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东西,取悦自己,娱乐大家

筑 心【二十九(上)】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十九】【二十】 【二十一】【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上)】 【二十六(中)】【二十六(下)】 【二十七(上)】  【二十七(中】 【二十七(下)】 【二十八】

 

 

“‘左边是园,右边是桥,前面是水,后面有塔’二哥哥,你觉得我这诗写得如何?”姑苏蓝氏静室外游廊畔,魏无羡斜靠廊柱嘴里衔着根草笑盈盈的冲屋内的蓝忘机问道。

 

蓝忘机似是习惯了他这般闲来无事爱惹事的打趣,眼皮都懒得抬一下的继续调着古琴,没去搭理他。

 

“不说话那就嫌我写得不好,那我改改,嗯,改成‘左边有美景,右边是佳人,前面漏窗锁春风,后面麻烦一大堆”魏无羡正琢磨着如何才能诗歌再加工得再有情趣一些,能逗乐蓝忘机最好,就有人突然从他身后绕出。

 

“魏公子好雅兴,这诗中的佳人大致是忘机,麻烦嘛大概就是指我了”久违了的蓝曦臣突然出现惊得魏无羡差点踉跄,赶忙解释道“哎呀,我这是逗二哥哥玩来着,谁知道大哥这么配合突然就从我身后出现,二哥哥作证我可不是在说您啊”

 

“哦”蓝曦臣回头看了眼魏无羡身后的方向,只有自己居住的寒室。

 

场面一度有些尴尬…

 

蓝忘机见状便放下古琴,走出静室对蓝曦臣施礼道“兄长,我接到思追的信,他就要从闽州回来了,刚好赶得及赴湖州罗氏的清谈会”这才算是替魏无羡解了围。

 

“嗯,知道了,不过罗氏前些日子来信说同时邀请景仪前往,虽没交代理由,但既然对方是诚意邀请,那便也不好拂了人家一番好意,既有景仪同往,那便让思追留下吧”蓝曦臣熟知魏无羡的性格,本也不会与他计较,自然也就顺着弟弟的话往下说,尴尬顺利化解,魏无羡松了口气悄咪咪的溜到蓝忘机身后规矩的站好。

 

“嗯,但听兄长安排”

 

但魏无羡毕竟是魏无羡,想说的话非憋着不说不是他的风格,只见他锲而不舍的在蓝氏双璧间插话道“思追这回去的够久的嘛,闽州这么好玩的么?二哥哥,咱们得了空也得瞧瞧去”

 

“听说是遇到了海啸,耽搁了行程”蓝曦臣道。

 

“那回来可得叫他好好歇息,这样的话,景仪随大哥去湖州,思追又得休息,人手还够不够?”这意有所指的也太明显了吧!双璧俱是一愣,蓝忘机皱鼻不语,蓝曦臣面带微笑。

 

偌大的姑苏蓝氏,能办事的难不成只有景仪和思追么?他是在暗示,不已经不是暗示了,是明示自己想出力干活,重要的是放他出去,蓝曦臣明白以魏无羡的性子不可能总闷在蓝氏吟诗惹事,他既有心要帮自己办事,那就遂了他的心意吧。

 

“魏公子担心得是,我听门生道秣陵当地有妖祟出没,滋扰当地百姓,当年秣陵有苏氏做主,现下那里已无修士除妖卫道,当地官府也一筹莫展,也不知魏公子是否肯…”

 

蓝曦臣话还没说完,魏无羡已经兴奋得快要做手舞足蹈状,“肯!有空!要去!”言毕转身就进了静室,准备收拾东西。

 

虽人已不在跟前,但蓝曦臣礼仪不减,依旧施礼道“那就有劳魏公子了”。

 

蓝忘机看了眼仿佛脱胎换骨再度新生了一般的道侣向蓝曦臣拱手点头道“多谢兄长”。

 

“都是自家人,无妨”

 

----------

 

闽州郑府,在一群人闹哄哄的在海岸边送别了这家人重要的客人蓝思追后,大家伙又再度回到了妈祖庙里,这回倒是不分男女老少都进了庙,这庙郑楠自小便在里面玩耍,每一处都熟悉得很,但她记忆中哪回来也没有过今天这回的凝重。

 

族老长辈分立左右,郑楠双手合十跪于堂下,五姑姑郑无峰因已嫁人本属于外姓人,但于这回救援有功也被请进了庙,立于最末位,只能算是旁听列席。

 

抬头看慈眉善目的妈祖娘娘案前除了供奉的瓜果和郑氏祖先的灵位外多了一副剑架,那剑架之上便是好几日不见得筑心剑了。

 

“楠儿,向妈祖娘娘和我郑氏的祖宗叩头”立于左首的二叔郑衡峰表情肃穆的向跪立之人道。

 

神灵先祖长辈在上,郑楠拆开双手虔诚跪拜,三拜过后二叔的声音再度传来“当着妈祖娘娘与我郑氏祖宗的面不可妄言不可欺瞒,听明白了吗?”

 

郑楠双手摊于地面不敢起身口中跟着起答道“是,楠儿明白”。

 

“起身回话”

 

得了指令郑楠这才敢跪立起身,再度双手合十,目视前方的妈祖神像。

 

一族老问“楠儿时在何处得了筑心剑?”

 

“封棺墓穴之中”

 

又一长辈问“除了你还有什么人知道你得了这筑心剑?”

 

“姑苏蓝氏的宗主蓝曦臣,除蓝宗主外楠儿没有主动再告诉过别人”这个问题郑楠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内心略有犹豫,救他出墓室的是蓝景仪,尽管自己没有解释过筑心剑的事,他会否也知晓这事呢?还有泽芜君又会否告诉其他人?再有就是筑心的剑灵金光瑶,他也是知道自己拿着筑心剑的事,那这么回答又算不算是自己在欺骗妈祖娘娘和郑氏历代祖先呢?她内心有些惶恐。

 

想了想她就又加了一句“至于其他人会不会知晓,楠儿不敢保证”

 

四周果然一阵窃窃私语,这阵私语弄得郑楠头疼,私自下海救助蓝思追时的疼痛感瞬间又回到身体里细细蔓延开来,仿若置身海底地狱,正当神思紊乱之际一个声音犹如在海里见到的那圈救命的光芒一般在她脑海里荡漾开来“别紧张,不要去听他们的私语,我在”

 

“干爹!”听了这个声音郑楠欣喜若狂,差点就叫出了声来。“您还在啊!”

 

“在的,筑心剑还在,你也还在,我自然也是在的”是金光瑶的声音没错,虽然见不到他的身影,但能听得到他的声音,这对郑楠来说已经是莫大的安慰了。

 

郑楠还要循着声音找他的身影之时,又有一位族老提问“那你拔出过筑心剑吗?”

 

拔得出啊,自然是拔得出的,这一路上不是筑心剑护着自己,早就不知道死到什么地方去了,这个问题理所当然得不得了哇“拔出过”郑楠语带自豪的回答道。

 

不想这声回答竟惊得在场又是一阵喧哗。

 

“不要去听他们的私语,凝神,想自己的事”金光瑶的声音再度飘来。

 

“是,干爹,可我想点什么好呢?”

 

“想点开心的事,高兴的事”

 

这容易,郑楠笑道,但她又突然楞住了,这几年有什么事能让她开心高兴的呢?是自己一个人苦寻父亲五年至今无果?还是被夹在仙门百家的缝隙里艰难的讨生活呢?相比之下哪个更开心一点?

 

……

 

郑楠想不出答案。

 

好在这边也不需要她再想了,二叔郑衡峰由案上请了筑心剑在郑楠身前,对她道“楠儿起来吧,我们这一庙屋里的人都试过了,没人能拔得出筑心,既然筑心剑已认你为主,那这宗主之位也就只有你能坐了”

 

---------------分割线-------------

终于让他们回来了,这才敢打曦瑶的TAG...

 

 

评论 ( 35 )
热度 ( 87 )

© 良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