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东西,取悦自己,娱乐大家

筑 心【三】

【一】 【二】

----------------------------

【三】

 

没想到泽芜君只是淡淡的看着郑楠,不发一言。

 

郑楠无奈,这大半夜的总不能两人大眼瞪小眼的对看一晚上吧,这太尴尬了也毫无意义。

 

哎,郑楠叹了口气拿出那把事先就准备好的筑心剑,双手奉上诚恳道“先前在封棺墓穴内的事,还有一事尚未跟泽芜君言明,就是这柄筑心剑,是我在阿爹的尸骨旁拿走的,它便能证明阿爹的尸骨就在墓穴内,还请泽芜君助我寻回阿爹尸骨”郑楠就这么低着头双手举着筑心剑,等待对方的回应,旁人很难体会她此刻的内心是有多卑微,但为了阿爹,为了郑氏的将来,她觉得自己能忍,也必须忍。

 

过了好一会她觉得有人接过她一直捧着的剑,这才敢抬头去看泽芜君,只见他一手端持剑柄另一手慢抚剑身仿佛在看一位老友般道“此剑确系郑老宗主配剑筑心,家主之剑,我观此剑之剑意与你颇合当是已认你做主,此剑既已认你做主那你便是如今郑氏的家主了”

 

“呃,这事完全是事出于急,万般无奈之下我才持了这筑心剑,至于日后郑氏谁为家主还未有定夺,我家子侄众多怕是也轮不到我一介女流”郑楠如此回答实际心有戚戚,她怕万一自己认了自己是郑氏的家主,那现下的情况就微妙了,被蓝氏变相软禁的就不是一个普通的世家长女,而是一家之主,郑氏在中原主流仙门属于小门小氏,可在闽越粤一代也算是当地望族,若是将这样的消息放了出去,那驻守家中的老少族人日子可就更不好过了。

 

蓝曦臣还是那样不说话,郑楠就怕这样,巴巴的拿眼去看金光瑶,指望他能替自己出点主意。

 

可金光瑶似乎神思并不在此,正若有所思的看着蓝曦臣,没注意到郑楠求助的眼神。

 

诶,这一个两个的都在干嘛?说句话给个反应很难么?很难么?真是急死个人啊!

 

“泽芜君?”实在没办法了,郑楠只好自己硬着头皮上了。“这便是我所知道的全部了,再没有一件事隐藏不报”

 

“若真像如你所言,那棺椁之中只有郑老宗主的遗骨及配剑,那原本该在里面的尸身又上哪去了?”

 

蓝曦臣的这个问题才提醒了郑楠一直都忽略的事情,封棺墓穴里本是封着金光瑶与聂氏上代宗主聂明抉的凶尸,自己原本劈棺也没想到过里面竟是阿爹的遗骨,她忙把目光移向金光瑶,却只见金光瑶表情淡漠的也在看她,郑楠突然觉得自己似乎真的被卷进了不得了的大事里了。

 

“阿楠?”这回轮到蓝曦臣提点正在晃神的郑楠。

 

“我不知道,我本就不是为了看凶尸才去的墓穴,我当时一心只想着阿爹的事”郑楠没有撒谎,所以这话说起来也理直气壮。

 

蓝曦臣又再度陷入沉默,郑楠耐折性子等,等到烛台火光渐灭了蓝曦臣才说“天色太晚阿楠先回去吧”,言毕郑重的将筑心剑抵还给郑楠,郑楠不敢接剑只道“那泽芜君是答应帮我找回阿爹尸骨的事了?”

 

蓝曦臣没有接话,只是维持着递剑的姿势,目光郑重,郑楠还要再问,一旁的金光瑶却开口了“别问了,他答应了”。

 

虽不懂大人物之间到底是靠什么沟通的,但郑楠心里一块大石头总算些微落地,亦郑重的双手接剑,向蓝曦臣行了谢礼,之后就被门生蒙眼带回了藏书阁密室。

 

回了密室,郑楠想到了很多问题,正打算找金光瑶问个明白,但却一直没看到他,忙轻声唤道“干爹?”

 

“我在,累了,休息一会”筑心剑里传出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嘿,真新鲜头一次听说剑灵会累,但经历了这么多郑楠也不傻,她知道有些事不该打听的就不打听,越是如此就越能接近真像,于是她乖巧的应道“是,那干爹您歇着,有事您言语,女儿在一旁伺候着哈”,但话刚说完自己就先睡着了…

 

等郑楠缩成一团早早入梦后金光瑶从筑心剑里化灵现身,坐在床边露出难得真心而温和的笑颜轻声道“趁还能睡得下就赶紧多睡一会吧,今后可能机会不多了”,还想随手替她拉一拉滑落的被角,但伸手却穿过了被褥,连一床薄薄的背面都提不起,他看着如今隐隐透明的手仿若自嘲的说“趁还能见得着面能说就赶紧多说几句吧,今后可能就没有机会了”。

 

 

评论 ( 12 )
热度 ( 94 )

© 良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