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东西,取悦自己,娱乐大家

筑 心【三十二(中)】

32(上)

----------分割线---------

 

魏无羡没想到的是,自己与蓝忘机才答应为苏涉一家的亡魂超度的事,就被秣陵当地的百姓围在了张员外家门口。

 

一个大娘手里拎着竹篮,牵了个女娃,对蓝忘机道“仙人,大家伙听张员外说你是来为苏宗主一家超度的?”

 

蓝忘机点头。

 

大娘忙牵了那女娃上前,轻声道“仙人有所不知,哎,不对,仙人肯定知道苏宗主是个善人,当年秣陵城郊闹猫妖,专吃小孩心脏,吓得我们家家户户不敢带孩子出门,是苏宗主带了人把那猫妖除了,还教了我们防范这些妖怪的方法,他又分文不取,我们想凑钱送点东西也都被挡了回去,临了他连个超度的人都没有,我们小老百姓的也不敢超度他一个仙家,这么多年了,终于把你们给盼来了,仙人啊,有什么用度需要,尽管说,咱们一定想办法做到”说罢便由竹篮内拿出鸡蛋,鲜肉,青团果及鲜果等物,似是要塞给蓝忘机和魏无羡。

 

蓝忘机也不躲,只轻轻抬手按了按大娘的竹篮,道“不必,会尽心”。

 

蓝忘机虽话不多,但字字郑重,且表情慎重,令人安心,大娘亦不再推让,转头看了看身后围观的乡亲们又恳切道“我们也不懂仙人的规矩,只求仙人好好超度他,让这好人在天也有个安稳日子过便是我们的愿望了”

 

大娘说完,身后围观之人纷纷点头,似是个个都有憋了好几年的愿望般的。

 

魏无羡两辈子任侠好义,若不是因为知道苏涉此人生前对仙门百家的所作所为,他大约是要为这些百姓口中的苏宗主沉冤昭雪再立护民伞的,但即便如此他也不禁感叹即便如苏涉那般的人在秣陵也是做了一番好事的,可见人不可一面视之,仙门百家只看到其心狠善妒的一面,而秣陵百姓也只见他仙门侠义的一面,殊不知这人又岂能一面概括呢。

 

入夜,两人到了秣陵苏府旧址,这着实荒凉,墙倒众人推,苏府如今连个大门都不剩了,残存的屋脊断壁上隐隐约约还能见到点主人家昔日的装点氛围,借着打火石的光魏无羡看着这破落的旧府竟觉得有些眼熟,这不是姑苏蓝氏常见的素色调子么,苏涉到底是出自蓝氏,秣陵苏府竟也有些云深不知处的影子。

 

再往里走,两人瞧见一处与苏府氛围不相同的旧屋,那屋子不大,但却令人眼前一亮,直插入天的飞檐,青石雕刻的勒脚,红砖白石砌筑的墙身上锁着一片石雕的漏窗,从漏窗往屋内瞧去却空空如也,推门进屋一看确实空无一物,但却不像别处那般是荒芜后被人洗劫一空的凋敝样,似是筑建之初便是空屋。

 

按整座府邸的位置来看,这小屋算是苏府的心脏位,这当是相当重要的地方。

 

蓝忘机出了小屋后轻声道“闽州”。

 

是了,刚才就觉得这个老久小屋的风格调性有些怪异,蓝湛说得对这是闽州建筑的常见风格样式,可素来酷爱效仿蓝氏的苏涉在府邸心脏位置的地方筑了这么个说来有些突兀的小屋又是做什么用?魏无羡不解。

 

正在两人纳闷不解之时,几个哭声在苏府四周响起。

 

与其关心苏涉对府邸建筑的品味,倒不如关心关心如何安他的魂比较实际,两人飞速向哭声最大处跑去,果然几个鬼影飘忽上下,于一处屋顶上停下,魏无羡立于鬼影之下笑嘻嘻道“苏宗主,很久不见了,你说你老站在屋顶上这是做什么?都是老熟人了下来一块聊天才是待客之道嘛”

 

那鬼影不应,仍是站住不动。

 

魏无羡继续道“哎呀,苏宗主,你可不知道你们当地的百姓待你真的不错,这都好几年了还记得你当年做的那些好事,你说你那些年若是不跟着金光瑶作妖惹事,现如今也该是玄修一豪门了吧,你看看你多可惜,哎,你看我都说了这么多你一句都不应我,你过去不这样的,你是苏涉苏宗主吗?”

 

鬼影听了进去,默默点了点头算是答复。

 

而这边又响起了一声悠扬的乐声,是蓝忘机在弹古琴。鬼影转头看了眼无甚反应。

 

“苏宗主啊,你还记不记得当初我们一起去彩衣镇除水型渊的事啊?那时候你可威风了,还救了我和蓝湛,这事我还没来得及感谢你呢”魏无羡又对着鬼影打趣道。

 

鬼影再点头。

 

“苏宗主,你跟我们说说你是怎么死的?你的家人又是被谁害的?”

 

问到此处,那鬼影甚是激动,浑身颤动,用嘶哑难听的声音慢慢道“景赫孽”

 

“什么?苏宗主你说什么?”

 

“清河聂”蓝忘机重复道。

 

鬼影点头。

 

“你是说杀你的人是清河的聂氏?”魏无羡向那鬼影确认。

 

鬼影反复点头,魏无羡却仰天大笑了起来“你跟我说实话,你到底是谁?”

 

鬼影扭头想跑,转身却被一个看不见的网络盖下,仔细一看那密密麻麻的网络上都是蓝忘机弹琴时布下的符咒。

 

“这位仁兄,你想假扮鬼魂也请麻烦你不要站在月光之下,那样容易有影子,你见过哪只鬼魂有影子啊?还有你演谁不好非要演苏宗主,你不知道我十五岁就认识他了么?这位蓝湛蓝仙人比我认识得还早。”魏无羡边说边扒这鬼影的衣服,他心道若真是苏涉的魂魄见了他和蓝湛才不肯这副模样站了叙旧,更不会听他罗嗦彩衣镇的那点往事。

 

这一扒拉了衣服,拿打火石一照,两人俱是一愣“你不是白天知州衙门府的那个门房小吏吗?”

 

 

评论 ( 29 )
热度 ( 52 )

© 良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