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东西,取悦自己,娱乐大家

筑 心【二十二】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十九】【二十】 【二十一】

 

 

 

“以往我跟阿爹出门都选择飞这条线,一是沿着海岸线不容易迷路,二也是因为能看见海的地方,沿途风光好。”

 

等郑楠玩够了也恢复了体力,便与思追再次御剑上天往闽州方向飞去,有前车之鉴这回御剑她不敢再托大,放慢速度稳稳飞行,沿途特意选了靠海的路线,也算是感谢思追一路上带着她游江南的小谢礼了。

 

“嗯,这海浪微翻、鱼鸟相趣、渔船穿梭的景致确实与江南不同”一路同行思追也知道郑楠这是有意带她饱览海景,不由得在心内一笑。

 

“闽州地热,四季不如北方分明,春夏秋三季可以捕鱼,四季都能种水稻,一整年都能忙在点上,是片不亦乐乎的乐土福土。”

 

“郑姑娘确实热爱故土”

 

“嗨,说啥大实话,你不爱你老家啊?”郑楠这话本是聊天一时的痛快话,她自己没往心里去,但却无意间戳到了蓝思追的心里。

 

“嗯,我自然也是爱的”思追喃喃自语,似是说给自己听般,之后便不再言语。

 

蓝思追系当年温氏遗孤这事自观音庙一战后,便不知如何的被人传了出去,虽大家碍于蓝氏含光君的面子不敢当面提什么,但仙门百家私下也是风闻不断,就连郑楠这般仙门小户也微有耳闻,当下,郑楠便觉得自己似有失语,但这种时候再莫名道歉又显得有些不合适,一时尴尬,两人并肩御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沉默了好一会。

 

“哈哈哈,你看那边的渔船,好不好笑啊,人家都起帆顺风而行,就他连个船帆都没有”好在郑楠机智,瞟了眼海中的渔船,捡了个笑话给思追才算是破解了这一尴尬。

 

思追也是会配合的,顺着郑楠的目光向海中瞟去,果真有个老者御船不靠风帆,他笑着道“那是位高人,靠灵力御船,你看他还拿着鱼钩钓鱼呢”

 

“还真是,这高人还蛮有情调的哈,海钓不带风帆,哈哈哈,未免也太小瞧了大海”自小海边长大的郑楠看到此景不免要笑,

 

“我大小就跟着阿爹族叔海边行走,也见过不少所谓的高人隐士,还有大言不惭说是要学姜太公直钩垂钓的,结果没一个有用的,还不是都被大海调教得灰溜溜的跑了,每年我们家的门生都得海边救一堆这样的‘高人’,等着吧,指不定哪一天我们还得去救他呢”

 

思追没在海边常住过,这种海边趣味无缘见到,听了也只是笑笑。

 

郑楠又继续道“你知道我们海边出生的人救人也是有原则的。”

 

“救人就是救人,还有什么原则之说?”

 

“那是自然,妈祖娘娘辛苦,要考验世人,在海里见了落水的不能马上救他上岸,得看他沉浮三次才能动手相救,不然这落水之人的灾祸可是会连累到救人的人身上的”

 

“竟有如此说法?”

 

“嗯,我阿爹说过少一次都不能救,不然就违了妈祖娘娘的意,我们海边的人可是靠着妈祖娘娘的庇佑生活呢,所以那些有胆装‘高人’的心里可得掂量着点,大海可不同江河,可不是闹着玩的,得有敬畏之心。”

 

“嗯,明白了,这离闽州府不远了吧?”

 

“不远,以咱们的速度再有个半日就可以到了,出发前,泽芜君已经安排人通知过我家人,估摸着他们应该也准备得差不多了”

 

“自然,郑姑娘在外多日,家中必然是要迎接的。”

 

“不不,他们不是为我准备的”说到这郑楠不由的露出一个狡黠的微笑。

 

“哦?不为长女归家准备,那为的是谁?”

 

“你呀”郑楠笑意更甚。

 

“那真是受宠若惊,我一个外人何须费这心”

 

郑楠终于崩不住了,笑道“这哪能马虎,你可是姑苏蓝氏的人,难得来一趟闽州,我们不准备准备,那岂不是很失礼,你可千万别客气也别推辞呐,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 ( 15 )
热度 ( 63 )

© 良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