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东西,取悦自己,娱乐大家

江湖的反面——林平之

当年某网站办的“荧屏争霸”活动,我写的关于央视版《笑傲江湖》的影评,感觉乐乎接受金庸小说的人似乎更多一些?所以就搬过来了~

-----------------正文分割线-------------

 

看金庸先生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这几部小说,最喜欢的是《倚天屠龙记》,我看《倚天》满篇皆是在写情,爱情、亲情、侠义情、同门情,连最终BOSS成昆这般的大恶人起因都是为了私情而借口生出祸端来,令我这看书之人也不免情动,甚是喜爱。 

但最在意的是《笑傲江湖》,写《笑傲》之时据说查老则自己深陷极左极端分子的黑名单,生命堪忧辗转国外写下此书。遂我们看到通篇《笑傲》中江湖残忍人皆重利,有情也难辨真假,于此等残酷血腥的江湖中坚持己见觅得真性情实乃不易。 

这两种情绪是不同的,一种内心喜欢另一种是印象深刻,亦如单论《笑傲》中的角色我心中最喜爱的是令狐冲,但印象深刻的却是林平之。 

小说前几章便是借林平之之眼带我们走进江湖,后期再以令狐冲之心带大家体会深入这个江湖,作者似乎在说同一个江湖,能造就出令狐冲也能毁成林平之,他们最后的结果也代表了江湖的正反两面,但能成令狐还是成平之不仅看机缘造化也要看个体心性了。 

小说最后关于林平之的结局是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方式灭了青城派满门及木高峰,虽大仇得报,但又因被江湖浸染心智疯狂杀妻投诚,最后落得眼盲身残不得生死终身困于梅庄西湖牢底。他的一生便是应证了我此前反复在吧里谈到的这个江湖会把人变成鬼,把鬼化成妖,成妖之后自有天来收。金庸更是将他放在向问天、方正大师及冲虚道长之前的政治角色。 

到了七八十年代后,金庸影视作品密集,不断有人将其小说翻拍这也扩大了小说的知名度,大约是人对政治都有一探究竟的着迷欲望亦或是纠结复杂的政治人物所能造成的戏剧矛盾更为突出的缘故吧,这两部作品中又数《笑傲》被翻拍成影视作品的次数最多,且有不少都成为传世经典,前有胡金铨徐克等前辈电影人铺路,后有TVB,杨佩佩,张纪中等电视人继承创新,可谓佳作不断。 

今次谈的是央视张纪中版的《笑傲》,这版《笑傲》争议颇多,在我眼里他不见得处处都好,但在经过近10年的沉淀后回首再看觉得他最和我心意,这里也不妨简单说说我喜欢的理由: 

1、 全体剧组人员的重视、由导演过《小花》《大鸿米店》《我的1919》的电影黄健中亲自指导,赵季平任音乐负责,调动一切央视可以调动的资源,堪称当年的大戏。 
2、 群体角色,政治氛围塑造是大陆编导及演员的优势,而笑傲江湖正是这样一部群体个体阴谋复杂交错,江湖表面冠冕实则杀光隐隐的阴郁小说。 
3、 尽管拍摄品味有些拔高还有些水浒遗风,但若是肯静下心来看,很多桥段还是值得品味的,可笑称为“一段阳春白雪的武侠故事” 
4、 扎实丰富的演员资源,本剧更是启用大量实力派演员,即便是年轻演员也大都是科班出身,有受过较好的演出训练。 

如若要将以上几个理由浓缩汇聚成一个词来解释央视版的好处便是:重视。

 

无论这版《笑傲》有多不符合当时观众的心理,但都无法否认央视对这部开山之作的重视,剧组成员拿出拍摄四大名著的力量气韵来拍摄一部现代的武侠小说足见其诚意,但也有副作用,就是用力过猛,所有演员都在卖力的演出,人人心中都有压力,而这正是《笑傲》的忌讳,令狐冲生性不羁,风趣洒脱太过卖力反倒有做作演绎之嫌,岳不群不能太过卖力否则伪君子的气质就不够自然,任盈盈不可太过卖力否则不雅反俗,刘正风和曲阳更是不敢卖力不然就损及雅趣高人的气质…林林总总,笑傲正是一部不适宜太过卖力的影视作品。 

而众多不敢不可不能卖力的角色中却有一人可以卖力的,那便是林平之,他并非江湖出身,阔绰子弟被逼进江湖,他每一日都在卖力的求生、表演、复仇、算计、提放被算计,小说中他是极其卖力的,因此改编成影视剧即便稍事过头我们也尚可接受,毕竟故事开始时他的人生确实是在挣扎中度过的。 

央视版诸多甘当绿叶的实力派老演员就不在此赘言了,他们的好是有目共睹的,而年轻一辈演员中,令我眼前一亮的也是林平之的扮演者李解。 

我对这位演员所知甚少,但却觉得他极其适合古装扮相,稍事查询发现他果真是古装戏居多。 

原作中林平之是一个前后反差很大的角色,而这样的反差与岳不群还不同,岳不群的反差是外在的,即他内心早已有此计划,无需做太大调整,而林平之的反差是内心到外在统统改变的,这对年轻演员是一次考验也是一次机会。 

通常我们判断一个演员的演技,并不是纯粹的拿他的表演对照原作,因为演员演戏看的是剧本而不是小说,所以在评价演员演技时最好是先梳理理解编导的思路意图后再看演员的演技。 

而在本剧中,编导有意修改了一些原作中的剧情,中间的一些细节修改不影响全局也便不多说了,但此版结尾处,编导们修改了原作结局,似乎有意避开小说中林平之对于令狐冲那种“见仁见智”的仇恨改为了对岳不群欲夺走他家剑谱而苦心经营阴谋的仇恨,最后连带任我行和林平之皆死于岳不群之手。 

这一情节初看之时我几乎不能接受,任我行如何能败在岳不群手上,还有说好的西湖梅庄牢底呢?过了很久以后,我接受了这个设定,因为众多实力演员的演绎令我很快入戏信以为真,也因为我觉得小说与影视形象不同,小说可以多分支多结构多角色的塑造及延展,这使小说内容丰富,但影视作品不行,尤其是电影更不合适,他们要在有限的时间内替小说演绎一个故事,且势必要立体于小说。 

编导此举意图树立最终BOSS岳不群,另其成为众矢之的,人人得而诛之,此改编于林平之而言则是削弱了他的政治属性,使其将复仇作为最终目的,不再是阴谋重重的政治人物而是丧失心智的疯癫之人了,照此思路,我们来看李解的表演,确是与编导意图相符得紧哇。 

先看其出场,确实一副富家少爷的模样,而见余人杰调戏化了丑妆的岳灵珊打抱不平,也正是一副性情刚烈的少年义士,失手杀人后惊慌失措也没有过激的表演,此时的戏收敛得恰到好处,那句对岳林姗说的“姑娘莫要担心,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不会连累到你”也颇为适合,话音中带着惊慌,但又因心底义气不愿连累旁人的情绪演得很是恰当,看得他出科班出身的底子,在编导的剧情安排上也为日后岳灵珊会钟情于他埋了伏笔。

 

往后一路逃难乃至上华山为徒直至自宫练剑后都保持自身水平倒也不多差池不起波澜,但处处都可见到李解卖力的表演,其中初上华山与岳灵珊的几段戏觉得编导很是有趣,常引以为笑点,看得出编导想表现初上华山时林平之身上的傲气及武功稀疏的不甘,编排他与岳灵珊练剑被同门讥笑嘲讽的桥段,甩剑负气跑走,奋力跪在无人的石洞旁狠狠的拿拳头砸地,再扇自己嘴巴,一跪一砸一扇,这几个动作连续展开看得出演员是来真的,看得我这个观众都觉得疼…也藉此逐渐入戏。 

再到后来岳师姐生气来‘找事’喊到“小林子,说好陪我去捉山鸡怎的还在练剑?”林师弟求情“让我最后练完这招再去”,岳师姐一怒之下上前拔剑就揍…林师弟便被揍摔在地,这回也是真摔,岳师姐还是不肯罢手还是要揍扯掉了林师弟的衣袋抢了人家的手绢,这里不得不说华山女侠过于豪放单纯了,师姐上来就扯师弟的腰带…这…这似有不妥…但江湖儿女快意恩仇也不讲究太多忌讳,只是演员敬业卖力的真摔了不少次的跟头,观众们眼见尚有如此之多的摔跌镜头,那拍摄之时定是会更多,好在卖力也是有回报的,我就觉得颇为真实,还为此入了戏。 

但戏越到后来就越深入越复杂,卖力只是态度不是妙药有些情节需要巧劲,收放自如的表演才是正道。 

我们能看到林平之斩杀余沧海木高峰时扭曲的兴奋,大仇得报后疯癫和心事外露的状态,那时候的林平之按小说的描述我感到他是迷茫的,他开始扭曲得清算还要继续向谁复仇,他算计要告诉天下人岳不群自宫的丑事,目的是自保,这样岳不群为掩人耳目便不敢杀他,这是高明的政治手段,连旁听的任盈盈都暗自佩服。而央视版的电视剧如前几段所写,他的目的已经不是令狐冲了,至少他眼前最紧迫的目的不是令狐冲,而是虚伪狡诈的岳不群时,他就由政治家的身份变为一个有些扭曲迷失的复仇者了,刻画演绎这样的复仇者疯癫冷酷便是一个不错的演绎法。 

思过崖洞口林平之向岳不群叫板,当众说出练习辟邪剑谱的第一要义便是自宫时,这就不是一个还指望有政治前途的角色了,敌不在身旁之时,可以按小说中的计谋,岳不群为挽救自己的声誉不会这么快的灭口,但你送上门去但他面叫嚣,那便可以当众侮辱五岳剑派掌门人的理由立斩林平之,更何况岳不群还可以杀了岳灵珊的借口屠之,所以为此向岳不群发难的只能是扭曲迷失的复仇者,而非能排在向问天、方正大师冲虚道长之前的政治人物的林平之。 

李解版的林平之显然是做到了这点,看他杀死岳灵珊时的毫不在意及连劳德诺都忍不住叹气的编排上看,疯癫,绝对是疯癫了。而他踉跄的走上华山陡路时还滑了一跤的情况来看,即便是没看过原作小说的观众也能感到林平之此来一战岳不群是输定定定定定定的了。 

央视版的林平之最终被岳不群轻而易举的打落崖下,省去了令狐冲原作里将来不得不做又万分不情愿的事,照顾他一辈子,而落崖前一刻林平之盲眼落泪却也不知是不甘还是悔意。

 

----------END----------

 

评论 ( 16 )
热度 ( 9 )

© 良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