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东西,取悦自己,娱乐大家

筑 心【二十】

【十九】

 

 

-------------分割线------------

 

清河聂府。

 

“宗主的病可有好转?”聂氏老管家聂忠问前来诊治的医者。

 

那医者为难道“老朽行医数十年来疑难杂症见了不少,却从未见过如宗主这般的,呃,这般的…”

 

聂忠见医者似有不便,忙屏退左右,又与医者往内堂退了两步悄声问“现在您方便说了吧?”

 

医者这才略微放松道“其实宗主这病说来也有些怪,早先确实吧确实有恙,但服了几次药按理说也该好了,但却似根除不尽一般直至今日,说句大不敬的话,宗主别是被什么玩意儿给负了身吧?”

 

聂忠一听赶忙又道“不大可能吧,这种邪事如何会与宗主相关?”

 

“我也觉得不大可能,会不会是前不久宗主去了那墓穴,被什么不详之物打搅了?”医者说完这话自己也觉得失言,赶忙捂嘴。

 

聂忠却突然平和道“关大夫是如何知晓宗主去了墓穴的事?”

 

那姓关的医者忙遮掩道“不知道,不知道,老朽一概只知道行医问药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

 

“不必紧张,关大夫曾经是为当今圣上看过病的御医,我们岂敢对您老不敬,只是此事确实机要,想我聂忠辅佐聂家三代宗主至今,深知守业不易,为保聂氏一门周全故而要知道像这样莫须有的事是如何流传出去的,今后也好严肃家规,还望关大夫多多指教”聂忠语气诚恳不似有诈,且话中也晓以利害,关御医也不好推辞,只好实话实说。

 

“其实我本也什么都不知道,就是那日宗主病倒,湖州罗氏的罗宗主与姑苏蓝氏的蓝宗主在一起谈话,我也没想听的,可就是刚开了方子刚巧路过,蓝宗主说他也略通医术想跟我讨教几处行医的学问,我想他待人诚恳,也就跟他搭了几句话,说的也都是行医问药的那些事,是蓝宗主自己问的什么墓穴,我什么都不知道也就没敢多聊,接着就走了,全部也就这些了。”关御医说完就想收拾药箱往外走。

 

聂忠也没愣着,由袖子里抖出几张银票来,递给关御医道“关大夫辛苦了,这些微表医资”

 

关御医见票上的金额,大吃一惊,但做过御医的人大人物见多了他心内也明白这是封口费不能不收,忙躬身道“关某懂得规矩,老朽除了治病抓药什么都不知道,还请宗主放心,我欠宗主的情也还未还尽,今后定会继续为宗主效犬马之劳。”

 

“那某便代宗主谢过关大夫了”恭敬的送了关大夫出了内室。

 

刚关上内室大门便听到门外一个闷哼。

 

聂忠拍了拍袖子镇定的走了出去,俯身去捡地面滑出药箱的银票,对院内的几名黑衣杀手道“收拾得干净一点,赶一辆马车出去,装作是在归途上遇到了劫匪”

 

“是!”得到了如此训练有素的答复后,聂忠又渡回了内室,此时内室的主塌上盘坐着一名只着单衣看不出年龄的人。

 

聂忠忙上前由内室衣架上取了件外套给那人披上,“宗主,夜深,小心着凉”

 

“忠叔不必担心,这点小病还伤不着我”聂氏宗主聂怀桑回道。“事情处理得要干净些,不要留后患”

 

“嗯,已经吩咐过了,都是熟手不会留麻烦的,只是可惜了关大夫,日后我们得准备好一套说辞好跟刘知州那交代,关大夫好歹是他引荐的”聂忠边回话边小心的为其将衣袋搭理好,似是还是担心自家宗主的病。

 

“刘知州那好办,银票够就能交代。哎,还是忠叔最关心我了,其他人都在算计我盼着我倒下,我病倒了,他们倒似在过节”聂怀桑脸色苍白,却似是真的染了大病一般,连说话都气若游丝“曦臣哥也是,我居然有那么一刻真的以为他是来关心我的,看来我确实病的不清呐”

 

“哦?那蓝宗主他…”聂忠是聂氏的老管家,观音庙一役之前,蓝曦臣常来清河小住,生活起居也都是聂忠打点安排的,说句不恰当的话,他也算是看着蓝曦臣长大的老人了,如今见这些晚辈坐上了权利之位后却都不似曾经那般亲厚,反倒相互刺探相互角斗了起来,不免心生难过。

 

但人终究各有立场,他服侍聂氏三代宗主,内心亦与他的名字一般忠诚于这个家族,再不愿见的场面他也有自己效忠的一方,故而他为自己当日见到蓝曦臣一时念旧,竟没能提防他打探走机要消息而自责了起来。

 

怀桑似是也看出了这点意思,忙安慰道“不怪忠叔,连我自己都疏忽了,曦臣哥这是来找我打探人的,之前闽州郑氏的那个小丫头闯了封棺墓穴,却被他把人给截走了,他比我急”

 

“宗主的意思是郑氏的那个小丫头闯墓穴是受了蓝宗主的指使?”

 

“这不好说,如果按曦臣哥过往的性情怕是不会做这样的事,现在嘛,我也说不准,但不管是不是他指使,墓穴是被打开过了”

 

“那我们要不要去把那丫头截回来弄清楚?”

 

“不必了,这样未免打草惊蛇,再者说,我们的重点也不是她,只要她不惹麻烦她便还过她的,必要的时候我也不介意帮她一把,人嘛,不碍事的能不杀就不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还是当年跟三哥学的”聂怀桑说罢就往内室一处竹罩处看去,竹罩内正是金光瑶当年戴着的那顶乌纱软帽。

 

评论 ( 21 )
热度 ( 67 )

© 良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