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东西,取悦自己,娱乐大家

筑 心【八】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分割线--------

 

蓝曦臣从清河聂氏回了姑苏便一头扎进了藏书阁,像是在寻找什么似的,可他找了一整天都没找出个结果来,焦急之际想到了一个人,顿悟了一般走向了密室,可打开密室大门的那一刻,熟悉的身影并未如约出现在他面前。

 

他心内一惊,出了密室却仍面色如常不动声色的问“里面的人这几日可还安好?”

 

负责密室的门生赶忙答道“我们奉您的命日夜守在门口,不见有什么动静”

 

蓝曦臣心道,看来阿楠不是由密室正门出去的,又问“这几日景仪可有来过?”

 

那门生答“景仪师兄似是染了病,这几日都卧床不起”

 

“哦,什么病?着人看过了么?”

 

“听说看过了,但师兄似是还不见好转,好几日都不敢下床”门生表情似是也很纳闷。

 

“哦”只怕是心病,蓝曦臣似是明白了什么不再追问,温和的笑了起来回了寒室。

 

本想找景仪问清楚事情,但在清河聂氏的几日令他筋疲力尽,不一会便在案上入了梦。

 

梦境里,于一片烟雾缭绕之地,他见到了阿楠的父亲郑氏的宗主郑之峰,郑之峰看着蓝曦臣诚恳道“蓝宗主,五年前您答应我的事,可要记得,记得啊”

 

 

“曦臣自是不会忘之峰兄的嘱托”蓝曦臣冲着故交抬手示礼,可再抬头却看不到故人,“之峰兄,之峰兄?”

 

远处又走来一个似是在哭泣的身影,待那人走近,透过烟雾那分明是阿楠,五年前甚至是更早一些时候跟着郑之峰身后小心递图纸的阿楠,她一边哭一边对着蓝曦臣说“泽芜君,我阿爹呢?我找不到他了,您帮我找找他”

 

蓝曦臣想走近安慰这个哭得泪人一般的小阿楠“阿楠别哭,之峰兄,他刚才还在这…我会帮你找到他的”说着想拿袖子替她擦擦眼泪,可这小阿楠却似是被火烫了般的弹开在一旁喊道“你骗人,你不会帮我的,你跟那些人一样,是你们害死了我阿爹!现在你还要害我!”

 

“不是的,我不会伤害你”蓝曦臣正想解释点什么,突然小阿楠的脸就变化了,化成了困扰蓝曦臣五年的梦魇金光瑶。

 

“是真的么?二哥,你不会伤害我么?”金光瑶笑着问,表情自然得就跟他生前那般只是在问茶热不热似的,蓝曦臣愣住了,那怕他知道自己其实只是在梦里,金光瑶仍是在他面前笑,蓝曦臣慢慢抬手朝他脸上伸去。

 

“阿瑶”放佛用尽全身力气才吐出的名字如线丝一般还在颤抖着。

 

“二哥,我在”金光瑶亦伸手接过蓝曦臣的手掌轻轻放在自己的脸颊上。

 

“我…”蓝曦臣于此情此景之下竟无语凝噎,只能感触到自己手掌中阿瑶的脸,自己眼中阿瑶的身影。

 

“嗯,我在这”金光瑶又再应道。

 

“你真的…”

 

“是的,我真的在这”

 

如若这是梦,我愿倾我所有换此梦不醒,如若这不是梦,我愿想尽办法让梦成真。

 

姑苏大街上,陪着罗旖旎疯玩好几天的蓝景仪,呃不,郑楠回了客栈,四下无人之际,她对筑心剑里的金光瑶玩笑道“累死我了,没想到这罗小姐人挺不错的,不像传闻中的那般凶悍难近,我若是个男儿说不定就去求家人去湖州求亲了,哈哈哈”

 

金光瑶没应她。

 

郑楠又继续往下说“干爹,原来那个聂宗主生病了,嗨,你说他生病就生病了呗,还弄一大群人去围观他生病,无聊不无聊啊,连泽芜君都跑去了,还以为他是为我去打听阿爹尸骨的下落,原来是去探病的,你说聂宗主都有那么多探病的人了,哪会差他一个嘛,真是…”

 

郑楠还在念念叨叨的说个不停,可金光瑶却似是打定了主意不去搭理她。

 

“哎,干爹,您今儿怎么不说话呀,不会是又累了吧,好好好,知道你们剑灵也需要休息,女儿这就不打搅啦,睡觉!”郑楠见金光瑶不理她,一个人说话也怪没意思的,忙闭了嘴准备睡下。

 

“没什么,我刚才只是做了梦而已”金光瑶却突然开了口。

 

最近怪事真是越来越多了啊,剑灵不仅会累需要休息,原来还会做梦,啊哈哈哈哈哈,郑楠在内心谄笑不已,但又不敢说出来,只是捂嘴憋笑道“哦,那…那干爹你继续,女儿也睡下一会陪您做梦”

 

“二哥不是去探病的,你冤枉他了,他确实是去打探你阿爹尸骨消息的”金光瑶又冷冷道,郑楠瞬间就收了笑闭了嘴,他敏感的觉得刚才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

 

“而且他回云深不知处了,你也快回去吧,被发现私自出密室了可就不好了”

 

评论 ( 21 )
热度 ( 85 )

© 良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