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东西,取悦自己,娱乐大家

【点梗文——阴差阳错】(三)

 【一】 【二】

 

“看来二哥与那位晓道长颇为投缘嘛,聊了那么许久,好些个仙门宗主都来找我讨人”蓝涣刚打发了晓星尘,扭过头就撞见了金光瑶,一想起刚才晓星尘神神叨叨的提醒,不由的就往后退了一步…

 

“呃,三弟莫要误会,我与那位晓道长不过是聊了些玄道经典,其他的就没什么了”晓星尘说过他故事里的泽芜君是三尊之一,还有两位结义兄弟,大哥赤峰尊聂宗主,另一位三弟就是眼前的这位敛芳尊金光瑶,遂这句“三弟”便不禁脱口而出了。

 

不想这话却让眼前的三弟眼皮微动,似是有些有话要说但又终究没说,呃,我刚才是说错了什么吗?蓝涣在心里默问。

 

正在微妙之际,几个仙门家主走了过来与他们见礼寒暄,“那二哥与众位宗主先忙,我还有事就先行告辞了”金光瑶笑脸待客,可一旁的世家宗主却鲜有回礼的,似乎并不是很希望他在此久留,蓝涣一想哦是了,晓星尘还交待过金光瑶身世坎坷生于勾栏母亲是当年的一代名妓,如此身世其实是进不了世家大院的,全靠这一路摸爬滚打才混到了如今的三尊之列,真真白手起家的典范啊。

 

蓝涣想起了自己与晓星尘在设计院因为不属于‘老八院’出身便事事遭排挤,好的资源项目总与两人擦肩而过的情况,再看着三弟金光瑶虽贵为敛芳尊却连个肯真心至礼的人都没有,顿时心中涌上一股契合感,忙与身边各位世家宗主们道“我三弟的事便是我的事,三弟有事要走,我也不便久留,各位还请自便”言罢朝金光瑶的方向追了过去,留下几个家主在原地满脸通红面面相觑。

 

没等蓝涣追上金光瑶,就看到薛洋不知由何处跳出拦住金光瑶,两人相视而笑似是很熟熟稔,蓝涣那一刻觉得这笑得与自己见到的很是不同。

 

说起薛洋,没人比蓝涣更熟悉了解的了,那是他特意写出来虐待晓星尘用的嘛,夔州一代的流氓杀手,小时候因为被人撵断了一支小指长大了就性格扭曲阴晴难测,特别不待见那些看起来清高雅正之人,人生宗旨就是生命不息作孽不止。

 

这样一个中二症患者与自己的三弟在一起笑得如此场面,真真诡异得很。蓝涣想了想还是不要打断他们,悄悄的跟随在后想知道自己创作的角色与晓星尘笔下的人物能聊些什么事情。

 

跟至一处小摊处,蓝涣见薛洋与金光瑶正要入座,远处慢悠悠的走来一人,晓星尘…

 

你赶路的速度还能再快些么?蓝涣不禁擦了擦汗,他想起自己写的故事里后来所有的冤孽都是由第一次见面的不快开始的,眼下就是第一次见面,尽管旁边多了一个金光瑶情况未知,但…想到故事里最后不堪受薛洋虐待拔剑自刎的老同学,心一软蓝涣就这么当街就冲了出去。

 

“晓道长,这么巧啊,咱们一旁叙个旧”蓝涣一把握住晓星尘的胳膊,冲他使了个眼色,没等晓星尘反应过来说声“才刚见的面,我跟你有什么旧好叙?”就被拉着往僻静处跑了。

 

而这一幕也被在街摊上等汤圆的金光瑶与薛洋见着,“你二哥也不像传闻中的那般迂腐雅正嘛,人看着挺热络的”薛洋这样对金光瑶说。

 

“啊,也看对谁了”金光瑶面有滞色的回道。

 

“哦,那这人是谁啊?”薛洋问。

 

“你不认识吗?那是现下风头正劲明月清风晓星尘”金光瑶平静回复。

 

“没听过,不懂,他跟你二哥很熟吗?”

 

“你不懂也不要紧,连我也不是很懂,二哥是君子自然会和君子热络些,与我们…”金光瑶没把话说下去,但话中的意思却再明显不过了。

 

“哈哈哈”薛洋嗤笑道“什么君子雅正,我生平最恨这样装模作样之人”

 

见薛洋如此恨恨的表情金光瑶觉得自己刚才不经意间多话了,忙道“别想着别人的事了,好好吃汤圆吧”

 

“呸,什么汤圆,都不甜!”薛洋随手就掀了摊子,吓得路人纷纷避让。

 

“好端端的你又惹什么事?”金光瑶皱眉看他。

 

“都是那个什么劳什子君子扫了老子的兴!”薛洋一脚踏着刚被他掀翻的摊子上邪笑道“晓星尘,老子记住你了”

 

评论 ( 10 )
热度 ( 82 )

© 良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