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东西,取悦自己,娱乐大家

筑 心【二十八(上)】

 

来接郑楠和思追的是五姑姑郑无峰,那天闽州起风她就十分担心拉着蓝氏小公子出海的郑楠,一是担心这侄女的安全,二是怕蓝氏的来使蓝思追出意外,郑家无法向姑苏蓝氏交代,哎,那可是头束云纹抹额的蓝氏亲眷子弟,来不得半点差池。

 

可一直等到海上大浪滔天,都不见这两人回来,五姑姑是真急了,恰逢筑心剑归家族里其他辈分高的都还在妈祖庙里行迎剑奉剑的仪式,自己擅自冒闯也不妥,再者说放两人出海的也是自己,真出了事细追究起来也是自己这个长辈没做好。

 

郑无峰越想越担心,出了一身冷汗。也不顾风急浪大的事了,点了人和船就要出海救人,可到了海边,眼见那高过屋顶的巨浪袭来,竟没有人敢下海掌船。

 

事情闹大了郑无峰急傻眼了,不管不顾的冲上了妈祖庙,可庙里郑氏族老都在忙着迎剑奉剑的仪式,任她如何呼喊都不肯开门,郑无峰气急了,不顾形象一屁股坐在庙门前大声哭道“都说豪门世家人情淡薄,我们郑家什么时候也学了这臭毛病!阿楠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你们今后还有什么脸去见大哥!”

 

庙门还是不开,郑无峰继续哭闹,“大哥呀,你这才走,大家就连你亲女儿的性命都可以不顾了呀!一个个的只顾自己那点的小心思,大哥你若泉下有灵让他们一个都别得逞!阿楠啊阿楠,我这苦命的侄女啊”郑无峰越哭越凶,惹得附近的门生就快把她围了圈,可那庙门仍旧纹丝不动。

 

“大嫂你也忍得下这心!”郑无峰的声音越发的尖利,可庙门还是无动于衷。

 

“好!你们狠得下这个心,我便飞书一封去姑苏蓝氏,问问他们要不要救自家亲眷子弟,若他们愿救,就顺手把阿楠也救了吧!”言毕这暴脾气五姑姑郑无峰扭头就想离开妈祖庙,一圈门生你看我,我看你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正在这难上难下的当口上,庙门开了…

 

郑无峰又喜又怒,大声道“人命关天的事,你们倒是快着点啊!”本想再喊上两句但这着急的时刻也就顾不得抱怨了太多了,一家人急急忙忙的冲出了庙门乱哄哄的一片,有人高声大喊“备船!”,有人指挥门生准备救人的罗网,还有人惊叫“快找大夫,大嫂昏过去了”…

 

总之在一片混乱中,挂着郑氏灯笼的大船出海寻人了,郑无峰作为已经出嫁的女眷,本应留下照顾大嫂的,但因是自己没看好郑楠与重要的蓝氏来客,心虚的不敢留在后方躲懒,非要第一个登船寻人。

 

海浪中颠簸飘摇了一阵子,终于在一座不知名岛找到了人,郑无峰下船见到了郑楠啥都没来得及说就一把抱住这个侄女嚎啕大哭!嘴里不住的叨念着“夭寿哦,阿楠,你知不知阿姑的心有多焦啊,你要有个三长两短的,叫阿姑我怎么跟你爹交代啊!”

 

原本劫后余生家人团聚的喜悦被这一抱一哭映衬得更为感人,看得一旁的蓝思追也眼眶微红感动不已,郑家二叔郑衡峰见状也忙上前拉着思追关切道“蓝公子受惊了啊,快随我上船吧,上了岸让大夫仔细瞧瞧”

 

蓝思追很小的时候跟着魏无羡温情等人在乱葬岗生活,这些人心善但心也大,且艰难的日子里能活着都不容易也就不敢奢求什么心细的照顾,后来随含光君去了姑苏蓝氏,生活环境好了,但蓝氏寡淡雅正的家风之下更不可能有人嘘寒问暖,这么些年蓝思追以为自己习惯了,但终究在郑家姑侄的嚎啕声中和郑家二叔的这声平淡问候下,心有所叹,忍不住鼻子竟酸了起来…

 

“走吧,咱们回家”郑家二叔郑衡峰轻声道。

 

“嗯”

 

船舱内,整理了情绪的两人开始回忆在那个小岛上发生过的事。

 

“你说你一招都记不起来了?”

 

“是,但又不完全是这样,我就是想不起师傅他老人家具体的招式,但似乎又记得一些,哎说不明白”郑楠只觉得头疼。

 

“哦,那我试试”蓝思追顺手捡起船舱内的一只扫帚,取了其中一根竹枝,随意的使了个招式冲着郑楠而来,而郑楠则接过那把扫帚,也取了根竹枝抬手就是一挡,似是止住了思追的招。

 

“嗯,我记得剑诀是‘道生一,一生二,而生三,三生万物无穷尽”正念叨着,蓝思追手里的竹枝似有动作,而这动作也不再是简单直接的进攻招式,似在向左攻但又莫名的击向右侧,郑楠没反应过来,肩膀被思追的竹枝轻轻击中。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有意思”郑楠似是悟出了什么道理,又对蓝思追道“师弟,你用蓝氏的剑法攻击我试试”

 

思追点头,挥动竹枝向郑楠处,姑苏蓝氏的剑法百家称道,虽不似兰陵金氏那般招式华丽繁复也没有云梦江氏那般凌厉飘逸,但却胜在一个正字,看似式式溪流涓汇,但又可抵长江滚滚,看似招招如楷书郑重但又能壁立千仞,实乃雅正之剑君子之剑。

 

郑楠眼见竹枝扑来却也不躲,只以郑氏最朴素的格挡之式应对,闽州郑氏擅长筑物建造,但却不擅刀剑拳脚,子弟门生之间也不过学点防身的招数,照往常说来与姑苏蓝氏简直天上地下,但此刻于这船舱之中,郑楠竟能以郑氏最朴素的防身格挡之式止住了思追的剑招。

 

她自己都不禁有些惊讶。

 

“我明白了,师傅他老人家教的剑式剑诀并不是具体的哪一门招式,而是教人以己学举一反三的变化之术”蓝思追恍然大悟道。“你刚才的格挡若在从前或许根本拦不住我的进攻,但你却能化普通为变化,让我进攻失利,这便是抱山一门的绝学了”

 

“厉害啊!”郑楠惊觉自己出海一趟值了,虽给自己招了麻烦,但却也得了如此绝世功夫,喜不自禁,哈哈大笑了起来。“师弟啊,师傅不在了,我也不知道这厉害的招式该叫个啥,你看我们给他取个名字如何?”

 

“好主意,你知道那个小岛叫什么名字吗?”

 

“那是个荒岛没名字,但我似乎记得师傅似乎给他取了名,好像叫琅岐”

 

“琅岐岛?那这剑法就叫琅岐剑法如何?”

 

“好名字,好剑法,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对了师弟,师姐有件事得先说在前头”郑楠向船舱外望了一眼,小声道“我在海里救你的事烂在肚子里,尤其不可让我家人知道,这不吉利”

 

蓝思追点头,并抱拳道“放心这事我谁都不会说”,想了想他又道“我知道你救我是有这样那样的原因,但终究是你救了我,我该郑重谢你的”表情诚恳之极。

 

“嗨,都说烂在肚子里了,你就别再提了,提了容易找晦气”真到有人认真道谢的时候郑楠又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只想快点结束这个话题。

 

“还有就是,就是…”这回轮到蓝思追说话犹豫了,“就是琅歧岛上拜抱山散人为师的事还请保密”

 

“哦,这事啊,哈哈哈,好说好说”你不说我都忘了你还有这把柄在我手上呢,未满三次沉浮救人一命的事招不招厄运日后再说,光说这收获就实在太丰盛,郑楠得意的想着。

 

评论 ( 18 )
热度 ( 38 )

© 良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