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东西,取悦自己,娱乐大家

一步之遥

【一】  【二】【三】

 

【四】

再见到薛洋的时候,我有些震惊,震惊得我顾不上问关于自己的事了。

 

薛洋的身体不成形的倒在一处阴森的洞口,而他身后的洞穴内魔气浓郁呼之欲出,“你来了啊”那具破烂不成形的身体发出了声音,在场的都知道这话是对霜华说的。

 

霜华的脸色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他伸出双手似是要抱住对方,但又不忍抱住,僵在现场。

 

“你看我说到做到吧,我说我守得住便是守得住”破烂身体又黏黏糊糊的发出了声音,叫人听得有些不好受。

 

这样的话光是在边上听都能觉得其中有故事,我在凡间只听说晓星尘被薛洋所害,自戕离世,薛洋又为凑齐晓星尘的魂魄不惜向陵夷老祖魏无羡讨教鬼道,嗨,习鬼道有什么用,晓星尘的魂魄岂是一般凡修鬼道可以聚齐的,他可是天上的霜华星君,他的魂魄归天帝管,想到这我不由的看了看一旁的瑶光星君,他也归天庭管,如若现在回天庭他应该可以向天帝要回男身,即便还得继续管理牡丹花开这样的琐事,但好歹他争了几百年的尊严和面子要回来了。

 

我正如此想着,瑶光星君却朝挥手示意我们暂且回避,嗯,是该给这个场景留点空间,我知趣和瑶光星君一同退下,站到一个他们看不到的角落,这时候我才发现这是我与瑶光星君第一次独处,过往天庭上是否有这样的机会我不记得了,但眼下是我有记忆的第一次,先前听霜华说了那么多过往,此时难免有些尴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委屈泽芜君配合演这出戏了”瑶光星君率先打破沉默。

 

“哎?我演了什么戏?”我是真的糊涂了。

 

“霜华星君没告诉你吗?”他反倒比我惊讶。

 

“他告诉了我很多,但真没告诉说还要演戏这件事”我实在不喜欢这种大家都有我不知道的秘密的这种感觉。“薛洋是人还是魔?”

 

“是人,但跟魔也快没差别了”瑶光星君叹了口气,“泽芜君听说过天地初开神魔分解,魔被神哄骗进了荒芜大地的故事吗?”

 

“烂熟于胸,只是略有不同,是魔祖自愿率众付荒芜,那里适合他们的体质和他们的道”

 

“哈哈哈,泽芜君一点都没变,即便连你自己都不信的事情也不肯松口”

 

他会这样说,我们过往是真的交往甚密?

 

“天帝造了两口池,一口名为洗仙,一口名为荒芜,洗仙池在天庭,为飞升的凡人洗去俗尘化境成仙,你我都去过,只是”他停顿了一下就又说了下去“荒芜便在此处,神魔交接之地,魔物跨不过荒芜池水,而凡人踏进荒芜即会染了魔气失魂死去,薛洋却是个特例,他踏入荒芜却能全身而退,虽为一介凡人却妄想成仙”瑶光星君话虽如此,但却能感觉得到他对薛洋眼下的遭遇多少还有点惋惜。

 

“他不是妄想成仙吧,只是想能见到霜华星君而已”我也开始有些同情这个说书先生口中的恶人。“看他这个样子怕是坚持不了多久了,一个凡人再怎么精通幽冥之术也只是凡人,怎么抗得过魔气侵蚀,瑶光星君所说的演戏是指这个吗?那我倒是愿意配合一下”

 

“不完全是,天帝看上这个小子了,想让他守着神魔之境的荒芜池水,所以才令霜华带着薛洋的一魂一魄来这演戏,一会儿我们配合一下就是了。”

 

!!!天帝想守住荒芜之池派天兵天将即可,为何非要一个凡人做这样的事?还非要霜华星君如此委曲求全,我相当的震惊相当的不解。

 

“这小流氓资质极佳,最适合做看护荒芜池水的钥匙,跟你一样”

 

等等,这里又有我的事,几次三番的我真的不能忍,“我虽然不记得在天庭的一些过往,但大家总归同僚一场,下凡历劫之时或有纠结但总归兄弟一场,我过往总是做错了事得罪了瑶光星君,我在这先行道歉,只是很多不明白的地方切莫瞒我,有些事情还希望你能有话直说”

 

他看着叹了口气,突然躬身道“泽芜君从未负我,是我一而再再而三的负了泽芜君,该求得原谅的是我”

 

看他如此认真,我突然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些道歉的话先请收回,我现在只想知道过去在天庭上你我到底怎么了?”

 

“霜华星君没跟您说过吗?”

 

“他说了一些,但又留了一些,现在我也搞不清他说了多少又留了多少,只觉得你们处处都在瞒我”

 

我们的对话刚进入关键点,洞口就传来声响,“莫非戏要开场?…”

 

霜华星君做事一向认真不苟看似坚毅实则心软无比,他哪是个会演戏的仙啊,叫他哄骗一个凡人用天帝点化过的一魂一魄守住荒芜池水这么大的事,他不假戏真做就不错了,哪能真的演呐,天帝这是什么眼神才挑了这么个仙做这种缺德事。

 

我赶到跟前的时候霜华星君已经将天帝点化过的一魂一魄度给了薛洋,原本跟块破烂一样的薛洋慢慢有了点血色,人也略微丰盈了点,但周身被魔物侵扰的气息却还是不能去除。霜华星君怀抱着比破烂好不了太多的薛洋坐在洞口,眼圈红肿,煞是可怜。

 

“在这么下去,他会死的”霜华声带呜咽的说。

 

“他已经死了,你没发现吗?”我说这话的时候都不忍心看他。“回去吧,我们回天庭吧,凡间惹来的尘埃就在凡间了断”

 

霜华还是不肯放手,死死的抓着那个跟破烂一样的人。

 

“我不喜欢看戏,也不擅长演戏,我觉得霜华你也不擅长,何必呢?回了天庭我们一起向天帝禀报,让他寻些精壮的天兵天将来此驻守,你放薛洋进轮回,也放自己出苦海”

 

霜华却仍是摇头,我无奈,只得看向瑶光,“不然瑶光星君先随我回天庭吧,至少我会帮你向天帝求情,实现你的愿望”。

 

瑶光星君并不答应我,只是轻声笑笑。

 

“诶,你们要是都不肯走,那我只好先走了啊”我真是受不了一个两个的都心事重重的样子。“但走之前,能否告知我,我在天庭失忆的原因,这样我好走得踏实”我言语诚恳至极,想来他二位定能感受得到。

 

我这话果然有效,霜华看了看瑶光,见他没有什么反应便欲开口说点什么。

 

我则做好了被自己干得蠢事羞死的准备立于一旁聆听。

 

 

 

 

 

评论 ( 6 )
热度 ( 61 )

© 良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