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东西,取悦自己,娱乐大家

妙不可言(曦瑶)【十六】

【一】  【二】  【三】  【四】 【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十二】十三】【十四】 【十五】【十五(下)】【番外】

 

这种事孟瑶不是没遇到过,上辈子为此还差点闹出过家族丑闻,当然那时候风云未定人人自危,这种事里到底参杂了多少阴谋诡计现在自己都说不清了,搞得他现在见到被莫玄羽献舍的魏无羡内心还是有那么点膈应,虽然不多但足以让孟瑶对这样的事心怀排斥。

 

但,蓝涣是不同的,他应该是清朗无碍风光霁月的,虽然转了一世有时候有些看不懂他,不敢说无关风月但总归不该是会说这话的模样,这模样还不如要清算他来得好,至少真是清算自己还知道该怎么反应,可如今这情况…

 

是该微笑礼貌的拒绝呢?还是继续详装不知的装傻?呃,总不至于就这样呆呆傻傻的接受了吧!

 

蓝涣在看他,目不斜视心胸傥荡的正直似是在等他答复。明明自己没犯错啊,可为啥会如此心虚呢?

 

“你说晓星尘这辈子挺有趣的哈,笑点如此之低,连图纸上的材料标注不对他都会笑,啊哈哈哈,你说有意思吧,跟他一个组挺好的,至少每天都过得挺开心”一心虚孟瑶就有些语无伦次,不得不承认这话题转得相当生硬。

 

“阿瑶说这话是对晓星尘有意思?”

 

“哪敢!”

 

“不敢?就说其实还是有这想法但只是胆量不足?”

 

孟瑶瞬间放弃了模糊话题装傻的计划,“饶了我吧,我这辈子还想过得平安一点,被你这么一说薛洋不废我一条腿也得拆我胳膊。”蓝涣这辈子功力高了,跟他来不得半点偏门。

 

蓝涣似是被他这话逗乐了,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我觉得这里其实不方便我们谈这么…这么…”孟瑶一时想不出该用什么词汇来形容这种桃红色话题,这么了半天也想不出一个适合的词汇。“哎,总之饭味过重,改日我们再行讨论吧”这是孟瑶两辈子都不曾有过的囧像,可即便再囧孟瑶都不愿意轻易松口自己没想好的事,毕竟跟上辈子不同,这辈子他实在不想在这种事情上玩什么阴谋阳谋,尤其当对方还是蓝涣的时候。

 

此时此刻的办公室内,薛洋正看着门口立着的人笑道“你怎么又回来了?这回是忘了拿哪样东西?”

 

魏无羡也咧着嘴冲他笑道“没,这回啥都没忘,就是回来看看情况”说着自顾自的搬了把椅子凑到薛洋边上神秘兮兮的说“你猜现在情况如何?”

 

“魏前辈,不如你帮我看看这反梁和减震梁的位置如何?”薛洋心知魏无羡是来找他八卦闲聊的,估摸着这里面还有孟瑶的事,但他就是不想合他心意,避开问题不答,刻意打开图纸详装出一副虚心的求教的样子。

 

“这些你问你们所长就好了,不必问我”

 

“他这不是不在嘛,只好问前辈了”

 

“年轻人好学的不是时候啊,你应该问的不是这个问题,而是‘魏前辈你说的情况是什么情况’,这样才像样的啊”魏无羡谆谆教诲道。“还有你说你们所长不在,他去哪了?”

 

“他在食堂和人讨论石材与金属之间的收口问题”

 

“这时候了他还有心思考虑收口问题,石材和金属不是绝配嘛!有什么好考虑的,收了就是!还在食堂讨论,那是讨论这种专业问题的地方吗?”

 

“前辈说的是,他们怎么想的,如此绝配还有啥好考虑的”

 

魏无羡敏感的听出了薛洋话有所指,眉眼一弯笑嘻嘻道“你这话里的他们的‘们’字指的可是敛芳尊?”

 

薛洋心想这下可是魏无羡猜出来的不算自己多嘴说出去的,遂点了下头。

 

“哈哈哈,大哥果然迅速,就是地点选的有些口味过重,但胜在执行力出众,你说我现在去围观还来得及吗?”

 

“我觉得来不及了”薛洋小声提醒道。

 

魏无羡顺着薛洋的目光看去,蓝涣就站在他身后目光所及之处,边上还跟着孟瑶。

 

“唉哟大哥,敛芳尊这顿饭吃得挺快啊”魏无羡咧着嘴打了个尴尬的招呼。

 

评论 ( 10 )
热度 ( 96 )

© 良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