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东西,取悦自己,娱乐大家

阴差阳错【六】

 【一】 【二】 【三】 【四】 【五】

 

白雪观内,一黑一白忙里忙外。

 

“宋兄,劳驾递一下藤丝,嗯,就是你左脚边的那捆,诶,对就是这个了,抽一根就够”晓星尘一袭白衣踏着木梯忙着在道观的墙上固定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而宋岚则在一旁帮忙,看上去颇为惬意和谐。

 

白雪观与世隔绝颇有世外桃源之风,寻常人家决摸不着路,与修仙世家又无往来,轻易不来人,所以来人也都非等闲,晓星尘当日御剑寻来竟能顺利其实是极为难得的,馆主宋岚面相清俊但为人却严肃不苟言笑,相处时日多了还会发现他有些洁癖,平日里更是惜字如金,给人一种闷闷的感觉,但至少有一点令晓星尘很满意,就是他有求必应,比如晓星尘渴了,宋岚会去井边打水倒给他,晓星尘累了宋岚会递过来一个草枕,闲了,宋岚会御剑带他去后山看树林,虽然这单一树种的林子没什么太多看头,但心意晓星尘领了,一天一天的乖乖在白雪观等着梦醒,但梦怎么一直都不醒呢?

 

百无聊赖之际,晓星尘想起了动身来白雪观之前蓝涣叫自己拿出景观工程上的小聪明,切,蓝涣这个主体建筑疯子,景观工程可不是小聪明,那是大智慧好么!于是他自己上了后山叮叮当当的折腾了一天,回白雪观的时候他带了好几麻袋的东西,只见他兴奋的喊道“宋兄,我们来改造白雪观吧!”

 

宋岚被他喊得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这一袭白衣扯到书房,“宋兄帮我研墨”,白衣人由纸柜里取出宣纸抽出几只毛笔胡乱的沾了墨,口里含一支,耳后别着一支,手中提着一支,在纸上画了一张古怪的画,宋岚就这么一直看着他晓星尘一扫之前几日的客套表情,如此兴奋而专注的绘制着这张古怪的图,看得时间长了常年犹如冰雪覆盖的脸上竟也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宋兄,你快看我画得如何?”晓星尘取下嘴里含着的笔冲宋岚得意一笑。

 

不想图纸还未看清,宋岚却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呃,宋兄笑什么?我的画有那么好笑么?”晓星尘不解,拿笔的手忍不住去抹了抹额角的汗。

 

这一抹更不得了,宋岚笑得更厉害了,“你看你的脸”。

 

晓星尘忙向笔洗盆里看去,原来墨水都被他抹到了脸上,闹了个大花脸。“哈哈哈,对不住,刚才太专注一时疏忽了,让宋兄见笑啦”晓星尘忍不住自己也笑了起来。

 

“无妨”宋岚忙找了块脸布递了过去。“晓兄画的是?”

 

“白雪观啊,这是平面图,宋兄,你看这是三清殿,这是宿房,这是伙房,咱们现在就在这个位置,我从后山带了一些藤草花卉的种子,一会咱们来改造一下这里还有这里,不要多久雪白观也会开满花,这样我走后宋兄一个人也不会觉得寂寞啦”

 

“晓兄这是在为我考虑吗?”宋岚有些吃惊,这么多年也没什么人会靠近他,更不会有人替他考虑寂寞不寂寞的事。“晓兄若是真怕我寂寞,不如就长久住在这,倒也不必去弄这些了。

 

“我终归是要醒来的,呃是要离开的,感谢宋兄这些日子以来的照顾,知道宋兄也是喜爱花草之人做这点小事也算是报答宋兄的照应啦”

 

宋岚喜欢花草只是玄道中尊敬自然万物领悟天人合一的一种境界,并不代表他喜欢把这些花草人为的种植在自家墙上的附庸风雅,但看着晓星尘一脸墨迹的憨笑,他竟默许了他的请求。

 

于是就有了开篇的那一幕,一黑一白的两人在折腾白雪观的墙壁…

 

“藤丝用完了,我再去后山割一些回来,若是刚巧能遇到樵夫,或许可以请他来为我们帮忙”这天宋岚是这么跟晓星尘说的。

 

“哦好,宋兄慢走,早些回来”晓星尘也是这么应的。

 

那时他们俩都没想到这竟是他们此生最后的对话。

 

宋岚一路御剑在后山割了藤丝准备回白雪观的时候,一个黑影由背后扑上,白光一闪,一道血红泄出,来不及回头便感到口中一麻,昏阙了过去。那个黑影拿剑挑了挑散了一地的藤丝,满脸嗤笑之际一对虎牙却显得阴阴可怖。

 

---------------------------------

 

呃,本文是以曦瑶为主题的故事,但这章没有他俩的内容,思虑许多还是打了TAG,真曦瑶哇。

 

评论 ( 12 )
热度 ( 54 )

© 良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