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东西,取悦自己,娱乐大家

阴差阳错(五)

 【一】 【二】 【三】 【四】

 

“喂喂,你们听说了么?二少爷的婚事快黄了”

 

“呸,这种触人霉头的话说了要减运势的”

 

“真的真的,听说是泽芜君极力反对”

 

“啊?这是为何?他们关系一直都不错啊,何至于要闹成这样?”

 

“啧啧,这里面的门道可不好说啊”

 

这几日整个金麟台都流传着这样的流言私语。对于此蓝涣觉得很无奈,当时他不过只是私下问了一句话而已还谈不上极力反对,就被捕风捉影的人传了出去,至于闹成现在这样绝对超出了他的预计,可惜金麟台不是云深不知处,金氏家规里对背后妄议这条并没那么看重,也不怎么加以制止,于是这样的世家留言就这么飘出了兰陵,搞得仙门百家都议论纷纷。

 

搞成这布局面,才有人觉得事情不对。

 

“呃,阿瑶,其实我…”蓝涣觉得要跟金光瑶和秦世家主解释清楚。

 

“二哥不必解释,我又岂会不知二哥为人,这分明是有人想借二哥之手对付我罢了,二哥不过私下与我和大哥一句戏言却被人如此利用,连累二哥名声受损,这幕后之人着实可恨,”蓝涣很佩服金光瑶的冷静,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不骄不躁的分析问题,明明他才是受害人却反过来安慰自己。

 

“那阿瑶现在可有线索?”毕竟话是自己先挑起来的,蓝涣心中还是有愧,想着不知道能否帮忙。

 

“暂时没有,但真要追查起来应该也不算太难,只是有件事想向二哥问清楚,您可是真的不认同我的婚事?”

 

这个问题蓝涣一时很难回答,作为泽芜君蓝曦臣姑苏蓝氏的宗主仙门百家的三尊之一金光瑶的结义二哥他本人是愿意看着三弟当个喜气洋洋的新郎官,但晓星尘的话犹在耳畔,令他纠结难下无法作答,只能侧身不去看他并道“目下最紧急的是查出幕后欲诋毁你的人,其他的事我们以后再说”

 

见蓝涣如此顾左右而言他,金光瑶心下也有了答案,垂目低声道“二哥做事自有二哥的道理,我始终是信二哥的”

 

这话虽说得轻声但在蓝涣心里却是有分量的,这人凭什么就这么信自己,自己又对得起他的信任吗?

 

金光瑶的动作很快,散播谣言的人被查了出来,是金世的一个门客,平日是因看不惯出身低微的金光瑶能回金世还位列三尊,便联合了秦夫人身边的一个丫鬟想借泽芜君之手折断这场会加深金光瑶势力的联姻,顺便还想因此挑拨三尊不合,再断他一个世家支援,真是好歹毒的计划!

 

最后门客与秦夫人的丫鬟一并被处棍刑,刑罚到一半两人皆杖毙而亡,这事就算是就此了了,只是这事被闹得如此之大,金光瑶的婚事也被耽误了,秦夫人以小女受惊过度恐不适金世为由拒绝了这场联姻。大家虽然嘴上不提,但都心知肚明秦夫人是在报复贴身陪嫁丫鬟被金世有意杖毙的仇。金光善本就不大在意金光瑶,又加此番风波,担心与老部下秦世矛盾加深也就默许了秦夫人的要求,联姻就此作罢。

 

眼见金光瑶经历这些跟变了一个人似的失落表情,蓝涣突然觉得有些紧张,这种紧张不完全是因为担心三弟阿瑶,而是紧张他仅仅随口说了一句话就能引起如此轩然大波的蝴蝶效应,一人的命运尽然能如此轻易的被颠覆,晓星尘这是写了多可怕的故事啊。

 

但眼下他最想做的仅是安慰一下失落的三弟。

 

“阿瑶”蓝涣慢慢的在金光瑶身边坐下,“你在看这个小水缸啊”蓝涣也意识到他真不是一个会安慰别人的人啊。

 

“是,在看这水缸里的鱼”金光瑶也冲他挤出一个勉强的笑。

 

“不错不错,这水缸虽小但景造得不错,青泥苔藓假山湖石样样都有,地方虽不大但小鱼也游得欢实哈”

 

“哦?二哥不是这小鱼又怎知他在这欢实?”

 

“那阿瑶也不是我又如何知道我不懂小鱼的欢实?”

 

“我不是二哥,本来就不知道二哥;二哥也不是鱼儿,也就完全不知道鱼儿在此是否的快乐嘛”

 

“好了好了,我们不要玩什么庄惠出游的游戏了,我相信鱼儿在此快乐便好”

 

“嗯,我虽不是二哥,也不懂二哥,但我信二哥便好”

 

蓝涣笑了,这样的话他愿意听一百遍也不觉得腻,于是他认真的看着金光瑶道“男子汉大丈夫立世当有大抱负,何患日后无妻”。蓝涣的话顿了顿似是在思考“你觉得姑苏如何?”

 

金光瑶也看着蓝涣,但并不说话,蓝涣继续道“姑苏的女子也颇有些风采,蓝氏女修其实…”

 

金光瑶自是知道蓝涣的意思,只是他现在没有精力去思考这个,失了秦家的支持他要如何继续在金世立足才是他目前最紧要的事。

 

蓝涣立刻会意,道“暂时失了秦世的支持也无妨,今后我便是你阿瑶最真诚的支持”。

 

沉默了一会,金光瑶起身向蓝涣深鞠一躬郑重道“多谢二哥”。

 

 

评论 ( 13 )
热度 ( 69 )

© 良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