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东西,取悦自己,娱乐大家

筑 心【二十七(中)】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十九】【二十】 【二十一】【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上)】 【二十六(中)】【二十六(下)】 【二十七(上)】

 

 

“但前辈确是打算要一直这样躲着那个凶尸吗?”一直保持沉默蓝思追忍不住问了出口。

“诶,他已非人,生前的执念去不掉,我渡化不了他”抱山散人语气不无遗憾。

“你怎么会渡化不了,你那是不愿…哎,你拉我做什么啦!”郑楠话未说完就被蓝思追扯了一下衣袖止住了话头,正要对他怒道,但思追又在她耳畔轻声道“那是前辈的私事,不要妄下断言”

郑楠这才反应过来,忙摆好坐姿乖巧听话。

抱山散人眼看两个小娃娃在眼前窃窃私语议论自己倒也不恼,反倒笑道“天意说我们三人有缘聚在这琅岐小岛之上,你们为我搭盖遮雨小棚,我便对你们有问必答,算做是报答,今日所言一切都不算‘妄下断言’,大家放松聊天而已”。

得了抱山散人的首肯,郑楠果然得意了起来,接着追问“这话可是你说的哦,那我可就问了,你躲避这凶尸有多久了?”

“五年”

“真够久的…那岂不是说你这五年都在对你的徒儿见死不救…”郑楠说完这话自己都开始有些后悔忙捂了嘴把话生吞了下去,但于她心中确是觉得抱山散人对徒儿晓星尘有些绝情。

“嗯,许是前辈也救不了晓道长,又怕宋道长失望罢”蓝思追赶忙圆场。

“我没试过不敢说完全救不了”抱山散人似乎并不理会蓝思追的心意,坦荡作答。

“……哦,那恕我问个大不敬的问题,晓道长生前得罪过你吧,要不就是他是你仇人的孩子,不慎被你养大,五年前终于被你发现了这个秘密,是这样的吧?”郑楠语气不算客气,话说出来也就显得凉薄。

但抱山散人依旧不在意,他言“你这脑洞,不去写画本小说可惜了”,言毕又抬头望天摇头呵笑几声道:“学我者生,似我者死,可学得一知半解或迷惘固执亦是生不如死”

“我那几个下山的徒儿皆是如此,他们都在学我,延灵学我,藏色学我,晓星尘也在学我,可他们都只学了皮毛表面就迫不及待的下山出师了,延灵只肯学我的武功,下山之后卷入尘世纷争,只识以武力解决问题,可世上的事若能只用一种简单粗暴的方式来解决,又哪来的年复一年江湖恩仇呢?”

“藏色的秉性似我,但可惜的是她只学了表象的不羁,却不知洒脱后需要付出的代价,更小看了这世道,自以为能嬉戏世间却最终身葬红尘,可惜了啊”

“晓星尘,诶”说到这抱山散人叹了口气,似是在替这名徒儿哀痛惋惜。

“他幼时就听我讲道,比其他的师兄弟都聪慧,可成年后我却发现他误解了我的本意,我教他‘全性保真,不以物累形’,可他却把我说的‘存我为贵’改成了‘独立无家’,我发现他有这个想法的时候便劝教过他,我不想他也走延灵、藏色的老路,但晚了一步,他背着我下了山,那一刻我便知道了他的结局。”

抱山散人顿了顿,像是说给自己听也像是说给那个肩负霜华背着师傅私自下山的徒儿一般。

“形单影只逆天而为,山下的世界来来往往皆为名熙熙攘攘皆为利,世道哪能容得下你说的‘独立无家’,只凭你一人又如何能劝天下人建立所谓无家族观念的独立门派,你哪是死于一个修鬼道的流氓小儿之手,你是死在仙门百家的胁迫中”

这真是一笔糊涂帐,这番话听得郑楠似懂非懂,但却迷迷糊糊的体会到一丝共鸣,自己阿爹的死似乎也是如此糊里糊涂,到底是死于谁手郑楠至今未能琢磨明白,怕是与那晓星尘道长的死一样说不清扯不明白了。

一旁的蓝思追也如胸有万言欲语一般的静默着。

在这小小雨篷之中,迷之沉默了片刻后,三人眼见天边竟挂出了一道彩虹,甚为美观也甚为应景。

突然的抱山散人起身向两个晚辈抱手鞠躬,吓得两人由地面弹起,蓝思追忙一步扶住他道“前辈不可,折煞晚辈了”

郑楠也惊讶道“这讲故事讲着讲着就突然行此大礼,怪吓人的啊,你看我都因为救这个蓝师弟招厄运了,你又给我来这么一下,是想真的让我厄上添煞啊”

“哈哈哈,你们不必担心,我这是想谢过两位助我想通一件事,故而依礼向你们道谢而已,不会招煞招厄运”抱山散人笑答道。

“哎?”

“我要走了”

“前辈要去哪?”

“去找那个凶尸”

“您想通了要救自己的徒儿了?”

“之前我就说了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救他,我只是不再害怕去面对这件事了,五年了,每躲一天我就多难过一天,遇到你们之前,我没想好该如何面对这事”

“那您现在想好了?”

“也没想好,但我不至少不再害怕面对这事,至于面对过后会发生什么,那便等发生了再说,这便是你们教我的,老朽在这谢过二位了。”

评论 ( 12 )
热度 ( 37 )

© 良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