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东西,取悦自己,娱乐大家

妙不可言(曦瑶)【二十】

【一】  【二】  【三】  【四】 【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十二】十三】【十四】 【十五】【十五(下)】【番外】【十六】【十七】【十八】【十九】

 

【二十】

 

薛洋的房子不大,就一室一厅一厨一卫的单身公寓楼,大概是真的担心孟瑶半夜会跑去晓星尘那,薛洋索性把客厅的折叠沙发也搬进了卧室,两个人就窝在房间里凑会一晚上。

 

“过去我见过也知道你们关系好但没往那方面去想,原来你们俩是这种关系啊”薛洋边玩着游戏边跟孟瑶搭话。

 

“我们关系一直都挺好,但真不是你说的那种关系”连薛洋都这么想孟瑶着实有些无奈。

 

“其实吧这种事挺平常的,就算发生了也不代表你就不是正常人了”薛洋这话虽是说给孟瑶听的,但在孟瑶的耳朵里却听出了其他的意味来,似乎这事与他薛洋也有些关系。

 

以往任何时候孟瑶与薛洋从未认真的讨论过关于彼此的私事,上辈子他们是中二杀手与反派雇主的关系,没必要谈论这个,这辈子是同一个办公室的同事关系虽然比上辈子简单但也一直未遇到机会,毕竟这话题太私人了,都不知道该怎么开这个口。

 

只是这个时候孟瑶觉得薛洋大约是有话想问自己,如果猜得没错应该与晓星尘有关,而薛洋此时也觉得孟瑶是有问题想咨询自己,如果没有意外应该是与蓝涣有关。

 

“倒不是纠结正常不正常的问题,沾上感情的事情,谁都没法特别正常”孟瑶摇头道。

 

“那你这是犹豫个啥?”

 

“我一个大男人要去喜欢另一个大男人难道就不能犹豫思考一下吗?”

 

“能能能,您犹豫,您思考,认识这么久我都不知道你这么保守的”

 

“不是保守的问题,而是内心一直尊敬憧憬的人无法瞬间转成私欲情爱的对象”孟瑶不是个喜欢随意吐露心声的人,能说出这样压心底的话实属不易。

 

“你能尊敬憧憬的人就一定是有令你着迷的地方,不然你尊敬憧憬个什么劲?”

 

“你就该多读点书的,憧憬和爱欲是不一样的感情”

 

“你就是麻烦,喜欢就是喜欢,哪分得了憧憬和爱欲,管他是先有欲再憧憬还是先憧憬了再产生欲都一样,看你这么别扭的我都累。”

 

“同样的话我原样不动的奉还给你!你看你把晓星尘整的,上辈子逼着人家自杀躲你,自顾自的玩COSPLAY过瘾,这辈子还不肯放过人家,把图纸改成那样,知道为了弥补你胡改的图纸我费了多大劲么?一想起这事我就生气!发什么神经学人家玩相杀相爱,以后能不能消停点少干损人不利己的事?”

 

一提晓星尘薛洋连游戏都顾不上差点就炸了毛!“我那还不是为了他不被你和蓝涣过往的那点陈年破事所连累嘛!早知道蓝涣只是因为喜欢你才整出这么多破事,我才不会这样!!”闹归闹但薛洋这话却让孟瑶内心一滞,他仔细梳理了一下前因后果,蓝涣确实作为颇多但做了这么多竟只是因为喜欢他一人而已,自己到底又何德何能让对方如此为了自己呢。

 

“那你现在要怎么办呢?”孟瑶缓了缓神问薛洋。

 

“就这样吧,画图跑工地日行一善能弥补就弥补,还能怎么办?”

 

“哦,你比我强,至少你知道自己要什么”

 

“嗯,但你比我幸运,你都不需要动手别人就自动送到你面前,还想着法子求着你收下,你特么的还在犹豫思考,想想都气!”薛洋没好气的回嘴。

 

孟瑶没有再回薛洋的话,拉暗了房间灯道了声“晚安”强行结束了这场真诚‘友好’的对话。

 

第二天清晨,嘴里还含着牙刷的薛洋对着窗外大声感叹了一句“靠!要不要这样!”不顾自己满嘴牙膏泡沫就快流出来的囧样拉着孟瑶看窗外奇景。只见巷子口站着一个人,是蓝涣。

 

“我勒个去啊,如果就现在这个样子出去你觉得我的绩效和设计费抽成还能保得住么…”薛洋看看窗外名为蓝涣的奇景忍不住扭头去看孟瑶。

 

 

 

评论 ( 12 )
热度 ( 117 )

© 良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