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东西,取悦自己,娱乐大家

阴差阳错(八)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常氏的幸存者天天在云深不知处哭,众弟子因不明自家宗主的意思,所以不敢有什么动作只好也任他们就这么哭哭啼啼,蓝启仁脸色铁青,蓝涣头很疼。

 

“兄长若是有苦衷那就换我去办”兹事体大,连闭关中的蓝忘机都闻讯出关了。

 

“你去与我去无异,任何人以蓝氏名义接下这事便是公开与兰陵金氏不合,这事且容我再思考一下”

 

“可薛洋做下的是灭门的惨案,人人得而株之”蓝忘机虽没把话说全,但蓝涣也能读出他话里在责怪自己这个当宗主的兄长犹豫不决。

 

纠结难下之际,有门生来报说是兰陵有信给宗主,蓝涣赶忙拆开来看,信是金光瑶写的,内容很直白,他已经知道了常萍到姑苏寻求庇护的事,请他不必顾虑自己尽可放心大胆的去捉拿薛洋,但信里也说了若是捉拿到了,还请留活口,待留百家公审。

 

到底是阿瑶,贴心的阿瑶,有了这封信蓝涣松了口气,金氏主动放话只要自己不赶尽杀绝蓝金两家关系还是能维护得住的,这样百家面前自己也有了交待,他想阿瑶能用如此坦荡的口吻写信想必这也是请示了金氏家主金光善后的结果,只是不知道这封信的背后阿瑶会遭到金氏怎样的为难,想想就替他揪了一把心。

 

一收信蓝涣便对立于一旁的门生和睦的吩咐道“可以去请常公子了”,等门生出了门又以笃定的表情对叔父及亲弟忘机道“这件事关乎蓝金两家非同小可,我亲自去办”

 

蓝启仁虽没看信,但心中已知大致情况及他大侄儿的想法,没有发言点头默认了,但蓝忘机却因为觉得兄长最近情绪不稳而有些担心他,不过更重要的是他有他的私心,听闻行凶者薛洋灭门用的是鬼道,手段有些熟悉,这里面莫非有那谁的消息?总之蓝忘机坚持要陪兄长一同去办这案子,蓝涣拗不过也就同意了。

 

其实此时的金光瑶最担心倒不是金氏内部会给他怎样的压力,他最担心的是自己的大哥聂明抉,自从听说了薛洋灭了常氏满门的事后,本已回了清河的聂宗主几乎日日写信催促他要捉拿薛洋正法,金光瑶无奈,只得时时回信安抚,但聂明抉是什么样的人,那是一代宗主,哪能一直被这么哄着,见金光瑶只是敷衍自己,却一直没有动作整个人都动了怒,扬言要亲自上金麟台拿问金光瑶。

 

金光瑶欲哭无泪,自己的婚事刚被搅黄,手下客卿又给自己惹事,这边还要应付要追上门来教育自己的大哥,恨不得自己化身八臂哪吒一臂挡一事,很可惜他不是,只好强令自己冷静逐事拆分逐事处理:

 

如果自己去把薛洋办了,炼尸房就没人打理,金光善不会让自己好过;如果把薛洋教给大哥处理,薛洋必死,自己在大哥那是交代了,但金光善也不会让自己好过,且自己也会失去左膀右臂,这方法不妥;如果让仙门百家自行去处理,那金氏又会成为众矢之的,金光善更会责备他办事不力,也不会让他好过。

 

办这事的人最好宅心仁厚,有担当又不至于太糊涂,有胆识但又不能太武断,最好能让仙门百家都服气,思来想去唯有二哥能堪此任。也真是所求有所现,没等他动手常萍自己刚好就求上了姑苏蓝氏。

 

“好二哥啊,阿瑶给你添麻烦了”

 

他给蓝涣写那封深校大意的信时已经焦头烂额之际,明明是一封多方脚力后的劝诱信,但他写的时候却如饮甘泉,仿佛疲劳倦意和提防都可以在此刻化解。二哥是说过的你便是阿瑶最忠实的支持者。

 

封好信件妥当寄出后,金光瑶即刻又陷入先前的满面愁容,提笔给薛洋也写了封信,信上就“藏好勿动”四字,但信上的每个字都恨不能带着无数深思熟虑的谋划诡计般沉重。

 

白雪观里,接到金光瑶信的薛洋轻蔑一笑,揉碎了信纸和进了准备糊墙的夯土堆里,换了个表情甜丝丝的冲不远处往墙上塞花种的晓星尘喊道“哎呦道长小心呐,爬高这种事我最擅长,以后还是放着我来”。

 

-------------------

今天是520,所以必须更新表白曦瑶,但无奈三次元俗事缠身,只好先更一点,聊表心意,下回一定好好做人好好更新~

评论 ( 6 )
热度 ( 65 )

© 良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