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东西,取悦自己,娱乐大家

哈利波特同人【神锋无影】(三)

【护犊子】 

欢快的舞会令人意犹未尽,但再美好也只能装进回忆,放松过后接下来理所应当的开始残酷激烈让人很难适应还含有各种阴谋诡计可又无数人争着抢着要报名的三强赛!穆迪教授在被三人组由箱子里解救出来后就变得格外小心谨慎,所以比赛前相当负责的检查了赛场的周边并对霍格沃兹校区内进行了地毯式的查疑搜索,还出台了一系列禁止可疑人物进校的规则其中也包括了无孔不入的新闻媒体从业人员,于是一位名叫丽塔·斯基特的记者也被排除在来访者名单内,对此《预言家日报》在比赛当日的头版提出了抗议,当然穆迪也以旋转的魔眼及特有的表情答复大家“抗议无效”。在确保一切应该安全后,这位了不起的熬罗先生才允许比赛的正式开始,第一关依旧是夺金蛋的戏码,尽管已经经历过一次的哈利已经有十足的把握了但在海格给出了有关与龙的提示后还是刻意表现出了适当的惊讶表情,这让海格极有成就感。 

而布斯巴顿的校长马克西姆夫人似乎对于能够给予她情报的海格并不热络,这让哈利多少有了些疑惑,莫非马尔福在布斯巴顿学得了一身好本领,以至于他可以无视这个现成的情报? 

但是当卢修斯再度出现并用冷得可以冻住湖面的音调宣布比赛规则时,哈利才恍然大悟… 
“三名代表同时站在赛场内面对三条火龙,努力取得火龙身后的金蛋就算过关”原有的规则被修改变得更富观赏性,类似麻瓜历史上有名的罗马斗兽场上压轴的人兽大混斗,观众们打赌下注拼命叫好,统治者们托着下巴制定玩法但又一脸不屑一顾,胜利女神随着私人喜好任着性子决定大拇指的朝向。 

但是参加过一次大赛的哈利在听了嘉宾席上尼禄,啊不,是卢修斯宣布的新规则后由脑中挤出了一个词“护犊子”。参加过此类比赛的人都会明白无论哪种龙都不是容易受控的物种,不是你指定它是谁的对手,他就能听你的话乖乖的去阻止你所指定的参赛者,极有可能三条龙同时围攻一位选手只因为他的一个多余的动作,而让剩余的选手有机可趁。很显然卢修斯由一开始就希望自己的德拉科就是那位有机可趁的幸运儿。啊,是的作为霍格沃兹的重要校董,又有一个成为布斯巴顿代表的儿子,传闻在保加利亚队亦有不菲投资的英国新任国际交流司司长,三强赛对他而言无论哪方是最终获胜者他都能从中得利,真可谓是遍地撒筹码,心思后洞多得简直连蛇祖返身见了都要说声佩服哇。 

抬头望了眼这位在投机与宠孩子上有特殊禀赋的人,哈利很为自己穿越行为所带来的微妙副作用而感到郁闷,真是太便宜某些人了! 

比赛正式开始,果真如哈利想的一样,三条龙由不同的地方不同角度向场中央逼近,按经验保持一定距离并站着不动是最好的策略,频繁移动的物体容易引起龙的好奇及亢奋不利于选手侦查现场,一旁的马尔福想必是得了慈爱的父亲真传也保持着距离不动,哦,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他是安全的,克鲁姆则在不远处尽量的压制气息寻找夺取金蛋的最佳路线。就在哈利猜测这场比赛大约会演变成一场沉闷的内心拉锯战时。 

中计的人出现,忍耐不住的克鲁姆看了一眼观众席,怒吼一声冲向了金蛋的位置。哈利也跟着朝着观众席看去,赫敏与罗恩正并排的坐在席上,颇有些亲密的交谈着。 

随后的情况简直就像是克鲁姆的个人秀或者说是德姆斯特朗教学成就展示会,所有北方学校特有的魔法技巧被这位大明星伴随着怒吼使得出神入化,而这也吸引得三条火龙调转方向喷着火焰朝他奔去,而克鲁姆也凭借着在魁地奇职业联赛所练就出的灵敏躲过了中国火龙吐来的火球,转过身跃到了巨石之上,又巧妙的借助反弹咒闪过了匈牙利树蜂龙的一个大扫尾,堪称肢体动作与魔法的完美搭配。10分!观众席沸腾了,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卡卡洛夫激动的站立起身为心爱的学生加油鼓劲,而克鲁姆的眼睛却略过老师落在远处学生观众席里赫敏的身上,但很遗憾克鲁姆不顾危险神情的眼神并没有得到回应,因为赫敏忙着为一旁罗恩手持海报一脸激动的追星族表情生气 —— 是一张克鲁姆的海报。 

“嘿,克鲁姆在看你,你该有些回应的”一身舞会法式风情打扮的卢娜很突然的在赫敏身边坐下。 

“感谢你的提醒,但我不能,我是霍格沃兹的学生,不能这么做,我得有立场。”赫敏皱着鼻子尽量不去注意卢娜左肩上的羽毛有些不高兴的说。 

“哦,是的,我也不能,但是我想我们还是可以为朋友加油,不是么?”说着卢娜点了一下胸前的羽毛,立刻飘出一小段法国歌曲,尽管声音很轻但感觉能传得很远。

 

【激战正酣】 

威尔士绿龙在《神奇的生物在哪里》一书的介绍里大约是一种比较无害的龙,不喜欢情绪容易激动的人类,要是心情好了还喜欢亮上几嗓子,属于龙中间略微讲究情调的那种。所以这样的龙本不适合用来决斗,应该放在保护区里任人围观或住在魔法师动物园里拿红酒炖羊肉喂养,酒若不是波尔多的葡萄酿的它还不屑吃的那种情况,至少哈利是这样想的。 

印象中这种极具风度还别有情调的龙用一个姿势优雅的昏迷咒击晕是最好的方法,也有成功的案例,比如上一次参赛的法国代表芙蓉,但这回的情况有些特殊。 

在其他两条阳刚之气附身的火龙一齐围攻同样以阳刚著称的克鲁姆时,威尔士绿龙则对匈牙利和中国的同胞露出了人类才有的嫌弃表情,悠闲的在场边逛荡,但很快的绿龙被场内两尊人形雕像所吸引,一尊雕像头顶黑发身体部分呈红黄相间,另一尊则一头金黄通体蓝中带绿。 

‘这两尊到底是不是人呢?’威尔士绿龙内心矛盾不已,完全忘了自己作为一只来决斗的龙所应扮演的角色。 

就在威尔士绿龙举翼托腮凝望之际,低估了龙的智商的两尊雕像汗流不止,这么近距离的的与龙接近是相当危险的,即便对方也算是个龙中绅士,偶尔还喜欢搞搞情调什么的,但好歹也是条会喷火的龙,再说闻着带火气的鼻息,你也不好轻易有所动作,以免造成不必要的误伤。所以比起与两只脾气性格略有相同的龙激战正酣的克鲁姆相比,哈利和马尔福这边的情况其实也好不到哪去哇… 

不好,威尔士绿龙开始在两尊雕像间嗅来嗅去,在一尊名叫德拉科马尔福的雕像前停了下来,呃,这有点不祥啊… 

也就是在这情况极具危机之际,一块小石子突然向哈利滚来,吸引了绿龙的注意,绿龙就这么跟随着小石块把巨大的身躯连同有危险的鼻息一同挪到的哈利身边,哈利用余光扫见在马尔福衣袖里的魔杖露了点头…哦,一个精彩的无声咒。 

呵呵,马尔福果然还是马尔福,不会因为去了布斯巴顿就忘了斯莱特林作风,该表扬他爱国还是鄙视他损人利己不择手段?你来阴的我也不能太客气了!在比赛中被对手算计了一小下的哈利豁然开朗。 

一个漂亮的无声无息咒语,小石子又飘回了马尔福脚边。绿龙跟着转头就冲马尔福去了。 

之后的情况成了内力比拼赛,那粒可怜的小石子被两股魔咒推来挤去,引得原本挺不爱找事的威尔士绿龙有些亢奋。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越来越亢奋的威尔士绿龙极有可能会引来其他两条火龙的注意,万一不小心三条龙一块夹击,那是替克鲁姆解了围,但还是会给自己惹了麻烦。 

得找一个突破口! 

这样的想法在勇斗绿龙的两尊雕像内心里同时升起。 

砰叮咚,哈利一个不小心用力过猛把小石块弹出了两人一龙的范围,弹到了远处正与匈牙利树蜂龙,中国火龙激战正酣的克鲁姆身边。 

呼,终于解脱了,小石子泪目,躲在大石块后乘凉去了。 

难得处于亢奋状态的威尔士绿龙奋不顾身的冲去小石子飞弹到的方向,加入参与了自己匈牙利和中国的同胞并与叫克鲁姆的人类奋力纠缠了起来。 

只听得那边克鲁姆的咆哮声愈发巨大其中还带了点悲壮的意味,诸如“啊!嗷!操!干!插!毛!你妹!F打头单词,S打头单词”之声不绝于耳… 

观众席上,大家也都为克鲁姆一人单挑三龙的壮举投去敬佩的目光,连极有立场的赫敏都忍不住露出了揪心的表情,“坚持住,加一点油”赫敏用自己鼻子才能听得到的声音念了一句,身旁的卢娜以极其微妙的表情看了她一眼继续按自己身上的羽毛。 

斯莱特林的观众席里突然站起一个小姑娘,非常激动的冲着场内大声喊到“克鲁姆是我们的王!”话音刚落就被她身旁的人强按回座位。 

“给我闭嘴,阿斯托利亚!安分一点!” 

但这点却引起了格兰芬多观众席上罗恩的赞赏,他生平第一次用赞许的目光望向斯莱特林,并竖起了大拇指“很有见地的姑娘”。 

哈利看向浑身跟绕满了火花似的克鲁姆,一脸不忍,并为自己的一点小小过失感到羞愧,诶,自己怎么就这么不注意的下滑成和马尔福一个等级的人了呢。 

实在看不下去的哈利打算上前帮一把克鲁姆,却被打到兴奋的克鲁姆用一个“放着我来”的眼神给挡了回去,再一抬头,发现观众席上的赫敏已经站起来了,有些焦急的看着场内。 

哦…哈利很知趣的退了回去。 

“你还想看多久,不想要金蛋了么!”一个带了点法式腔调的声音在哈利耳边响起。 

是德拉科马尔福,哦,这家伙终于说话了。 

 

【一条绿手绢】 

做人不能太马尔福了。 

这是穿越前哈利对于自己人品自我考核的底线要求,对格兰芬多人来说这要求还真不算高,甚至有些低了,哈利也曾认真思考过作为一代救世主在自我行为标准上是否要再提高一个档次,比如做人起码不能低于弗林特或斯内普之类的,但在赫敏“不要老把目光锁定在斯莱特林”的提示下,哈利决定将标准重置,那你觉得“洛哈特是人品底线”好还是“不能与费尔奇先生比脾气”好?或者你看“不要和桃金娘计较烦人”如何?一直说到赫敏都不想再搭理他,这事才算不了了之,于是折腾了一圈马尔福还是被作为人品底线或反面对比一直保留在哈利的心底用于自省(- -b) 

有些扯远了… 

但就是因为之前有如此这般的渊源所以眼前当这个一口法国腔的马尔福提示哈利别想那些有的没的该去夺金蛋了的时候,哈利是有些不习惯的,他不肯相信这是一个人品底线所说的话,其中有什么阴谋么?但一时又想不出能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姑且先把他是人品底线的形象往心底压一压,夺金蛋比较重要。 

哈利摆脱了雕像模式,向金蛋飞奔而去,欲摘下金蛋之际,远处正与克鲁姆厮打纠缠的威尔士绿龙察觉到‘雕像们’居然有了生命并双双在移动,抑制不住好奇心,绿龙丢下了克鲁姆和两个同类往哈利那奔来,表情尽是兴奋~~ 

只剩两龙对战的克鲁姆稍获解脱,观众席上赫敏也随之坐回原位,斯莱特林的观众席里有人长吁一口气…但比赛没有结束气氛还是很紧张。 

绿龙看着像是要喷火,而哈利则因为攀爬岩壁而腾不出手,转头寻找马尔福却不见他人影,心底一阵发凉“不是吧!底线…” 

只见一根火柱由绿龙嘴里喷射而出撞击着岩壁,危急之下哈利勇敢地单手挂住岩石边侧身躲避火焰的正面攻击,尽管没有受伤但也被受火柱撞击而碎裂的石块弄得一身灰,抬眼看发现岩壁顶的金蛋摇摇欲坠,一个大胆的想法冲击着哈利的大脑。 

“喂!这就是你全部的火力了?敢不敢再给力一点?嗯?”哈利突然朝着绿龙大声吼去,嘴角还带着轻蔑的笑意,明显的挑衅。 

看着单手挂在岩壁上的哈利对威尔士绿龙发出的挑衅,观众们不禁露出了差异的神情纷纷表达了各自不同的看法,有夸奖哈利豪迈的‘自古英雄出少年,自古好汉出狮院’,有不能参悟理解的‘霍格沃兹的代表是不是疯了了?’,有表示同情的‘万一被吃了怎么办?’,有围观看热闹的‘骂得好骂得妙,再来几句不嫌少啊不嫌少’,还有完全抓错重点的‘对于周边环境配合的表现力是够了,但台词功底仍需加强,逻辑重音没有抓准,情绪也不够饱满’...一时间观众席里好不热闹,搞得威尔士绿龙直想转身朝那些嘴碎皮痒的人们吐上一发。 

最终威尔士绿龙还是没有辜负哈利的期望,暂时不搭理观众席上的局部吵杂,向着哈利喷了个根火柱,而赶在火柱喷出前的一刻哈利勇敢的放手跃下岩壁轻巧的躲过了火柱,并借由火柱的攻击顺手震落了三颗金蛋,真是大丰收,准备弯腰抱金蛋的哈利好不得意。 

“闪开!波特!”随着一个有点耳熟的法式英语,哈利的身体往前倾了一步,而就是这一步让哈利躲过了绿龙又一次的攻击。 

随后底线,啊不,是马尔福举着魔杖对准绿龙念了一串法语后,威尔士绿龙便以极其优雅的姿势慢慢滑落倒下。 

底线到底还是底线终究没降到无下限,也不枉我来来回回的穿越救你这么多遍,哈利有些安慰的想着。想着想着对面马尔福的脸色开始有些不对,还没来得及上前感谢对方的哈利就被缓缓倒下但没法控制身体的绿龙用带鳞片的尾巴扫了脸… 

很快大赛组委会宣布,获得金蛋并通过第一关考验的选手是来自布斯巴顿的德拉科马尔福及被龙尾扫得一脸血(- -b)的霍格沃兹代表哈利波特,观众席上欢呼成一片,不一会组委会又宣布,德姆斯特朗代表维克多克鲁姆由于刚才一人勇斗三龙的精彩表现,虽然没有亲手举起金蛋但被破格允许通过第一轮考验。言毕,观众席里再度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欢呼,将整场气氛推向高龘潮,其中欢呼声以德姆斯特朗方正最为整齐,数斯莱特林某席位处发音最高亢激动…罗恩碍于赫敏在身旁故不敢大有动作,但也以挥动克鲁姆海报的方式表达了对偶像的敬意,并以‘来日必将与之切磋粉丝心得’的眼神望向斯莱特林某席位… 

赛场中央哈利有些不是滋味,眼前是通过了夺金蛋的一关,尽管中间遇到了一些波折但还是和上一回一样,就连自己会在比赛中受伤的命运也没转变甚至加重了,抹了一下还未结痂的伤口,哈利突然觉得某种不可控的恐惧在体内滋生。 

一条绿色的手绢突然出现在哈利的视线内,抬头一看,手绢的主人是底线马尔福,他正示意自己拿这手绢擦擦还在冒血的脸。唔,这是一条挺扎眼的手绢,真丝绿底上拿金线绣满卷草与贝壳,不禁让哈利想起自己在麻瓜世界的电视里看过的法王路易十六看玛丽皇后递来的宫廷用度清单时用来捂脸的那条手绢,诶,这是要亡国呀,哈利没头没脑的想着,似乎刚才还存在的未知恐惧被眼前的绿手绢挤走了一般。 

但赫敏好像还说过,法国巫师对礼仪有极高的追求,拒绝对方递来的好意似乎是对对方的不敬及侮辱,被侮辱是要决斗的,还会引发国际争端,而现在各方面的情况也表明此时并不适合决斗,所以手绢还是接了吧,几经思想波折哈利接过绿手绢抹了一把脸,手绢上的金线立马膈的伤口一阵刺痛,仔细一看除了卷草贝壳,角落里还很细致的缝了个MD的花式字母,望着这条华丽到有些多余的手绢不知怎么着哈利想起了那座奢侈到连厕所都没舍得建的凡尔赛宫… 

就在哈利思想随手绢飘去法国的时候,一群兴奋的格兰芬多由观众席上奔至场内,他们欢呼雀跃的把英雄哈利高举过头向天空抛起,并把他的思维由巴黎经亚眠至加莱再到敦刻尔克渡过加莱海峡抵达英国多佛港,最终拽回霍格沃兹。而那条绿手绢也随着欢庆的人群不小心挤掉在地还被踏了好几个脚印…哎呀,这样算不算对人不敬及侮辱对手,会不会引发国际争端,还要不要决斗?被抛在空中的哈利有些担忧的想着…

 

【妹妹(上)】 

得到金蛋后的哈利架不住格兰芬多众人的热情,当众把金蛋泡了水并声称这是梅林托梦所传,金蛋泡水即可得到真相秘密,现场立刻就炸了锅都抢着想听金蛋传声,幸亏韦斯莱家的双胞胎帮哈利解了围,两人捂住水盆大声宣布,想听金蛋秘密的,每人三十个金加隆,想第一个听的还得再多付10个加隆,顿时好奇的人少了一大半,对于剩下那些好奇心过于旺盛的,费雷德又建议到:实在想听的出去找克鲁姆单挑,赢的人即可回来和金蛋有半个小时候的亲密接触,而乔治则在一旁示范克鲁姆勇斗三龙的经典动作,瞬时大家都宣称时间不早该洗洗睡了,格兰芬多的休息室内才算是消停下来。当然为了感谢双胞胎兄弟的无私相助,哈利让他俩优先听了金蛋秘密,兄弟俩也在客气了一小会后扎进水盆。 

对于不久就要进行的下一关哈利很自然的想到了罗恩,记忆中那是自己水下的搭档,既然重来一次,那么让他听听金蛋的秘密,事前做好准备也是很必要的。 

“罗恩哪去了?”哈利问陷在沙发里看起来在生闷气的赫敏。 

“和她妹妹聊天”赫敏举起一本书闷闷的回答。 

“可是…”哈利指了指正坐在赫敏身旁的金妮“难道罗恩穿了隐身衣?”哈利忙伸手向金妮身旁的空位抓去。 

“哦,别傻了,她说的是另一个妹妹”金妮则抢过赫敏手里的书拍掉哈利伸来手没好气的说到。 

“什么?!” 

第二日,在格兰芬多的长桌边,史无前例的坐着一位围着绿围巾的姑娘,她正与全格兰芬多对斯莱特林最有意见的罗恩韦斯莱进行着无比友好的沟通,这一场景看得霍格沃兹各院学生目瞪口呆。 

“哦,你不知道我对他的敬仰程度,我收集了他所有相关的杂志及报道”那个叫阿斯托利亚格林格拉斯的斯莱特林对着罗恩很有些激动的说到。 

“那你也一定不能了解我是有多崇拜他,我的房间里只有他的照片”罗恩也很动情的回应着。 

“我有他所有比赛的门票”阿斯托利亚骄傲的说。 

“我收集了他所有的球星卡”罗恩也不甘示弱。 

“我知道他最喜欢吃的食物,最爱闻的味道~~” 阿斯托利亚使出了杀手锏。 

“我了解他出门先迈哪只脚,吃饭爱用哪只手~~” 罗恩…… 

看着这两个人进行的无比脱线的对话,哈利抹了抹头上的汗顺手捋下一把黑线塞进背包准备过冬的时候织一套毛衣,而对面桌的赫敏一脸复杂表情,不知道是该抱怨罗恩还是该抱怨克鲁姆,金妮则在一旁不停的跟路人解释,那不是我妹妹,我没有这样脱线丢人的妹妹,远处斯莱特林的长桌上,达芙妮似乎也在向人做着类似的解释…

 

【妹妹(中)】 

一群人正闹腾着的时候,两颗金黄色的脑袋缓慢的向格兰芬多长桌靠近。 

“咳咳嗯,波特先生,请容许我在此发言”一串带点法国味的英语由其中的一个金色脑袋的嘴里发出。 

啊,是马尔福,哈利心里不禁一紧,不是来管我要手绢吧,那天现场闹得太过头早就不记得被丢到哪个角落里了,虽然并非我所愿但若真要决斗什么的,我倒也不怕。 

“说吧,是文斗还是武斗?你看着来吧怕死不是格兰芬多!”哈利一副豁出去了的表情。 

对方一脸惊讶随后又挑了一下眉毛,“哦,文斗,当然是文斗,而且是极其文雅的斗,我们将在晚餐时间进行一场关乎礼节、金钱、荣誉的慢速比赛,那是向古老的法则发起的怀有敬意的一场耐人寻味的友谊比赛,我们甚至不去在意那些所谓的时间,哦让他们在指尖流走吧,流走吧。我们对于食物也是尽力不去挑剔,而用一种极其虔诚的态度来品味,藉此我与我的家族都诚感欣慰并邀请在座的列位来到那神圣之地为我们见证那一奇妙并伴随着荣誉和利益的时刻。”马尔福说得极为动情,那感觉就像在用英语朗诵一首法语诗歌。 

格兰芬多一干人则大眼瞪小眼,都不晓得该回答什么,连刚才还在火热讨论克鲁姆的罗恩和阿斯托利亚‘兄妹’俩都被吸引过来,“这人是什么毛病,不要紧吧?”阿斯托利亚皱着眉头小声的问她‘哥哥’。 

哈利倒吸一口凉气心想为了条手绢就搞这么大的阵仗,幸亏及时把真穆迪教授救了回来,不然真把他变成白鼬还不知道要闹出什么腥风血雨来,并在觉得自己当初担心中间拯救过程会出问题而特意转回四年级的想法实在是太英明了,如此喜欢计较得失的马尔福如果没人为他善后,大约是要搅得霍格沃兹鸡飞狗跳不得安宁上房揭瓦吧… 

“其实他的意思是,我们学院要在晚餐时间进行一个慢速进食的比赛,谁吃得最慢就能获得马尔福家族提供赞助的2000欧元奖励,现在我们代表拉文克劳邀请各位前来观战”另一金色的脑袋很是时候的站出来翻译。 

“补充得好,洛夫古德选手”马尔福看了一眼身旁的卢娜,对她的解释十分满意。 

“你太客气了,马尔福选手”卢娜学着马尔福的样子回礼答复。 

啊,原来不是为了手绢来决斗的啊,哈利稍稍的放了点心,并未自己先前那些无聊的联想感到一阵小小的羞愧。 

“可为什么奖励的是麻瓜世界的货币?”金妮不解的提问。 

“哦,那样就可以去白金汉宫那样的麻瓜景区游览了,还可以乘坐伦敦眼”卢娜的表情平静若水。 

“可为什么是欧元不是英镑?”赫敏提出疑问。 

“哦,那是因为今天欧元比英镑的汇率低”马尔福的表情则如平静的水面立了只蜻蜓般泛起了一小点涟漪,可没过多久又恢复了平静。 

目送两个金色的脑袋离开后,格兰芬多长桌上又恢复了往日里的嬉闹欢乐。弗雷德和乔治开始组织大家下注押宝晚餐时哪位拉文克劳能获得最终的麻瓜奖金,赫敏专心的吃着面前的烤鱼和英国腊肠,但眼睛又时不时的扫过对面正讨论得很热烈的罗恩‘兄妹’俩,金妮则在一旁唉声叹气,继续感叹自己怎么会有如此奇葩的家人。 

望着已经离得有些远的金色背影,哈利越来越感到穿越前许多不敢想象的情景都在此以自个的方式发生了,如今受影响的已经不仅仅是自己和马尔福了,甚至扩大到了全校甚至整个魔法师世界,未来早已超出了自己的预计,壮着胆子向未知命运发起的挑战到底是对是错,这些都无法明确给予内心最明确最理智的判断。但哈利劝自己尽量往好的地方想,至少,呃…至少罗恩多了个斯莱特林的妹妹…

 


 

评论
热度 ( 4 )

© 良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