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东西,取悦自己,娱乐大家

哈利波特同人【神锋无影】

越写越神经,越写越离奇的故事,大家看个乐子~。

 

-----------------正文------------------

 

【牛顿与漂浮术】


望着一地污血及倒在血泊中低声呻吟的金发尖脸的少年,哈利波特意识到自己可能制造了一起无法挽回的事故,尽管不是故意的,但那个叫神锋无影的黑魔法确实是由他的魔杖里喷射而出并切切实实的打在了一个叫德拉科马尔福的斯莱特林身上,哦,更别提这个严重缺乏美感的魔法效果了,就像这个古怪魔法的名字一般形状的伤口由腹部延伸到下颚,所至之处皆是惨不忍睹的皮开肉绽,猩红的血沿着伤口慢慢涌出染红了白色的衬衫,衬得原本就算不上十分健壮的马尔福更加瘦削苍白。

哈利还未来得及懊悔自己这有些鲁莽的行为并顺便鄙视一下这个咒语发明者的审美品味,罗恩与赫敏就闯了进来,这让原本有些六神无主的救世主男孩多少有了些安慰。

“哦,哈里…这是…你到底还是出手了啊!”当然即便是全格兰芬多最讨厌斯莱特林的罗恩也会被眼前的情景震惊。

“奥!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哈里发自内心的懊恼,“只是想确认一些事情,但是没想到…”

难道这时候不该出现一位魔法高超,冷面热心擅用黑魔法治疗术的什么什么教授吗?使个大家都没见过的复活技,再不然也该有个什么什么的草药回个红补个蓝嘛。望着地上血槽就快为零的马尔福,哈里感到一阵从未有过的难过在体内肆意穿行,哪怕倒在地上的是一个令人厌恶的斯莱特林。

“哈里,冷静一下,我想你可以试试这个”赫敏摘下颈上的项链递给哈里“记得么?我们曾今用过的时间器”哦,在危急时刻还有谁比赫敏格兰奇更可靠?

时间器,哈里猛然想起三年级时为了拯救教父小天狼星布莱克及那只鹰头怪兽巴比尔与赫敏一起做过的穿越旅行,哦,有时你不得不感叹在魔法师的世界里总是会有些令人匪夷所思的力量突然出现在你面前并以此嘲笑你在麻瓜世界十几年寒窗苦读并奉若真理的科学理论
,你越提出疑问对方就越是能拿出更加抽象的方式来解答,一来二去哈利早已放弃了最终答案的追寻,因为那根本不是同一个次元的理论,既然你选择了魔杖就不必再纠结牛顿运动定律。

所以有时哈里看着同为麻瓜世界里长大的赫敏将牛顿力学和魔法漂浮术这两种完全矛盾的理论如此和谐的吸收并将他们整理得有条不紊,这简直令人费解。哈利曾认真思考过并总结出正常人的脑袋只能有效的接受一种价值观念,坚持自己认同的摒弃与之对立的观点,这也是近六年来为抵御伏地魔全方位侵袭的有效方式,何况魔法师世界的普遍观点也是如此:你选择了格兰芬多就必然和倒在地上的那位斯莱特林不同。

但眼下的实际情况是不想成为杀人犯而登上《预言家日报》头条也就只有这个办法了,望了一眼躺在地上无法动弹的马尔福,那双灰色的眼睛也正紧紧的盯着自己,有那么一刻,也就那么一刻而已哈里觉得马尔福的眼神里透出了一丝平日里见不到的悔意及哀伤。“算了,就当是错觉吧”哈里转动了手中的时间器…

“哈里我觉得其实还可以…”至于身后赫敏似乎还有话要说,哈里也无暇理会了,救人要紧。

 

【关于宿命】


回到半小时前,再度面对在女卫生间镜前哭泣的德拉科马尔福时,哈利的第一反应是:别激怒他。本想一言不发就退出这个尴尬之地的哈利,不幸被马尔福用镜子看到了脸,连话都来不及说,就被对方用一个恶咒逼至角落。

这让哈利有些愤愤不平,记得上一回他是揭穿了马尔福对苏珊施了咒语后才遭到的攻击,而这回他什么都还没说就差点挨了恶咒,莫非把对方逼急了的不是自己的这句话而是自己?但连续的恶咒攻击让哈利没法深入思考其中的理由,不反击一会倒下的可能就是自己,而哈利也有理由相信马尔福不会像自己这么好心的用时间器返回过去救助一个格兰芬多,因为他是斯莱特林,自私、虚荣,薄情寡义是他们的天性。

依靠着卫生间的门板,找到空挡哈利出其不意的闪出,放出一个防御性的反弹咒,这本只是自卫的一个基础型咒语,但由于马尔福在情急之下使出的恶咒过于激烈而哈利的出现又稍嫌突然,总之一个极难治愈的黑魔法被哈利的基础型防御术反弹回了马尔福身上…

“哦,哈里…这是…你到底还是出手了啊!”几分钟后罗恩再度皱着眉头出现在事发现场,身后站着同样有些紧张但眼睛却紧紧瞪着哈利的赫敏,像是在等待哈利发出懊恼而不知所措的咆哮后说出时间器的主意。

哈利反省了刚才穿越失败的原因,事实上也不需要花太多时间反省,明摆着的事,哈利波特大难不死又成为新一代救世主且前途无限布林布林闪闪光明的格兰芬多男孩与德拉科马尔福世代纯血作风霸道任性动辄搬出比抹了发蜡还光亮的家世砸一砸路人甲乙的斯莱特林公子哥是天敌,直至刚才他们之间已经到了见面无需言语攻击的前戏就能挥魔杖搏命的程度了。

这是几乎是全霍格沃兹都默认的事,就如同斯莱特林天生就得和格兰芬多过不去一般的自然,而有好事者更是火上浇油的引用古埃及的鹰蛇之战来形容他们之间剑拔弩张的对峙,而这更将这场看似胡闹实则更是幼稚至极的行为上升至学院利益争夺的高度并增加了一丝宿命的意味…

早些时候哈里对此并无太多在意,因为他太忙了,忙着应付魔药课上莫名其妙的苛责,忙着对付一年一度准时上演各类阴谋惨剧的伏地魔,偶尔还要面对青春期特有的忧伤烦恼及各类崇拜者,就在各式各样的烦恼堆积成山猛压向自己时,居然还要抽空应对那个黄头发绿领带传说是自己宿命天敌的家伙!

“你才宿命天敌!你们全家都是宿命天敌!”年轻的救世主没好气的想着,但低头看了眼第二次躺在地上的马尔福,哈里扁了扁嘴巴皱了皱眉头生硬的把气又咽了回去,诶…好像血槽里的血比上一回又空了点呀…

解决问题的关键或许是缓和自己与马尔福的矛盾,除去开学前在列车上我拿隐身衣跟踪他而被踩脸这事不能算,那么五年级时他抓住了张秋逼着她说出DA军情报间接害自己失去初恋的事也得排除,但是这么一想四年级时他被假穆迪变为白鼬上下翻腾的情景似乎挺有乐趣,啊不是挺值得同情的。转动时间器时,哈里如此专注的想着,以至于再次忽略了赫敏上回就想说的话。

到达目的地时,正赶上四年级的马尔福跳下了树杆上摆出一副准备嘲笑哈里的怪模样,想到马上会发生的情况,哈里没等马尔福用那斯莱特林特们特有的爆破音喊出自己的姓氏前,一把拽住他的胳膊就往教室里跑,留下一群本想下注打赌这回争斗胜负的人们在微风中做着各种绝非善意的猜测。

“嘿!你是被什么扎到了么?圣人波特!!”诶,到底还是没逃过那个爆破音.

“闭嘴!我在救你”哈里有些恼火的回应着,“听着,不想变成白鼬在天上飞来飞去就给我在休息室里安分的呆着,遇见穆迪教授记得绕道不然就是你那位拿着难看蛇头杖的父亲也救不了你!!”到了大约安全的位置,哈里甩掉马尔福的胳膊隔着眼镜狠狠的瞪着对方,那样子看起来怎么说呢,呃,气势惊人。硬是把一时没反应过来的马尔福愣在了原地,直到高尔和克拉布费力找来将其领回斯莱特林的休息室。

以为如此就能摆脱六年级女卫生间内尴尬一战的哈利,遗憾的发现再度回归六年级时依旧没有摆脱罗恩那就快打结的眉毛及那句他实在不想再听到的“哦,哈里…这是…你到底还是出手了啊!”

“梅林啊!”望着第三次倒地身体还在不断往外淌血的马尔福,哈利发自内心的难过,尽管几分钟前在四年级的他还在抱怨那个人尖着嗓子发出的爆破音。

“哦,哈利,你们真的积怨太深了”一旁的赫敏不忍心的把手搭在哈利的肩上,本想安慰自己的朋友。“其实我觉得…”

或许是朋友的话给了哈利提示,亦有可能是格兰芬多式的勇敢坚持在糟糕的情况被意外激发,哈利决定再次穿越,四年级不行就再回三年级二年级一年级,我不相信我不能改变这糟糕的情况,于是没等赫敏把话说完勇士哈利再度转动时间器。

三年级守林人小屋前的石壁后就在赫敏怒不可遏的将拳头砸向马尔福的前1秒,一个高声呼喊“等等”的身影以格兰芬多当家找球手的速度和气势冲向那个表情很有些滑稽的金色脑袋。1秒后赫敏努力扶住因为惊讶就快要掉在地上的下巴,盯着替马尔福挨了自己结实一拳的好友哈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霍米村前的雪战竟生出了欢乐的气氛,引得三年级的赫敏不可思议的张大了嘴一旁罗恩的眉头皱得都快能打出标准蝴蝶结了。

神奇生物课上,目送由于单手挡住巴比尔向马尔福发动的攻击而被海格横抱去医务室的哈利,罗恩与赫敏的手握得更紧了些…

“嘿,哈利,我们需要解释”三年级的万事通小姐显然有些忍无可忍了。

“这事有些复杂,有机会我一定会解释,但可能不是现在…呃,相信我”事实上哈里也无法解释这乱糟糟的情况——频繁往返于六年级和过往每个能与马尔福起冲突的瞬间,缝缝补补尽力抹平他们之间有些胡闹但又别扭尴尬的关系。尽管每次归来总是面对失望的结果,但哈利觉得若是不做点什么似乎就会窒息,珍惜时间把握机会,格兰芬多勇士的血在沸腾。

 

【悲伤的射线】


直到穿越回一年级时入校的走廊上,哈里猛然想到那个傲慢的握手请求,似乎所有的纠结不快都是由这个请求被拒绝而开始的,而这也是两人间第一次的照面,倘若错过了这次机会,我们都将终生错过。

没有时间多做思考,哈里努力在各色发丝中寻找一抹金色,然后毫不犹豫的冲上前,完全没给对方任何反应的机会立刻握住小马尔福的手嚷嚷得整个走廊都是回音“是的,我就是哈利波特,我的那些经历都是真的,我头上的疤痕是真的,就连我想和你成为朋友也是真的!”

很可惜光顾着玩味小马尔福被震惊而一时不知所措的表情,哈里忽略了身边那个红发男孩面上露出的不悦。当哈里自信满满回归六年级时,迎接他的依旧是一身血的德拉科马尔福还有边上被魔法击碎的水管滋滋的淌着水,而罗恩与赫敏却没有再出现…


哈里明白了当你费尽心力想要挽救一段关系时就会以牺牲另一段关系为代价,而得失与否则完全不由你来控制,望着地上连啜泣声都发不出的马尔福,哈里有些不情愿的想到了宿命论,如果各安天命我们大约就是两条射线,由各自不同的端点出发,中间或许会有短暂交集,但也不过巧合的插身而过最终还是各自朝前疾驰离去直至我们碰到无法逾越的障碍——死亡,回身遥望曾经的足迹或心满意足或悲伤蹉跎的逝去化为长短有限的线段。


就好比说自己的人生是一套7本装的儿童读物,自己是孤单但又暗含悲情命运的少年英雄,那么德拉科马尔福在前5本一定是个烦人的小丑,自己负责拯救世界,马尔福们则按他们既定的轨道或制造麻烦或引人发笑,但为什么这个既定的常规剧情要这么突然的在六年级做了个急转弯?德拉科马尔福任性恣意的童年瞬间结束转过身就成了可疑的食死徒?而自己则要为这个后果不断的奔波,甚至为此牺牲了重要的东西,哈里转身望向女生间的入口——原本罗恩与赫敏该站立的位置。


像是想到了些什么,哈里弯下身来蹲在马尔福的身边,轻轻撩开他左手的衣袖,尽管这是早已猜测到的结果但眼前的情景令人一阵的冷颤——一个丑陋刺眼的食死徒标志,在哈利双手的微颤中马尔福默默合上双眼,一颗泪珠滑落而下。

 

【不分学院的母爱】


“两条射线分别由AB两端点向外发散,已知其中一条在与另一条交汇时被添加端点化为线段,求证另一条射线的有效长度”。极近失望的哈利想到了自己还是麻瓜小学生时作业本上的一道自问自答题,时隔多年在这个连科学文化都自成一体的次元世界中,在这个怎么努力都无法摆脱尴尬与无助的废弃卫生间里哈利想起了答案,尽管这也不过是个令人失望的答案——无解的伪命题,射线根本无法测量,除非为他添加端点化为可以丈量的线段。就像你无法知道为你安排好的命运会是怎样的,而摆脱他的控制的方法似乎也只有提前结束你的人生。“真是个烂题目”哈利波特囔囔自语道。

“呃,也许波特我来的不是时候…”赫敏从门口探了探,像是在思考是否该进来,声音听上去很是犹豫且带着令人难过的生分。

“不不,你来的正是时候,真的,事实上我真的需要你们”觉得自己还算没有被完全抛弃的哈利内心生出了希望,特意强调了你们二字,尽管来的只有赫敏一人。

“他很令人厌烦是么?”哈利实在害怕再失去一个好友,试图主动的抓住话题。

“哦,令人厌烦的是斯莱特林”

“可他就是斯莱特林的学生”

“对,所以他令人厌烦,不是么?”赫敏小心翼翼的踱到马尔福身边但却不敢正眼去看那些可怕的伤痕“不过你们相处得挺不错,至少你生日的时候,他肯让你用他的火弩箭”

这提醒了一直无奈接受着失望结果的哈利,自己从未知晓穿越后被忽略的过程,他来不及了解一年级自己主动握住了马尔福手后对方的回应,三年级替他挨了赫敏一拳后对方内心真实的想法,就连霍米村前雪仗和解后马尔福究竟有没有与自己有过交流都不记得了,也许我并没有真正关心过他在想什么,但是谁又在意呢?一个斯莱特林的食死徒。

“见鬼!我只是希望…我真的…我…”快被自己的懊恼及无能压垮的哈利语无伦次的叫喊起来。

“冷静点,波特,你希望什么?”赫敏勇敢的迈向哈利,按住他正在发抖的肩膀,试图安慰这个同学院的有传奇身世的同学。

“我希望刚才的一切的能够避免,我希望那个丑陋的标志不要出现在他身上,我希望十九年后我们能够领着自己的孩子在国王车站相遇,然后能让我嘲笑他为什么不把胡子刮干净就出门…”哈利的叫喊声逐渐变小“我希望他能活着”

“呃,不错的想法。我是说如果以你们的交情还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那恐怕只能祈祷你们之前…从未见过了”赫敏一边安慰他的同学一边小心的斟酌用词。“但我想其实…”

等等,从未见过?这或许是个办法,如果马尔福从未来过霍格沃兹,或者我能在他收到霍格沃兹录取通知前成功的劝说他去别的魔法学校,他就不再是斯莱特林,尽管他可能还是会令人厌烦,还有可能是个危险食死徒,但至少眼前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他甚至有可能活下去。

哈利知道一旁的赫敏还有话想说,但他已然没有兴致了,他甚至都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把单纯的拯救马尔福看得比他是斯莱特林的食死徒的事更为重要了。哈利神情坚定,时间器就这么在他手上再次的转动起来。

马尔福庄园的傍晚,幽静而肃穆,庭院内几只孔雀悠闲的踱着步子,餐厅内优雅端庄的女主人望着身边正专注于一块小牛排的金发男孩露出了一丝微笑,母亲的手时不时的抚摸在男孩柔软的金黄头发上。远远望去十分祥和的美妙画面。

这一幕让穿越回7年前的哈利看得入迷,有一刻他的脑中生出了奇异的画面,自己代替了餐厅里的金发男孩在餐桌前享受着他期待已久的宠溺。试想如果没有那个糟糕的夜晚这样的画面就可能成真,丽丽用格兰芬多式的勇敢保护了自己证明了母爱的无私无敌,而面前这位看起来高贵的斯莱特林母亲呢?换一个方式思考,若是让母亲们见到浑身是血倒地不起的儿子是否会比儿子想念已经故去的母亲更令人心碎呢?哈利不敢多想。

 

经过观察,哈利发现卢修斯并不在家,庄园里只有纳西莎与德拉科马尔福母子俩,剩下的都是各自忙碌的佣人和家养小精灵。没有卢修斯的干扰或许事情能更顺利些,哈利给了自己一个鼓励念头,大着胆迈进了主人家的餐厅。


然而事实上并非哈利所想的那么简单,纳西莎马尔福,曾经的布莱克家千金如今卢修斯马尔福的结盟妻子这座豪华庄园的女主人德拉科马尔福的母亲,绝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尽管她一开始显露出于对一个11岁不到的男孩能不被发现的闯进魔法师世界里首屈一指的防御性庄园的惊讶,但随即便迅速而自然的嘱咐德拉科离开餐厅回到自己的房间,并在亲自目测儿子离开后,很快的收起了和蔼母亲才会有的表情(仿佛那表情是专属德拉科马尔福一人的),假意是认真听取哈利的意见但又悄悄的摸出魔杖乘其不备用捆绑咒语绑住了哈利。全部过程没有半点差错一气呵成,甚至都没有打搅到仍在忙碌的佣人们。


哈利则为自己太轻信于人而恼火不已,这是斯莱特林的精明,虚与委蛇虽然看起来不够光明正大,但却很实际。原想发作的哈利一想到7年后是自己害得这位精明的母亲身陷悲痛只好强令自己冷静对待。

“我知道您的丈夫是食死徒,夫人”哈利见纳西莎没有声张这事,便暗地里悄悄的用6年纪学过的无杖解锁咒试着挣脱绳索。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全魔法师世界都知道,我们那时候不过是走火入魔而已,而现在我们也归顺了光明,不是么?我的丈夫也是霍格沃兹的重要校董,我实在想不出不把德拉科放在霍格沃兹的理由。”纳西莎依旧面无表情不为所动。

“黑魔王他回来了,他会要了您孩子的命”哈利急着快喊出来了。

纳西莎的身体直了一下,哈利看得出她有所动摇“那不可能,我丈夫说过那决不可能,他已经消失了不会再回来,我凭什么信任你?”

“看在梅林的份上求您醒醒吧,即便您不肯相信我也请为德拉科想想,黑魔王回来后会先急着召见谁?不是哈奇帕奇,不是拉文克劳,甚至不是格兰芬多,而是斯莱特林!他需要忠诚的追随者!您愿意您的孩子卷进这不详之中么?”哈利几乎是用吼的说完这段话。

“你住口!”纳西莎举起魔杖对准哈利,一道绿光闪去…

哈利只觉得手边的绑绳一滑,原本束缚在身上的咒语消失,“你快走吧,我就当没见过你,你也没来过马尔福庄园,离得远远的”纳西莎迅速的调整了自己的情绪,恢复了原本高贵的庄园女主人的姿态,傲慢的看着哈利。

“但是,德拉科的学校…”哈利不能确定纳西莎此时真实的想法,而他又急需确认。

“这是马尔福家族的事务,不劳你的关心”

哈利在拨动时间器的时候最后看了一眼餐厅内的纳西莎,觉得她的眼神里透出了一种奇特的目光,从未见过但又觉得十分的熟悉。很久以后,哈利在好友赫敏为自己的女儿罗斯圣诞假期不回家而担心时眼神里明白了那是母亲们对于孩子的出于本能的爱,那些爱不论出身无关院系。


评论
热度 ( 4 )

© 良呼 | Powered by LOFTER