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东西,取悦自己,娱乐大家

筑 心【二】

【一】

 

艾玛呀,单纯复杂的蓝大终于跟阿瑶见上面了...

 

-----------分割线---------

【二】

 

“蓝氏的令牌有口令,如若口令被改即便你持有令牌想出去也是万难做到的”

 

“那我乘着入夜去偷一块出来,乘他们还未醒来就先出云深不知处,等白天他们发现也来不及了”

 

“这个办法应付一时是可以的,但你想过出去之后的事么?你偷了令牌出云深不知处就等于是告诉蓝氏你不需要他们的庇护,那日后你再想求助于他们就难了,现在外面是什么光景还未可知,不管我那二哥对这事存的是什么心思你暂时都不要得罪于他”

 

“是,干爹说得有理”一人一灵在密室里规划起出了云深不知处之后的计划。“我是想出了这里就直奔墓穴,伺机再探墓室想办法把阿爹的尸骨带出来,至于怎么才能不得罪蓝氏又全身而退的方法还得请教干爹”

 

“且先不提如何出去的事,就单说你出去之后的目标太大,容易惹麻烦,你之前大闹墓穴的事看似无人知晓,但怕是暗地里已招风雨,你阿爹的尸骨究竟还在不在墓穴里都很难说,你就这么自投罗网的去找,岂不是正中对方下怀?”

 

“那…我该怎么办?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对”郑楠想到自己的鲁莽会带来如此多的麻烦一时就没了主意,整个人都蒙傻了一般。

 

“越是这样就越不能着急而今之计我看你还是先弄清楚一件事比较重要——郑宗主的尸骨还在不在墓穴之内?以此为准才好谋划下一步的对策,如今你是处于被动之位也就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切不可急躁”

 

“嗯,谢干爹点拨,但我如今被困蓝氏该如何打听阿爹尸骨的下落?”

 

“让蓝氏给你打听啊”金光瑶笑道。

 

“呃,怎么做楠儿全凭干爹安排”相处时间长了郑楠也摸准了金光瑶的脾气,遇到不懂的事听话不碍事不该打听的不打听,毛捋顺了其实这位前仙督大人还是很愿意教导小辈的。

 

“这条密道你且记在心里,日后或许用得上,但如今的情况不宜使用,这回咱们走正道,你去找蓝曦臣,把他想知道的交代清楚,让他替你打听消息,咱们堂堂正正的走出云深不知处”提起泽芜君金光瑶的表情及语气虽无变化,或许是筑心剑的剑意郑楠似乎能感到一丝异动,这感觉她说不清,但既然金光瑶执意要自己信任蓝曦臣,那也就只有信了。

 

午餐后郑楠往餐盘里放了一块碎成三段的银烛,果然夜半三更之时就有人来密室蒙住郑楠的双眼将她带出了密室,等睁开眼后她才发现自己到了一个房间,巧了正是她来姑苏相亲的那间,蓝曦臣便坐在桌子的对面,手里拿着那块被碎成三段的银烛沉脸看着她,有那么一刻郑楠觉得自己对面的那人其实是含光君假扮的吧。

 

“阿楠找我是有何事?”含光,呃不泽芜君问。

 

“深夜求见泽芜君确是有事想求教,想跟泽芜君打听现在外面的情况,我已很久不跟家人联系了,担心家里人惦记”郑楠按之前与金光瑶合计好的对话套路循循进行。

 

“嗯,我已着人去闽州跟老夫人带信,说邀请阿楠在姑苏做客,老夫人已经应允,你有空的时候亦可给家人写信,我会安排门生代为送达”

 

这话听得郑楠心里更是一滞,写好信由蓝氏门生代为送达,意思是我写什么你得先看一遍是么,怎么想都觉得自己是被变相软禁,郑楠不由心生紧张,眼神不住的向往金光瑶那飘,发现他正在盯着墙上的那副山水画看,呃,这不是之前挂在芳菲殿里泽芜君的亲笔么?上回来相亲的时候她见过。

 

“阿楠在看什么?”金光瑶此时只是一具藏匿于筑心剑里的灵体,除了郑楠其他人都看不见,故而蓝曦臣看郑楠眼神一直往那幅画的方向望,心内颇为奇怪。

 

此时的金光瑶却无心搭理郑楠,只顾盯着画看,喃喃自语道“回光下照中流水,风吹河汉银云起…”仿若是在赞扬这画。

 

郑楠似是也被他感染了一般竟接着道“中流空阔不胜寒,一洗丹碧秋漫漫”。

 

可不想这话却被蓝曦臣听到了耳力,他突然失态的起身一把抓住郑楠的手问“你说什么?你怎么会背这首诗?”

 

郑楠被吓了一跳,慌忙道“我…我不知道什么诗,诶诶,泽芜君放手,你…你弄疼我了”

 

但蓝曦臣却没有放手的意思,继而一字一顿道“不如云瀛楼上来倚栏”

 

什么情况?这是要逼自己与他联诗作对吗?联个诗有必要这么激动么?!

 

“一日看遍江南山”身后一个声音缓缓把这半阙诗联上了,但很可惜这个声音蓝曦臣听不见。

 

“五年不见,二哥别来无恙啊”金光瑶不再看画,转身对着蓝曦臣行了个礼从容道,但很可惜这个样子蓝曦臣也看不到,他能做的只是紧紧的抓着郑楠的手腕,企图从中能抓住些曾经没能抓住的东西。

 

这两个人的恩怨郑楠丁点都不想承受,于是她脑中一转道“一…一天吃完翠月轩?”

 

哎,蓝曦臣这才像是由梦中惊醒一般撤回了手,换了表情沉声向郑楠道歉“一时失态还请阿楠见谅”。

 

“见谅的见谅的,这时候岂有不见谅的道理,泽芜君被我半夜打搅本就是我失礼在先的”郑楠不想在其他人的事上多做耽搁,忙找了个台阶“我深夜打搅其实也是想知道现在外面的情况如何?我在墓穴里见到过阿爹的尸骨,也不知道现在这尸骨是否还在墓穴之内,我实在是担心得寝食难安,万般无奈才大着胆子半夜叨扰泽芜君清修,望您看在当年阿爹亲自上门送图纸托孤的份上帮帮我,日后您就是闽州郑氏的恩人,我们在妈祖庙给您立长生牌坊,供郑氏后人参拜供奉。”郑楠这话说得情深意切,连她自己都觉得十分感动,再加上刚才泽芜君失态愧疚,怎么着也不好拒绝自己吧。

 

评论 ( 20 )
热度 ( 106 )

© 良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