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东西,取悦自己,娱乐大家

筑 心【二十六(中)】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十九】【二十】 【二十一】【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上)】

 

两人正说这话呢,远处就飘来一叶小舟,说是小舟简直就是客气,倒不如说是个无沿的竹排,别说帆了,连个桨都没有,可怜兮兮的在海里随浪漂浮,打眼一瞧还是张熟面孔。

 

这不是自己与思追回闽州时见到的那个大海里无帆行舟的“高人”嘛,几日不见功力见长,改舟为竹排了,你当这是在武夷山九曲溪里撑镐游景啊!这是大海!风云莫测波谲云诡的大海啊!

 

想到这郑楠忍不住又露出一脸鄙夷之色,一指那竹排对思追道“喏,就是那个,咱们来时还见过的,我当时说什么来着,迟早得来人救他,你看看被我说着了吧”

 

思追也定睛去看,确实是那“高人”,可再看他足下所踏的竹排,虽说随浪漂浮,但却自有频率不乱阵脚,且那竹排上的人也站得稳当,丝毫没有慌张之色,忙道“可我看那人也不像是个普通修者,你看他运气颇有章法…”

 

可蓝思追的话没说完就让郑楠抢去了话头,只听她不耐烦道“章什么法,一开始都这样,觉得自己有点灵力就蔑视自然,妄想与海搏斗,结果都让妈祖娘娘收走了,赶紧的,问问他要不要上我们的船,要上船的咱们就救,不愿意的一会天该下雨了,这海浪还得大,到时候我们都救不了他”郑楠抬头看着天边一丝乌云闪现,几只海鸟低飞,咕咕的叫着,似是做着大浪要来的警示。

 

蓝思追不在海边生长不知海边的习俗,但他总归是听劝的,便不再多做纠结,帮着郑楠向那位‘高人’喊话“喂,那边那位修者,浪大,要不要与我们同船归岸?”

 

那位‘高人’听到了思追的喊话,也运了灵力向他们的船漂浮而来。

 

“嚯,还是位长得颇为斯文清俊的‘高人’嘛”等竹排靠近了之后,郑楠内心不禁一乐,不小心把心里话也说了出来,惹得思追扭头看了她一眼。

 

以往这种时候金光瑶都会跳出来揶揄她几句,但这会筑心剑还在妈祖庙里,金光瑶不在,没有人再揶揄嗤笑于她了,但也没有人会指点她此时该作何行动,突然郑楠有些想念那把剑和剑里的剑灵。

 

未等郑楠与思追开口,那位俊秀的‘高人’便先说道“哎,怕是你们要上贫道的船了”

 

可这清俊道士一张口却又是苍老浑厚的嗓音,与这容貌和打扮甚是不同。郑楠小时候听父亲说过一些修为已峥入化境的修者是可常保容貌不老的,难不成眼前这个古怪的道士就是如此?

 

其实这情况若换是在往常郑楠是不屑神思的,但自从进了封棺墓穴得了筑心剑,又眼见着前任仙督金光瑶成了剑里的剑灵这等稀奇的事后,她再看待这些离奇怪诞的人和事也就不那么惊奇排斥了,于眼前这位声音苍老可面容却俊秀的古怪道长亦是如此。

 

只见她详装不知,笑道“这位道长何出此言呐,阁下足下的那个怕是连船都算不上吧,海水冰冷,打湿足底的滋味…”话还含在口中,却见那道长的双足与身上一袭白色道袍都干爽整洁,仿若是绝了水一般的滴水未湿。

 

郑楠心中一惊,抬头望向那道长,道长也在对她微笑,难不成还真是个高人…

 

只听那道长又用这苍老之音道“打湿双足的滋味自然是不好受的,所以贫道这才邀请你们两位抛下竹排与我同船啊”

 

“师弟啊,是我的视力不好还是听力有问题,刚才这位道长说要我们抛下竹排上他的船”金光瑶不在了,身边唯一能对话能商议的只有蓝思追。

 

“嗯,你的视力和听力都没问题,我也是这么听到的”

 

“那你觉得咱们现在乘坐的是竹排还是船?”郑楠揉了揉眼睛,回头又望了望不算小的橡木甲板上放着印有‘郑’子的灯笼,有些迷惑的看了看思追。

 

“我同你所见相同”蓝思追淡淡应道,但又上前一步向竹排中的道长拱手礼貌的问道“晚辈不知前辈的意思,还望赐教”

 

那道长见状大笑了几声,又道“所见即所在,所舍即所得”

 

蓝思追听后只一愣却不知该有何反应,郑楠则挠挠头,再看看天,侧身对思追耳语道“这道士莫名其妙的,明明一个道士却非要说佛理,怕是故弄玄虚,咱们可不要遭了他的道,你看这天色,马上就会有大雨大浪,再耽误下去,别说救他了,咱们自己都保不住”

 

还未等思追发表意见,那道长又道“哈哈哈,这世上本就无奇不有,有人修仙不识三清不知元婴,只知争权夺利罔顾人伦,我虽修道但念个佛理又有何妨?”

 

哎?这道士耳力倒是不错啊。可惜了这一身本事,一会浪大,掉进海里也得等个三起三落才能救他,郑楠暗自想着。

 

“贫道知道规矩,一会救你们的时候定会遵循这个原则办事的”那道士似是堪破郑楠心中所想,对两人笑道。

 

我去!这道士还会读心术啊!郑楠惊异不已。

 

海面上忽的就起了风,郑楠与思追的船在随风摇摆着,“快跟我们走吧,道长,不然就来不及啦”郑楠自小海边长大,知晓大海的力量,但又想再劝一次这古怪道长。

 

“嗯,说的是,你们还不快跟我走,不然掉海里可就不好办啦”那道长仍旧微笑坚持。

 

既然劝不听,那也就无怪勿怪啦,郑楠正想调转船头回岸,可浪却越来越大,只郑楠一人之力船不好调转,她忙回身喊“蓝师弟,来帮忙啦”。

 

只听噗通一声似有重物落水,再看周围空无一人,只有前方竹排上的道长仍稳稳站立,摊着双手道“你看我早说了吗,丢了你们的竹排,上我的船,你们就是不听,人掉海里去了”

 

郑楠只觉得自己的心也被揪了丢进深海一般,瞬间惊出一身虚汗,她扑向船沿,向海里大声呼喊“师弟!”

 

可却怎么也没听到回应。

 

有一个大浪袭来,郑楠捉紧船沿,好容易保住自己没被巨大的力量掀下船去,“师弟…蓝师弟…蓝思追!”比起巨浪滔天的威胁,蓝思追的落海更让她恐惧,她没命的大喊,可就是没有回应,越喊她越还怕,可不喊她更害怕。

 

“我在这…”一个微弱的声音混杂这风雨海浪声传来,是思追!郑楠赶忙扑向那个方向,眼见一个蓝色的小点在水中伸了伸手,妈祖娘娘保佑啊,可不能出事!

 

“你等着我,我把船调过去,坚持住啊!”见到了希望郑楠也顾不得风浪拼了命的将船御向思追落水的方向,就快到了,却听一声苍老的声音在道:

 

“掉进海里没经历过三起三落的不可以救”

 

郑楠扭头一看那道士居然在如此风浪前不倒还立在那片单薄的竹排之上,简直惊为天人。

 

郑楠被他的话说得愣住了,竟然呆立在原地不敢动弹,立刻的她又冲海里喊去“蓝思追你听我说,你憋住气,往水里缩,然后再起来,只要再两次就可以了!”

 

思追似是听见了,勉强的摆了摆手算是答应,又是一个巨浪,郑楠自己都快站不住了,等浪过,再一抬头,思追不见身影,她又急得大喊“蓝思追!你还在吗?”

 

等了好一会,一个脑袋又从远处浮出,郑楠的心都快被揪碎了,看到思追浮出水面的那一刻满脸是水,却不知是雨是泪,她对着那道长笔出两个手指道“两次!”

 

道长却似不慌不忙状,微笑道“还有一次,再接再厉啊”

 

郑楠冲那道长狠狠一呸,道“他做得到!”

 

远处那个蓝色的小点在此消失,可这回过了许久都不见踪影,又经过了几番波浪,始终不见人影,郑楠慌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办,筑心不在金光瑶不在她也不知道该找谁拿主意,这瞬间她想到了很多事,自己小时候被爹强拉着去姑苏蓝氏求学的事,遇见景仪,遇见思追,后来又发生了许多的事,每件事都不算大,有些事若不去回忆的话就都快忘了,但她又舍不得忘。

 

人若是能总和小时候一样该多好啊,她对着自己的记忆感叹道。

 

这时总跟在一旁看的道长道“人有旦夕祸福,自有天命,他沉浮不满三次,你若任性去救他,会招厄运,你又何必为自己寻烦恼呢?”

 

“可我现在不救他,日后我大约会更烦恼,既然都是烦恼,那还不如救他活命,这样有人陪着一起烦恼,也是值了”

 

“你可想清楚了?”

 

“嗯,想清楚了,只是在我招惹烦恼之先,我就想知道您尊姓大名,日后有难也好拉着你一同烦恼嘛”

 

“小姑娘有点意思,听好了,我活得时间太长了,散修一个姓名早已忘却,也没什么人愿意喊,大家都叫我抱山散人”

 

“戚,什么名字嘛,也不说抱的是什么山,故弄什么玄虚!”郑楠跳下水闭气潜入深海前她是这么想的。

 

----------分割线---------

 

闽州篇,这个篇幅略长,但有重要人物出现~比如抱山散人,沿海一带的渔民有落海需看他三起三落才能救起来的说法,虽然是陋习,但确实是几千年的习俗了。

 

之前一直在写阿楠世故投机的一面,挺想把阿楠义气的一面写出来,故而安排这个情节,让她在没有金光瑶的指点下对固有习俗和朋友做选择,她选择了朋友,我很为她自豪。

 

评论 ( 18 )
热度 ( 46 )

© 良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