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东西,取悦自己,娱乐大家

筑 心【十九】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亭山本有处景色最是宜人,传说以古代美人西子为名,来过亭山而不去观西子湖等于没有到亭山,我刚听路边茶摊的小贩说西子湖就距此处不远,郑姑娘可愿意一同去看看?”

 

“嗯,来都来了,好吃好玩的自然都不能拉下啦”到底是少女天性,听到有地方玩乐郑楠自是又心花怒放,乐得开心。

 

等两人到了那处景一看,三面环山,溪谷缕注,下有渊泉百道,潴而为湖,湖中有岛,岛如珍珠,颗颗相应,颗颗相辉,果然好景致!郑楠正不住赞叹之际,却见不远处的一座小岛上似是有人在舞剑,再凝神一望,竟是先前在何氏旧宅遇见的罗大小姐罗越戈。

 

与其说是舞剑不如说是舞蹈,罗大小姐天生丽质,即便面带薄沙也难掩气自华,这美得叫人不愿嫉妒只令人仰慕,裙摆飘逸手中的剑被她舞得神采飞扬,竟让郑楠一个姑娘家也看得如痴如醉,心道天下竟有如此出尘之人,西子复生也不过如此而已,之前心中总是觉得天下许多事自己可以通过努力拼搏得来,虽然中途困难了点最终也不是不能达到,而罗大小姐的美却是任自己此生如何努力也都是惘然的。

 

佳人舞剑,器动四方;观者莫不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栋楠不知其所往,足茧荒山转愁疾。思至此处郑楠不免观留下一滴泪。

 

“郑姑娘可是在看那边岛上有人舞剑?”蓝思追似是也注意到了岛上佳人舞剑和郑楠沮丧的表情。“美则美已,但又不似是在舞剑,倒像是个情人在倾诉衷肠,这剑意和剑招都不对路,刚才那招似是白鹤亮翅,肩膀提剑之势不足,恐实战之中难以御敌。”

 

蓝思追还在点评罗大小姐的剑术,郑楠却像正酝酿着满腔情怀准备下笔挥就一篇旷世奇文的作者被人用街边小调打乱了思路一般怨念的盯着蓝思追,忍不住气道“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你们姑苏蓝氏的人明明都长得一张勾人的俊脸却总是常年单身的原因了!!”

 

“诶?郑姑娘何出此言?那罗小姐舞剑的姿势确实有误,若不纠正日后怕是难以实战之中自保”蓝思追仍旧坚持自己的意见。

 

郑楠只想给他一个白眼,独自朝前赏景去了。

 

那样的美人哪里需要用剑自保,实战之中多的是为她抛洒热血的臭男人,美人舞剑你居然只看舞剑不看美人,你果然很适合姓蓝!

 

但有一句话思追说得倒不错,罗大小姐不似在舞剑倒像是与情人在倾诉衷肠,那情人又在哪呢?郑楠跑去一边的柳树,巧用劲一跳便上了树…好在四周除了蓝思追也再没别人见到她这丢人的模样了,换了个角度她再往罗大小姐舞剑的岛上看去。

 

仔细瞧,顺着罗大小姐那盈盈目光下,确实有一人盘腿席地而坐,观罗大小姐的眼神似是对那人有那么点意思,但再看地上那人的模样却差点把郑楠吓得掉下了树。

 

天下竟有如此丑陋之人…

 

只见那人满头焦发,一半焦黄,另一半具已发白,如此焦发披肩,面上粗皮烂肉,右边脸颊处还有一道长长的刀疤,似是曾经受过什么折磨而变成这个样子。

 

这样面相的人走在街上郑楠不仅不会多看一眼,反倒会尽量避开,但没想到眼前这位令郑楠绝望赞叹过的绝世美人罗大小姐却满眼化不开的笑意看他,似是真像一对情侣在密会诉清肠。

 

“阿楠,不如你也上前与那罗大小姐一试高下”筑心剑里的金光瑶见她攀在树干上那滑稽样忍不住笑她。

 

“不必了吧,人家情侣情意浓浓,我去添什么乱呐”郑楠也知道金光瑶这是在笑话她,也就尴尬应了应。

 

“哦?你当真不去?”金光瑶问。

 

“不去,干爹就别闹了”时间长了郑楠摸准他脾气了偶尔也就任性撒娇了。

 

“好,那将来可别后悔啊”金光瑶又笑道。

 

“不悔不悔,搅了人家的姻缘我才是大大的后悔”说罢就下了树,心情大好了起来,寻了蓝思追往别的方向游玩去了。

 

于她心里头又有一个暗暗的想法:这样的美人竟配这样丑陋的男人,虽天底下什么样的事都会有,各花入各眼,但也不能不说这是老天公允,给了你灿若天仙的美貌就收了你貌若潘安的姻缘,哈哈哈,若按这个说法,我郑楠虽貌不及你,但说不定老天就能给许个潘安,宋玉给自己,啊哈哈哈,我干嘛要去搅他们的姻缘,成了才好嘛~

 

这样想着郑楠不觉又快乐了起来。

 

 

评论 ( 23 )
热度 ( 66 )

© 良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