组成小组出动,到了神奈川信誓旦旦的要采购五亿新品,成功的话还好雄赳赳的凯旋,万一失败的话面子往哪放?!
诸星大:而我一个人单枪匹马的闯去大阪居然就签成了四亿的合同...以后他们会不会给我小鞋穿?
牧绅一:你想太多了。
诸星大:是你根本就什么都不想好么!
诸星大:总之我现在是盼望你们最好尽快签成那份合同,不然我就跟着麻烦。你也给我出点力啊魂淡!
牧绅一:原本我是有办法的,不过中途发生了一点小事,我突然想起了高中时的一些事。
诸星大:靠!你有没有搞错啊!现在所有人眼睛都在盯着神奈川,你这个站在漩涡中间的人居然还有闲情去回忆青春往事!你吃药了么!
牧绅一:不不,这件事也很重要,也关系到这份合同。
诸星大:别告诉我你高中的老师是市议员,他能帮你解决这事。
牧绅一:不是。
诸星大:你高中同班倒数第二桌靠窗的姑娘是首相的干闺女?
牧绅一:也不是。
诸星大:那你高中时的同班男生曾经追求你女友,虽然当时被拒绝了但最近他俩旧情复燃被你发现,你愤怒难平于是干出了一些傻事,把他从湘南海岸边上推了下去...
牧绅一:你还能不能正常的说话了!!
诸星大:能。遇到这样的事,最重要的是理智和包容,去问问那个男同学他是不是真心爱你女友的,是的话你就该成全他们。
牧绅一:我就不该给你打电话!
诸星大:是你不说的,我只好用猜的啦。
牧绅一:你给我说话的时间了么!
诸星大:好好,我现在给,你说吧我听着呢。
牧绅一:我一直在想部长总是令我觉得很眼熟,但我又想不起在哪见过。
诸星大:哦。
牧绅一:前几天在争执的时候我突然的就想起来了。
牧绅一:记得我说过我高中时是篮球队的么?
牧绅一:我想起他也是。
牧绅一:只是我们不是一个学校的,我们一直是竞争对手。现在想来我一时没能认出来大约是因为他换了发型有蓄了胡子的缘故吧。
牧绅一:喂?你还在听么?
诸星大:在,请问当年你们谁胜谁负?
牧绅一:我记得我胜得多吧。
诸星大:哦。
牧绅一:就是这样,我说完了。
诸星大:我想说个流传很久的故事,你要听么?
牧绅一:你说吧。
诸星大:从前有个人他喜欢打篮球,还打败了他的上司,后来他死了...
牧绅一:.......
牧绅一: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故事,完全没听过!
诸星大:嗯,以前是没有人听过,但以后这个故事会作为RED公司职场新人必听的故事久久流传下去的,阿弥陀佛...

 

神奈川樱木住所:


樱木花道:洋平,你们这个样子是想干嘛啊?
水户洋平:啊,没什么,大家聚会聊聊天嘛。
樱木花道:聚会为什么要拿着棒球棒啊?
大楠雄二:因为我们现在很生气啊!
樱木花道:哈?
水户洋平:(拉住大楠)是因为之前和隔壁超市的家伙打棒球输了所以很生气,现在要去赢回来啊。
大楠雄二:喂,洋平!根本就是...
水户洋平:(拉走大楠)根本就是不服气嘛,我们才不会输呢。(笑)
樱木花道:哦,那你们要加油啊。
水户洋平:嗯,你也要好好工作啊,花道。(挥手)
樱木花道:知道啦。
(走远了之后)
大楠雄二:喂,洋平你干嘛不让花道那家伙也来帮忙?
水户洋平:帮忙什么?打架么?
樱木花道:少了那家伙的战斗力我们会很吃亏的嘢,对方又都是打架的高手,一看就知道是混过黑道的,我们几个怎么是对手啊。
水户洋平:不要再扯上那个家伙了,他好不容易才走进那栋高楼,我们怎么能再把他带回到平地?
大楠雄二:话是这么说没错啦,但...
水户洋平:不要再婆婆妈妈的啦,高宫和野间他们已经在那等我们了,自己惹的事就自己解决吧。(摩拳擦掌)
大楠雄二:嗯嗯,那就让那些家伙们见识一下我们的厉害吧。(挥舞棒球棒)


RED公司神奈川分部推广部:


三井寿:(电话中)我说你们报社也要有点诚信吧,这么隆重的新品发布会报道竟然只有那么一点版面。
三井寿:我不管你到底是有什么难度,总之我要的是头版!是头版!
三井寿:头版被预定了?
三井寿:你不会取消他们的预定么?
三井寿:抹不开脸面无法开口?
三井寿:哥那么早就跟你们要了头版的位置,你都没放上去!你还跟哥说你抹不开脸面?!
三井寿:你的脸和JUMP比哪个更厚一些啊?
三井寿:什么?你说你支持sunday?
三井寿:那你的脸皮不是比墙壁还厚了?
三井寿:总之迅速的把我们的广告登在头版然后快步跑去离你最近的书店跟老板说把你预定sunday的钱统统订给JUMP!要快!不然我就让你和你的报社永远都看不到任何一家少年漫画的下一期更新!!!
三井寿:(挂电话)诶,现在的报社真是越来越不懂礼貌了。
宫城良田:(小声)到底是谁不懂礼貌了啊...
赤木刚宪:都是些惹麻烦的家伙啊。(看了一眼樱木)


(到了约好的地方)


崛田德男:哟,你们还真敢过来啊。(嘲讽)
大楠雄二:你以为我们就怕了你们了么!
崛田德男:年轻人,以为手上拿着家伙就可以掩饰内心的紧张了么?
高宫望:紧张个屁啊,要打就赶紧的不要耽误我们打工!
崛田德男:口气还不小,看来不趁早教育一下,你们就不知道谁才是这里的老大!(摩拳擦掌)
野间忠一郎:看来一战不可避免,打之前我们也要问清楚,你们是想群殴还是单挑?
崛田德男:都一样。
野间忠一郎:不,还是有差别的,群殴就是我们一群人殴打你一个人;单挑是你一个人单独挑战我们一群人。既然您是前辈,就让您先选择一种作战方式吧。
(洋平等四人笑成一团)

崛田德男:混...混蛋啊!(被激怒就要冲上前被他们群殴)
铁男:(按住崛田的肩膀)有意思,那么我们就选单挑吧。
铁男:由我一个人单挑你们所有人,应战么?(浑身散发着令人不悦的气息)
高宫望:有什么不敢的!不要小瞧我们啊!
水户洋平:高宫,不要轻举妄动,对方是个真家伙。
(现场的气氛突然就严肃了起来,四下静得没有声音,两边的人都没有动作。就在这个一触即发的时刻,一阵“小叮当”的铃声打破了可怕的寂静...)
崛田德男:呃,抱歉,我接个电话。
崛田德男:是咪酱啊,抱歉,刚才在处理一点事。
崛田德男:需要我们马上过去么?
崛田德男:啊啊,没有任何不方便,马上就到。
崛田德男:嗯嗯,知道了,我们从来不惹事,哈哈哈。(仿佛换了脸一般的奇异表情)
崛田德男:(再度换回打架用的那张脸)咳咳,算你们几个走运,我们临时有点事需要离开,但我们并不是逃跑而是不屑理会你们这些没用的家伙。
崛田德男:那么,铁男我们走吧。
(乘坐电摩呼啸离开)
大楠雄二:洋平,我们算赢了么?(不明真相)
水户洋平:勉强算吧...
高宫望:我就说我们很厉害的吧,不要花道那家伙参和也很厉害的吧。
野间忠一郎:嗯,不战而曲人之兵,我们的境界还是挺高的嘛。(摸下巴)

 

 


 

评论 ( 4 )
热度 ( 5 )

© 良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