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东西,取悦自己,娱乐大家

哈利波特同人【神锋无影】(二)

【标准的绅士】


好奇心使然也罢担心再度看到令人难受的场面也罢,哈利并没有急着直接回到六年级而是及时刹车拐去了四年级,反应过来的时候哈利已经坐在格兰芬多的长桌前了,旁边坐着手拿魁地奇海报对着自己一脸兴奋的罗恩,“嘿,哈利,你猜一会布鲁姆会为我签名么?”引得对面的赫敏投来一记鄙视的刀眼。

“哦哦,一定会的,他若不肯我们就用鼻涕味的怪豆榨汁给他喝”略带调侃的话引来罗恩一个兄弟式的击掌,这对哈利来说实在是个好消息,朋友们回来了,一切都没变。

抬眼向斯莱特林的长桌望去,高尔克拉布在若无旁人的大口进食,帕金森与布雷西谈笑风生,那个熟悉的金色脑袋不在其中,“马尔福似乎不在斯莱特林”哈利想向朋友们确认这个信息。

“哦,那是当然,全英国魔法师界最古老家族的继承人没有来霍格沃兹而是去了布斯巴顿,就为了学习绅士礼仪!”罗恩的语气丝毫没有掩饰他对马尔福家族这一‘不当’安排的讽刺。

“嘿,他只是去学习礼仪并不是抢了你的克鲁姆”赫敏再次白了一眼罗恩。

“向法国人学绅士的礼仪?一个英国纯血?!”罗恩的鼻子都快皱起来了。

“哦,谢谢你的提醒,但如果你肯读读书而不是整日只知道对着那张海报傻笑的话就会知道整个欧洲的贵族绅士礼仪都源于法国!”哈利被赫敏的回应逗笑了,哦,这真的不错,至少纳西莎听了自己的意见,马尔福是安全的。哈利满意的往嘴里塞了块白面包。

但下一刻哈利就笑不出来了,穆迪,确切的说应该是伪装成穆迪小巴蒂克劳奇拄着拐杖,手里拿着奇异酒瓶神经兮兮的出现了,而据哈利的记忆那个瓶子装的应该是变身的魔药。

啊,见鬼,按下了葫芦起了瓢。

正当哈利还在思考是让事情按原本的进展自然的继续呢?还是冒着改变历史的风险站出来提早揭发这个冒牌货的时候,邓布利多敲着刀叉示意大家安静并起身大声宣布欢迎来自法国的优雅朋友们。

……???!!

瞬间门像是被人用魔法迫不及待的撞开一般,一群穿着丝质华服的男女如精灵般的在大厅中翩翩起舞,表情极为投入。这突如其来的法式风情使得习惯了保守克制的霍格沃兹男孩男孩们大开眼界,犹如心底里被抹了一层厚厚的法式奶油一般。

“嘿,刚才是谁看不上法国式的礼仪来着?”看着早已一脸陶醉的罗恩,赫敏免费送出第三次白眼。

而哈利在边上托下巴疑惑并努力回忆上一次布斯巴顿的入场仪式“布斯巴顿是什么时候开始招收男生的?”以及女巨人马克西姆夫人身边走着的金发男孩怎么这么眼熟。

“哦!见鬼!!德拉科马尔福!!”被自己费劲心力弄出霍格沃兹的马尔福又因为三强赛回来了,哈利在内心咆哮不已!

当然见到马尔福想咆哮的并不止哈利一人,布斯巴顿的队伍还未走至主席台,霍格沃兹的长桌中便爆发出一阵只有魁地奇观众席上才能听到欢呼声,只是这欢呼还夹带些脂粉气。

“哦,快看,那就是最古老的家族继承人么?太帅气了”“他似乎看了我一眼…”令人惊讶这样的言语竟然是由格兰芬多和哈奇帕奇的长桌上传出的…一向沉稳的拉文克劳姑娘们也忍不住频频张望窃窃私语,再回头看了一眼斯莱特林的长桌,潘西小姐完全没注意到水杯里的水泼在自己的领带上一脸向往。哦,哈利的脸色真的很难看。

哈利艰难的回忆起上一次全校女生能如此统一的表达对某项事物的看法还是在二年级时因为密室事件,邓布利多宣布取消期末考试的时候,而哈利觉得取消期末考与此时见到德拉科马尔福所带来的惊讶在情绪上应当是相反的,但现在女生们的反应显然超出了哈利的预计。“这是讨厌鬼宿敌马尔福么?”哈利不敢想象自己未穿越前的那个马尔福能赢得女生们这样待遇。

“距离产生美么?”哈利不情愿的总结着。

 

【勇士们呐】


刨去那个像是对全校女生都下了迷魂咒的马尔福,入场仪式还算是顺利,随后进场的德姆斯特朗代表队依旧酷劲十足,卡卡洛夫携威克多尔克鲁姆在一团火球后现身进场,只是霍格沃兹的大部分女生仍旧沉浸在对布斯巴顿的马尔福幻想中而忽略了本是全场最大的明星出现,故而献给克鲁姆的欢呼声明显比哈利记忆中的少了很多。

看着手里捏着布鲁姆海报激动的呼喊“克鲁姆,克鲁姆这里,这里”的罗恩,赫敏连再递给他一记白眼的力气都没有了,那样子简直无药可救。

见到卡卡洛夫上台,教师席上的“穆迪”发出咳咳的声响,哈利知道这是小克劳奇见到神秘人的叛徒时忍不住发出的预警,而这也正预示了不久后会发生的悲剧。但是,等等,马尔福回来了!联想到随后会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凭借以往的记忆哈利并不能保证回来后的马尔福能不受牵连。哦,历史已经被改变了,那就不要纠结什么是否提早揭发小克劳奇的问题的了,多想无益动手吧,格兰芬多都是行动派!

看了一眼主席台前与过往大不相同的德拉科马尔福,哈利波特暗自下了决心。

欢迎宴会结束后的晚上,披着隐形披风的三位少年出现在了塔楼边黑暗杂物间里。

“你确定真的穆迪就在这里面?”钻出拥挤的隐形衣罗恩对着眼前一片黑暗的房间发出疑问。

“相信我,愚人节还没到,我也不想拿教授的名誉开玩笑,而且我也解释过是伏地魔托的梦,额,他让我感知到穆迪教授正在这里受苦”哈利有时自己也搞不清是担心朋友们受牵连还是另有其他的感情因素在作祟,他并不想向朋友们坦言这些都是自己穿越的结果,甚至都不愿意对邓布利多教授述说,但他却能感到一种无法坦诚言明的情绪在心里滋生,而这种情绪是不好与他们分享的。

很快3人组在哈利记忆的指导下找出了藏匿穆迪的箱子,经过好一阵子重叠又重叠,打开再打开的俄罗斯套娃式的盒子后,真穆迪教授被提前获救。在一阵骂骂咧咧的抱怨后,真穆迪开始与三人组讨论如何在不惊动所有人的情况下擒拿冒牌货的计划,毕竟当着欧洲另两大魔法师学校的面丢英国人脸类似这样的事,像穆迪这样的爱国者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见到的,何况其中还涉及到了他个人的名誉问题。而不惊动睿智如邓布利多这样的大魔法师也是哈利内心的想法,哈利生怕因自己穿越行为的暴露而引发的一系列后果——这关乎到德拉科马尔福的生死。

深夜凭借飞路粉出现在魔法部国际交流司司长办公室的真穆迪教授用他特有的嗔怒表情质问老巴蒂克劳奇,你的儿子哪去了?而可怜的老巴蒂克劳奇一脸震惊却无言以对。

次日,原本预备要参加三强争霸赛开幕式的国际交流司司长老巴蒂克劳奇很突然的向魔法部递交了辞呈,大多数人都认为这是他常年独孤寡居又被成为食死徒的儿子所打击的结果,并没有人对此突然的行为有什么异议。而与此同时阿兹卡班却多了一名刚捕获的年轻食死徒,据小道消息传说此人长相酷似早已死去的小巴蒂克劳奇。

一切都安好,没有了小巴蒂克劳奇做内应,自己就不会再次被迫参与三强赛,伏地魔也就无法复活,其中受牵连的人们可能就有生的希望——哈利想起了塞德里克,而和自己一样受年龄限制的德拉科马尔福最多也只能坐在观众席上陪着自己喊加油罢了,可能立场有别但生命却无虞,哈哈哈,简直顺利得令人咋舌。

但是马上开始的开幕式讲话却让哈利的心情一落千丈。

马尔福。

确切的说是另一个马尔福,卢修斯马尔福,他代替了老巴蒂克劳奇站在宴会大厅主席台前的演讲席前做开幕式演讲…

“哦,不”哈利在内心以手捂脸。并为自己这种不经大脑的冲动及执意改变历史进程的结果而有少许后悔。同属魔法部成员,又热衷于国际事务,甚至不惜打破英国人保守恋家的传统坚持把独子送出国的纯血家族当家人,还有什么理由不让卢修斯马尔福接替老巴蒂克劳奇的位置?!

 

但事到如今哈利也只得尽量忍住不悦耐心的听新任司长发言,卢修斯声音依旧冰冷低沉听不出感情,好在他话不算多,只是简略的介绍了三强赛的规则和纪律,但却对年龄限制只字未提,并意味深长的盯着布斯巴顿方向的某个位置。 


“有个叫芙蓉的布斯巴顿这回没有来么?”哈利想起了上一次代表布斯巴顿的媚娃姑娘。

“哦,我记得告诉过你,我哥哥比尔在埃塞俄比亚旅行的时候救了一个被龙攻击的法国媚娃,她似乎就叫芙蓉,现在还在当地的意愿接受治疗呢,比尔也一直留在那照顾她”罗恩的声音里带着点埋怨“我还以为你会记得呢,比尔给我寄过照片,真是个漂亮的姑娘”

某些事情被提前了…

看着德拉科马尔福极其优雅的将手中写有自己名字的字条丢进火焰杯时,哈利的表情纠结极了,想起了开幕式上卢修斯冰冷故意省略年龄限制的发言以及那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好吧,这位新任的国际交流司司长无论何时何种情况下都不准备放弃对家族势力的炫耀,一上任就打算利用职权为儿子谋私!

很显然有过经验的哈利知道三强赛是个有着极大危险性的巫师竞赛,而伏地魔的存在更是加重了这层阴影,卢修斯曾经是食死徒,伏地魔复活后他一定也会被召唤,而身为食死徒的孩子,德拉科或许会得到暂时的庇护,但这实在不比死好多少,哈利想起六年级时马尔福手臂上的食死徒标志还有挂脸上那颗泪水,那是最坏的结果。

“如果可以,我真心希望有些事能够被改变”

起身穿过为德拉科马尔福着迷一脸幻想的女生群,哈利截住了正往火焰杯方向走来的塞德里克,随口编了个借口将其引至无人的走廊边,“统统忘记”趁其不备的发射了一个遗忘咒语,这个善良正直的赫奇帕奇应声倒下。

“塞德里克,对不起,但相信我,我只是想帮你,就像你上次帮了我一样”看着眼前这个曾因为自己而失去最美好生命的赫奇帕奇,哈利总觉得自己欠了对方一个谢谢,但碍于眼前这有些糟糕的情况哈利无法当面表达,“我真心希望那些让人心疼的事情不再发生”收起魔杖哈利将塞德里克扶好让他尽量舒服的靠在走廊边,转身向火焰杯的方向走去。

哈利离开后的不大一会儿,塞德里克从昏迷中醒来,模糊中看到一个扎着蓝领带女孩向自己走来“你不要紧么?怎么躺在这里?需要我送你去医务室么”温柔的声音响起。

“不不,我很好只是有些头晕,我刚才似乎是要去图书馆?哦,谢谢你的关心,能请问你的姓名么?”

“恩,我叫秋.张,拉文克劳学院的,其实我也正想去图书馆”

……

 

【舞会很重要】 

能够当着罗恩与赫敏的面堂堂正正把名字投入火焰杯的感觉实在太好了,哈利发自真心的这么想,“即便不得不为此再次面对伏地魔”,哈利下意识的给搭在罗恩与赫敏肩膀的手加了点劲,“但从现在起我不想任何一个人在我面前死去了”,就在不远处穆迪教授传递给他一个鼓励的眼神。 

几天后,卢修斯马尔福又拖着一头长长的金发出现在大家面前,这意味着三强赛参赛者名单即将出炉,也意味着哈利波特在向伏地魔挑战的同时也对命运下了战书,历史将被改变而自己才是命运的主人,名为哈利詹姆斯波特的格兰芬多男孩坚定不移! 

“霍格沃兹代表是:哈利波特。” 

太好了!“嘿兄弟,你真是太棒了!妈妈会高兴坏的”罗恩的表情看起来比哈利还要高兴,而赫敏则是激动得给了哈利一个朋友式的拥抱,双胞胎兄弟揉着哈利的头发在一旁打趣“这家伙一定是吸走了我们的运气是不是?”其他同学也都向哈利投来羡慕及祝福的目光,“加油,哈利”,就连斯莱特林学院的学生也在这一刻停止了挖苦。这是上一回参赛哈利所无法享受到的待遇,瞥了一眼场边,塞德里克正向自己微笑祝福,而他的身边站着秋.张,哦,真是不错呢…… 

“布斯巴顿代表是:德拉科马尔福。” 

哇嗷~哦也!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尖叫,只是这尖叫多半来自于霍格沃兹…而显然为东道主的热情感到意外的马尔福也赶忙优雅的回礼致谢,引得围观的女生又一片惊叫。 

“嘿,我不明白,哈利才是正牌的霍格沃兹代表,这些疯姑娘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吗?”罗恩对自己学校的女生如此偏心感到不满,但由于现场的尖叫声过大,导致他的抱怨被完全的覆盖掉了。 

“德姆斯特朗的代表是:威克多尔克鲁姆” 

“喉哦!克鲁姆!喉哦!克鲁姆!”像是想尽力压倒刚才布斯巴顿的尖叫声,罗恩极其卖力的叫喊起来,还不断挥舞着手中魁地奇保加利亚队的海报,换回克鲁姆本人转头向罗恩点头表示感谢。“哦,他刚才看我了,他对我点头了,天啊,是真的克鲁姆” 

实在有些看不下去的赫敏在连续翻了两个白眼后对哈利说她实在没法在一个蛤蟆取笑蟾蜍背后有脓包的地方多呆半分钟,哈利有些疑惑回复“他们不是同一种东西么?” 

“你说对了哈利”赫敏没好气的回答。 

邓布利多走到台中央对所有人说“以上就是本回三强赛的参赛,这是一场紧张而又饶有趣味的竞技比赛,他不仅让我们体验魔法带来的刺激,又加深了国际魔法界的联系,荣誉、紧张、竞争、鲜花、蜂蜜、窒息、昏迷、友谊,一个都不会少” 

“咳咳,还有舞会,阿不思”卢修斯在一旁点着手杖提醒到。 

“啊,是的还有舞会,感谢卢修斯,这提醒了我曾经还有过的年轻,既然我们的国际交流司司长先生也如此的看重舞会,我看不如将舞会提前,在所有比赛开始前尽情的放松,然后全心尽力的去紧张、竞争、窒息、昏迷,去博取荣誉”说完邓布利多看了一眼边上很有些吃惊及不自在的卢修斯,露出一脸俏皮的表情。 

“哦孩子们记得带上合适的舞伴”即将散场前麦格教授善意的提醒所有人。 

舞会被提前了,其实也不算是什么坏事,至少自己不必脸上挂着伤痕的去参加舞会了,至于舞伴,哈利想到刚才在会场中见到偎依在塞德里克身边的秋.张, 再度回首仍旧会为错过一段感情而有些许少年式的伤感,但很多事经历过和没经历过的体会是不同的,感情也是如此,哈利有时也会想若是没有5年纪秋.张被迫告密的事,两人是否还有可能继续牵手?6年纪或将来的7年纪乃至于伏地魔抗衡的所有时间内是否会继续出现类似的事打断他们之间的联系呢?但若是秋.张能有罗恩的义气赫敏的睿智果敢,彼此间可以相扶走下去的路能长久些,但那就不是秋.张了,而是随便什么不认识的人,哈利则认为自己不会轻易的喜欢上随便什么不认识的人,“呃,至少她需要坚强、乐观、有趣、漂亮、并不总为我担心而我也不必每时每刻为她分神挂心,但我们总还是有些关联的”,总结了很久,哈利失望的发现现阶段自己需要的不是恋人而是一个值得信赖的朋友。 


【不为人知的礼仪】


舞会的关键并不一定是华丽大厅精致的礼服,甚至都不一定是特邀前来伴奏助兴的三女巫组合,而是一个耐心且善解人意,完全不介意被自己踩到脚的舞伴,当然要是对方的容貌能够赏心悦目就实在太好了。

哈利在回忆完上一次参加三强赛舞会上的经历后总结到。

所以当他再次看到罗恩哭丧着脸在镜子前扯着那件带蕾丝小花边的二手礼服时,哈利很想把自己关于舞伴与礼服的想法告诉他,并建议他可以提前邀请早些时候就不断暗示他们自己目前还没有舞伴的赫敏。

但还未等哈利开口,罗恩却马上像换了心情一般,“哦,那不是什么值得在意的事,我得到了克鲁姆的签名,那可值好几场舞会”丢掉蕾丝礼服,罗恩拿着克鲁姆签过名的海报陶醉的转了好几圈。尽管哈利很想提醒罗恩克鲁姆不会是他的舞伴,而是抢走他舞伴的人,但想到麻瓜世界的一位非著名评论者曾经说过打搅一个充满美好憧憬的好梦无异于一种谋杀的行为,哈利在内心重重叹了口气,放弃劝说。

自从三强赛开幕式以来,确切的说是自从女生们对于布斯巴顿的马尔福欢呼声高过德姆斯特朗的克鲁姆后,作为克鲁姆忠实的支持者罗恩韦斯莱得到了与偶像亲密接触的殊荣,他甚至得到了能参与德姆斯特朗私下交流聚会的邀请,只要他听得懂保加利亚语。能与偶像如此亲近罗恩看起来快活无比,几乎把课余所有的时间都投入到与克鲁姆有关的活动中,以至于忽略了真的一直在暗示自己目前单身没有舞伴的赫敏。

“哦他怎么不捏着嗓子求他亲吻手背,我能为您提鞋么?布鲁姆;我能舔你的脚底么?布鲁姆!”赫敏尖着嗓子模仿那些整日追着布斯巴顿代表队的霍格沃兹女生的声调。

“其实罗恩也没你想的那么糟,他只是,只是在完成他的一个…一个梦想…”哦,哈利自己都觉得这个理由太蹩脚,但考虑到6年级时自己被夹在两位好友中间的尴尬,就是因为4年级遗留下来尚未解决时,哈利还是希望二人能提早领悟对方的不可替代性。

赫敏则在甩出了个“一丘之貉”的眼神后,不再说话。

“或者你愿意主动,我是说主动的邀请他”哈利发誓他只是希望两位重要的朋友不至于在6年级时才后悔当初没有彼此正视过内心而错过了当初,梅林在上格兰芬多在下邓布利多坐中间他哈利波特绝对是出于好意。

赫敏却突然在他眼前爆发了,像一座抱着书的小型活火山。“听着,你们都一样,什么都不懂!不懂得站在对方立场替对方考虑!不懂得珍惜早就拥有的!你们连自己想要的是什么都不知道!!”

赫敏的喊声引起了走廊上许多学生的回望甚至还有几声尖刻的嘲笑,哈利只得上前安抚好友。

“嘿!要我说那些急于想成为布斯巴顿舞伴而整日手里攥着迷魂咒语入门的人们简直愚蠢至极,多看看书就会知道法国巫师礼仪中男士们不能拒绝女士主动提出的邀请,记住是《不为人知的欧洲巫师礼仪大全》沙拉莱斯著1896年版,第368页17行!”气头上的赫敏毫不客气的向嘲笑者发起反击。

同一时间走廊上的女生们像约好似的,呼的都停了脚步,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转身望向赫敏,下一刻又集体向拉文克拉楼——布斯巴顿代表队临时住宿处方向奔去,顿时红的、绿的、黄的、蓝的领带围巾在哈利及赫敏眼前飞速掠过,煞是好看。

“当初到底是谁想出了三强赛舞会的主意?”哈利觉得大家都快被舞会折磨得神经质了。很多年以后,当哈利用一个成年人的思维来思考来自4年纪的疑问时,哈利得出了结论,舞会本身不过是形式,而那些关于与你共赴舞池对象的幻想及狂热的追求才是隐藏的真意,这是只属于少年人们心绪。

 

【不为人知的礼仪(下)】


舞会的日子一天天的临近,德姆斯特朗的小伙子们用北方男儿的豪爽率性打动了来自布斯巴顿的魅娃们及一小部分勇敢的霍格沃兹姑娘,而平日里稍嫌冷清的拉文克劳楼此时却显得意外的,呃…有人气。

走进看就会发现几乎每个可以进出鹰院的大门都有霍格沃兹的姑娘把守,一些熟知地形的老生甚至把逃生用的暗道窗户都下了警报咒语,一种但凡有人由此通过必然发出警报声提示下咒人的一种诡异咒语,但为了避免与真的警报重合,女生们干脆把警报声换成了发音暧昧的“嘿,我看见你了”或者口气略带诚恳的“只有我懂你”这样的主题性提示音。

偶尔路过鹰院目前仍在在为三强赛中如何阻止伏地魔预计内的阴谋烦恼的哈利对着反锁在楼内插翅都难飞的布斯巴顿的男生们投去了同情的目光。诶,伏地魔若非一个魅力非凡令人一见倾心的美男,想攻下霍格沃兹怕是很难,照此看我们的胜算似乎很大,看着拉文克劳楼前不分院系上下齐心通力合作的女生们,哈利的内心很是复杂。“法国巫师真的有不能拒绝女士邀请的礼仪?”

“是真的,只是那得在舞会开始后”

“??那还不是和英国一样?”

“哦,谁又能说不是呢?”赫敏摊了下手满不在乎的说。

当然不能是啦!在人人都以为法国巫师对绅士礼仪近乎变态的重视后,试问哪位布斯巴顿男士谁还敢轻易做出拒绝一位女士邀请的失礼之事哇!即便那些古早的礼仪是布斯巴顿男生们这辈子都没听说过的荒唐事,也没人敢于冒这个险。倘若真的拒绝了就是相当于在欧洲三校前打布斯巴顿的耳光,那太难看了。于是布斯巴顿的男生只得眼巴巴的看着本校女生们在霍格沃兹充满英式风情的草坪上被另两校男生的簇拥着挑挑拣拣得意洋洋,而男生们却得不情愿的将自己反锁在拉文克劳楼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生怕一不小心就留人话柄或者触了发音暧昧的警报…直到成为或被迫成为某位女士的舞伴。。。

而对于那些日夜守候在拉文克劳休息室门口的其他三院女生,布斯巴顿的男生们也尽了全力发挥他们引以为豪的绅士精神——尽己所能的接受各类邀请,弗利维教授还特意为此加大了休息室入口鹰形门环的问答难度,以避免深夜混入非本院学生的大胆者。但据可靠消息说,布斯巴顿的男生们实际的舞伴还是以拉文克劳的女生为主,当然这简直是一定的,几乎全拉文克劳的女生都从秋.张那听来一句东方谚语并对其领会贯通实际引用:“近水楼台先得月”及另一句不那么雅的“肥水不流外人田”。

 

【左手友情右手爱情(上)】 

凭借上一回的经验觉得‘最不济我们也都能有舞伴’的哈利开始为自己和罗恩的舞伴感到担心了,尤其当他看着上一回的舞伴帕瓦蒂·佩蒂尔在她鹰院孪生妹妹帕德玛·佩蒂尔的帮助下,姐妹二人双双成为布斯巴顿男生的舞伴后。眼前的情况让哈利想起麻瓜世界中被频繁提起的一句话,好运并不总呆在原处等着你,机会永远只会留给早已做好准备的人,哪怕你是手握时间器的救世主。哈利再次回到急需寻找两位舞伴的烦恼中。 

但若跳开来看在这场关于舞伴的争夺战中,牺牲比较大的其实是霍格沃兹和布斯巴顿的男生们,原本男女比例适中搭配刚好的平衡被哈利穿越后的蝴蝶效应打乱,使得习惯庄重沉稳擅长把握微妙关系的霍格沃兹男孩们在面对集体疯狂的女生们时显得更加局促保守,但越保守越使得女生们在情绪倾向于布斯巴顿。而喜欢在一段感情中处于主动灵活地位以便随时脱身的布斯巴顿男生对于东道主这般主动又带有独占禁锢意识的霍格沃兹女生们,显得有些无从适应。 

尤其是一名叫做德拉科马尔福的英籍布斯巴顿,舞伴风波逼得他无处藏身,而随着风波的升级,情况已经槽糕到他连房门都不敢打开的程度,这也就意味着食物及水源无法正常的供给,但作为一名布斯巴顿参赛代表,马尔福深知没有充沛的体力支持不要说接下来残酷的三校较量了,就连能否能活着挨到比赛日都是个问题,“哦,这难道是霍格沃兹为打败竞争对手而使出的伎俩?”饿到眼晕昏聩的布斯巴顿少年也曾冒出过这样极不合适的猜测。 

“校方荣誉高于个人利益,填饱肚子胜过临时出现的舞伴”终于,赶在因极度饥饿而引发的胃溃疡发作前,这位布斯巴顿的年轻人想开了,在一个深夜里,他神奇的躲开了坚守鹰院大门的女生向厨房走去,尽管到达厨房的时候天也快亮了…但能有幸不被时刻处于亢奋的女生们及暧昧警报咒发现,并能像现在这般毫无顾忌的大口吞食已经让这位英籍纯血感动涕零了,至于英国的食物到底还是比不了法国美味这样的牢骚也只能随着鱼肠煎蛋一块下肚了。 

“喔哦,这个时间吃饭,你是起得太早了还是睡得太晚呢?”一个幽幽的声音从正在努力进食补充体力的马尔福身后传来。 

…… 

“完了”嘴里还含着半个煎蛋的马尔福一身冷汗的想…… 

次日清晨。 

“哦,法国巫师普遍觉得浪漫与理智并不矛盾,嗯,至少及时脱身的时候他们就会变得很理智,所以我觉得你们应该为此感到庆幸。”在图书馆的角落里赫敏安慰了几个没能邀请布斯巴顿舞伴的低年级女孩们。 

但很快赫敏发现比起别人自己更需要安慰。 

“伙计们好”克鲁姆由远处走来颇为熟络的向格兰芬多三人组打招呼。 

“嘿,伙计们,看来我的新哥么克鲁姆有话想对大家说”罗恩看上去有些兴奋。 

“我想我觉得我似乎需要一位优雅美貌的女士成为我的舞伴。”克鲁姆表情极为诚恳,但目光却没离开过赫敏。 

“哦,是的是的,几乎人人都需要”一旁的罗恩没搞清情况,仍像往常那样一脸兴奋的附和着。 

“我想知道我是否有这个荣幸能邀请到你成为我的舞伴?”克鲁姆躬身对着赫敏做出一个邀请的姿势。 

该来的还是要来,哈利觉得此时再留在原地有些不合适,但又不好走开,只得尴尬的左右环顾,赫敏一言不发的看向罗恩,罗恩的表情则更为复杂,刚合上嘴又忍不住张开,张开了也不晓得说什么,挤了半天眉毛也没弄出什么合适的造型。 

“我能有这个荣幸么?”仍保持着邀请姿势的克鲁姆再次诚恳提问。 

这回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向赫敏,而赫敏仍旧保持不动看着罗恩。 

“其实,这算是件好事,对不对,我是说我们中终于有人不是单身了对不对…但要我说其实我想,我认为,我觉得…”事后罗恩发誓他当时完全不晓得自己在说什么,就像只中了摄魂咒的猎犬。但那毕竟是事后,而当前的情况是,赫敏面无表情的盯着罗恩的脸没等他把话说完,便漠然的向布鲁姆伸出手,“那也是我的荣幸”。 

布鲁姆也极其自然接过赫敏的手,在手背上亲亲一吻。 

有些事情即便被预告了未来的发展,而到了实际运作中也未必会给你改变他的机会,某些必要的过程也无法甚至无需回避,看着两位好友再度于四年级插身而过而又会在经历过更多波折的6年纪相知相守,哈利似乎想通了某些事情。

 

 

【左手友情右手爱情(下)】 


找到了舞伴的赫敏不再和哈里罗恩同行,把自己的课程调整得更加繁复,哈里甚至看到了她在课程表里为自己连续安排了3节占卜课,那是赫敏最不喜欢的课程。 


哦,帕德玛·佩蒂尔姐妹俩已经有舞伴了,我们该怎么办? 


突然的,哈利想到了6年纪时,自己参加格拉斯霍恩教授的鼻涕虫俱乐部时带的舞伴——卢娜·洛夫古德。虽然她是舞会的热门拉文克劳院的,但多半她是不会有舞伴,哈利觉得这么想虽然很失礼,但若认真实际的看正常的男孩谁又会愿意于一个疯姑娘共赴如此重要的舞会呢。 


“哦,真遗憾你要是早一点这么说或许我会先答应你”还是三年级的卢娜睁着大眼睛一脸惋惜的对哈利说。 


“你的意思是你已经有舞伴了?”哈利难掩自己惊讶的情绪,尽管如此他还是想知道那位胆色敢于格兰芬多叫板的男孩的真实身份。 


“是的,一位布斯巴顿的男生” 

“什么?!” 


“哦,是的,说来话长,晚上我发现我的许多东西突然的不见了,没办法我只能去找,你知道在连床单都不见了的床上是没法入睡的,我找了一整夜都没找到结果在厨房遇到一个男孩,他看起来有好几天没吃饭了,我想问他有没有见到我的东西,然后他就希望我能成为他的舞伴,哦,我犹豫了很久,要知道我一点也不喜欢跳舞,但是他答应帮我找到我所有消失的东西,我想这是个不错的回报就答应了。” 


“什么??!”以哈利对卢娜的熟悉程度依旧还是无法理解这位日后的朋友是怎样在她三年级时离奇的得到一位舞伴的,何况还是眼下最受女生们追捧的布斯巴顿男生。而哈利也极其想知道这位敢于在深夜夜宵时间主动邀请一位身着睡衣迷离少女的法国巫师是怎么的一位勇士。 


“法国人浪漫起来真是不要理智”哈利在内心不住的想。 

回到休息室,看到一脸无精打采的罗恩,哈利觉得某些事被自己搞砸了。 


“看起来波特先生,你很有可能会成为三强赛历史以来第一个没有舞伴的勇士”距离舞会开始前一天麦格教授对着表情有些沮丧的哈利抱怨到。 


哈利深深为自己感到无力,他当然还是可以借着救世主的名头去各个学院走一圈,随意伸手,相信愿意为了这个光环愿意跟他走的女孩们不在少数,但再次经历这些时他不愿意如此了,就像6年纪时他与赫敏聊天时说过的“我会认真找一个舞伴,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不然宁愿那个位置空缺。看了一眼边上一脸‘为情所伤’的罗恩,哈利暗自下了一个自己想来都很惊人的决定,且哈利自己觉得其中所需要的勇气并不亚于那个敢于在深夜邀请卢娜的布斯巴顿。 


宴会大门敞开,男孩女孩们身着平日难得一穿的礼服涌入大厅,按传统三校代表齐聚舞厅中央为大家领舞。 


赫敏一身紫色晚礼服惊艳全场,霍格沃兹的学生们都不禁捂住了嘴以掩饰内心的惊讶,“哦,从没想过格兰奇能这么美丽”,德姆斯特朗的学生们都为自己的代表能有如此美丽得体的舞伴感到自豪,而此时一旁罗恩的表情却显得更为沮丧。 


但当穿着极具法式风情的马尔福携自己的舞伴出场时,原本正为赫敏的转型变身颇为惊讶的人们却不得不把情绪转换成“简直理解不能”的诧异了,有些离谱的荷叶边长袖上无所顾忌的绣满了各种贝壳卷草,右边肩膀上不知何故还别了根白色的羽毛,前后连衫的套头披风有些僵硬的挂在身上…,而身旁的舞伴则有样学样的镜像了这一装束,这一幕让在场许多麻瓜出身的学生联想到了法国名著《三个火枪手》改编的英法合拍电影,但明显是被人下了夺魂咒的化妆师做的电影造型,哦,这会影响票房的。 


更何况挽着他胳膊的是夜宵时间外出寻找丢失物品的迷离少女卢娜…看起来马尔福似乎没有注意到一旁人们拼命捡就要掉在地上的下巴的动作,特意牵着卢娜向大家挥了挥手,卢娜也极为配合的晃了晃胳膊,面上露着‘不过是看在找回失物份上,但其实我对今天的造型很满意’的表情。 


在前两校代表以令人无限惊异的方式出场后,人们更将期待的眼神望向霍格沃兹的代表,也说不清大家是期待传统还是希望有更加夺人眼球的情景出现。 


哈利深吸一口气,勇敢的向前迈出一步,做出一副被空气挽住胳膊的架势向大厅中央走去,努力的做出一副有舞伴共舞的模样,一步两步三步,哈利随着节奏踏了起来,没有怕踩到脚的顾虑,哈利跳得越来越快也越来越自然,边上的赫敏在惊讶过后给了朋友一个有力的支持眼神,一旁舞步有些古怪的马尔福和卢娜也向哈利投来钦佩的微笑,哦,这感觉比勉强来的形式好多了,对么?再度经历三强赛舞会的哈利跳得很投入。 


而此时舞池的最中央,克鲁姆的率性与赫敏的惊艳转变,马尔福与卢娜夸张又不失默契的搭配,哈利始终面带自信微笑的单人舞步,三对,确切的说是两对半的舞者在舞池最中心翩翩起舞转出一个又一个美好又心无旁骛的圆圈。 


领舞结束后,哈利停在孤单一人看起来闷闷不乐的罗恩身边,拍了拍朋友的肩膀笑着搭话“看,你并不是一个人”,换回罗恩一个满汉感动感激的兄弟式拥抱。


【许个愿吧】 

接下来舞会上的气氛简直好得让哈利意外,好兄弟罗恩一扫‘很受伤’的忧郁表情,乐得与自己开起了玩笑,赫敏也在领舞结束后趁着克鲁姆拿饮料的时间与朋友们站在一起,而拉文德则碍于赫敏有些气魄逼人的眼神没敢向这个小圈子靠近,只是在周围一圈圈的打转。 

塞德里克与秋依旧那么合拍,只是表情中没有了上一回为三强赛担忧而分的心,这回的塞德里克显得更加专注也更加…迷人,尽管哈利还是不那么情愿承认这点。 

舞厅的角落里,马尔福与卢娜像是在讨论着些什么,时不时的拿手比划,甚至还踮着脚跳了几圈奇异的舞蹈。而据此不远的潘西小姐则像是受了什么重大打击似的沮丧着脸,一旁的达芙妮格林格拉斯则递了杯水给她试图安慰这个内心受了重创的朋友,但由于潘西小姐仍旧沉浸在‘我怎么会输给一个拉文克劳疯丫头’的忧伤中而没理会朋友的好意,达芙妮只好将水硬塞给了刚走过来的妹妹,有些气恼的说“这个我们不要了,归你”。而后者明显只是刚巧路过。 

“什么?什么你们就不要了?”格林格拉斯家的小妹妹被姐姐强塞了杯水而感到莫名其妙。 

“哦,是爱情”潘西小姐揉着眼睛恋恋不舍的说到,搞得仍旧一头雾水的阿斯托利亚盯着杯子不知道是喝掉还是放下,尴尬之极。 

美妙的夜晚,没有抱怨没有争执,友谊及爱情,保守与新锐并存~如果可以俗套点的许个愿吧,巫师组合的《魔法玩意儿》适时响起,每个鲜活生动的表情后放佛都能飘出一个美好又纯真的愿望: 

我想和现场最英俊的男孩跳舞。 

谁能帮我把舞台左边的那个大个子赶走么?他挡着我看贝斯手了。 

弯角鼾兽不仅存在于英国,法国也会有吧。 

我不确定法国也会有诸如弯角鼾兽,蝻钩,骚扰虻这样的…呃,神奇的生物,但若能不失礼的结束这个话题,我希望世界各地都有… 

我希望那个傻瓜下次能鼓起勇气主动的向我提出邀请! 

哦,能否让女人们不那么有心思,我是说别那么不容易让人理解。 

赫敏,谁看见赫敏了? 

拜托姐姐别再把她们不喜欢不想要的东西都丢给我,我发誓这是最后一次,不会有下一次了!虽然我每次都这么说,但我发誓这真的是最后一次!!


评论
热度 ( 5 )

© 良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