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东西,取悦自己,娱乐大家

筑心【三十一(中)】

(31上)

 

--------分割线--------

 

郑楠曾听阿爹形容过天子出行的场面,出入需乘三十二人抬大轿,足不沾地,无声示意,左右应和,好不壮观。

 

虽然这么想有些僭越了,但郑楠觉得眼前的这位金宗主访湖州罗府就颇有那样的派头,数名世家子弟簇拥着他进了讲武堂,还未等金宗主开口,就有一位世家子弟抛了一包香囊给罗氏的婢女,并吩咐道“这是闽州采摘的大红袍,需取山泉水滤煮,沏好再用宜兴的紫砂端上来”

 

真是好大的气派,罗家婢女没见过这阵仗接了大红袍不知所措,还是罗大小姐上前取了香囊笑道“好茶自当配好水好壶,我这就去为金宗主煮茶”。

 

给茶的世家公子满意的冲罗大小姐点头道“有劳罗姑娘了”,言毕又望了眼金宗主,得他点头示意后才继续往里走,其余跟随左右的世家公子也纷纷进了堂,寻了自家长辈处站立,待金宗主上了贵宾席在蓝曦臣与郑楠身侧落座后,各人才拱手施礼落座,那场面相当阔气相当排场,当日金光瑶做仙督时也未曾有过这样的威风。

 

可如今金光瑶倒台,金氏大不如前,可继任者金凌的排场却不减半分,依今日所见不止不减反倒更甚,奇妙的是,这样的排场那些平日里倨傲不可一世的世家公子们居然肯配合,看来这当今的金宗主御人也是颇有一套的嘛。

 

不一会功夫,罗氏的婢女就端着紫砂茶盏上来了,郑楠循着茶香打眼一瞧还真是闽州的大红袍,她心有疑虑,这往常按时节采摘武夷山的大红袍,制茶贩茶上供朝廷一向都是郑家操持,这一季的还没上市,金宗主是哪得来的?再一想,哦,蓝思追…

 

合着阿娘赠他的茶都他做脸面送出去了,甚好甚好,师弟真是出息了知道交往些上档次的朋友嘛。但刚才那帮不顾家族长辈颜面,自愿给金宗主捧场甘当开路小弟的世家公子里怎么没见到蓝师弟啊,看着自己对座,面上无甚表情忙着品茶的泽芜君蓝曦臣,郑楠想明白了,蓝师弟到底还是蓝氏的弟子,平时跟着那些纨绔子弟夜猎玩闹可以,骨子里还是爱惜面子的,于仙门百家面前不能丢了蓝氏的脸面,尤其泽芜在场之时。

 

“泽芜君好”作为晚辈金凌主动施礼问了好。

 

“好,金宗主也好”蓝曦臣也礼貌回复。

 

“郑宗主好”金凌也朝着郑楠施礼示意。

 

“好,哈哈,金,金宗主也好”金凌这一招呼打得郑楠心内一惊,怎么金氏也知道自己继承了宗主之位,但又颇有些受宠若惊,她自小跟着父亲上金麟台,没少见过这位金大少爷,印象中他为人傲慢骄纵,两人见了面也多是郑楠主动招呼施礼对方最多点个头就转身离开的交情,是以私下底她对景仪管取的‘大小姐’这一绰号颇为认同。今天却能主动跟她示意问好,真是难得啊。

 

“不知二位刚才辩论的是什么?我能有有幸参与一同?”说这样话的人真是当年那个对谁都倨傲不屑的‘大小姐’么?五年不见竟变得如此亲民。

 

郑楠正内心诧异之际,泽芜君开口回道“我们刚才以‘筑物’为题,谈了些法家理学,金宗主若是愿意加入我是无碍,郑宗主意下如何?”

 

在场三人,泽芜君辈分最高,金凌虽与郑楠同辈但气势气场最足,郑楠心想位高权重之人与有钱有势之人对势处微末之辈提请求基本等同于吩咐告知,自己只能接受根本没有拒绝的能力和资本,只能笑笑回复道“那自然是欢迎的,也不知辩题还要不要换”

 

“不必换,筑物挺好”金凌说话颇为大气。

 

“嗯,那咱们就还谈筑物,我与郑宗主已辩过一轮了,这轮由金宗主陈题如何?”蓝曦臣似是看出金凌如何突兀的要与他两人一同辩论是有目的的,便请他先陈题。

 

金凌大方道“近日,我夜有所梦,梦见父亲说他在天上对家里甚是挂念,偶有想归家探望之心,但却无处可宿,托我在府中扩建一居所。我请了高人来解梦寻址,算出了吉址就在安放我金氏历代宗主灵位的祠堂,问如此一来,我爹的凡间居所该如何是好?”

 

这话听得郑楠内心戈登了一下,这哪是正经筑物相关的陈题,这分明是为金子轩要一个先宗主的头衔嘛,这可不是她一个筑物师能回答的问题,于是她紧张的看了一眼蓝曦臣,见他还是那般云淡风轻的表情,只略略一点头对自己笑道“郑宗主可有见解?”

 

……

 

能不把难题推给我么,这种家事我一个外人怎么回答,怎么回答?

 

家事,等等,现成的家人不就在筑心里呆着么,“干爹,干爹”,金光瑶没有回应,甚至都不肯化灵出剑,郑楠这才反应过来,金凌的陈题若是成真,那便是要以金子轩替换了金光瑶的家主之位,这样的问题怎能好再去问金光瑶的意见呢?郑楠觉得自己失言得离谱,恨不得抽自己一个耳光。

 

但眼下问题已抛出,不好接也得接了,她只好硬着头皮道“呃,这个事大约要看具体需求,具体地形,还有喜好的木料和款式…”

 

金凌也看得出郑楠这是有意回避话题避重就轻,忙转向蓝曦臣,道“泽芜君以为如何?”

 

“愿为生父在凡间重建居所,可见金宗主是孝顺之人,孝者所孝有‘生’、‘养’两种恩情,那也不知金宗主重视的又是哪一种呢?”蓝曦臣面色依旧,淡然如云,缓缓道来,但不知为何郑楠却觉得他心内似是藏着火,就要烧出来了一般。

 

评论 ( 24 )
热度 ( 53 )

© 良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